阅书小说网 > 都市之兵王归来 > 2046.第二千四十六章 言语如刀

2046.第二千四十六章 言语如刀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白溯月炎墨迟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重双眼精光爆射,体内气血蠢蠢欲动。

    铭刻在骨子里的强者本能,使他想对擒龙的挑衅作出回应。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暴露的好时机,周围都是普通人,倘若与擒龙大打出手,极可能酿成灾难。

    林重深吸口气,又用力吐出。

    借着这一呼一吸的间隙,他压下沸腾的气血,同时也让躁动的内心归于平静。

    坐在对面的孟青秋用口型问道:“擒龙?”

    林重点点头。

    孟青秋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悄然坐直身躯,凤眸环顾四周。

    茶馆里的人们对擒龙的到来毫无所知,他们感官迟钝,并不能察觉擒龙身上那股属于大宗师的可怕威压。

    但这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接下来怎么做?”孟青秋又问。

    林重默不作声,将面前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示意服务员买单。

    结完账后,两人离开茶馆,混进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向着镇外走去。

    为免波及无辜,在被擒龙发现之前,他们必须尽量远离人群。

    孟青秋自然而然地挽起林重的胳膊,动作非常亲热,不时对街道两旁的店铺指指点点,犹如一对逛街的情侣。

    “光凭我们两个人,恐怕没办法留下他。”走着走着,孟青秋把林重的胳膊抱在怀里,凑到他耳边低声道。

    从远处看,两人仿佛在说情侣之间的悄悄话,瞧不出任何破绽。

    “我会给他一个必须留下的理由。”

    林重不疾不徐地前行,身体完全放松,彻底融入周围的环境中,语气笃定而自信。

    孟青秋眼神闪烁,微微抬头,瞟了林重的侧脸一眼。

    她不明白林重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擒龙的实力,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加强大。

    即使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股如渊如海的恐怖威压。

    毫无疑问,擒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超级强者。

    其不但踏入了五气朝元境,而且极有可能五气朝元圆满,与陈寒洲、萧狮潼、吕归尘等武道魁首处于同一层次。

    可是林重呢?

    不过三花聚顶圆满而已,与擒龙隔了整整一个小境界。

    虽然满腹疑窦,但是孟青秋并未问出口。

    她深知林重绝非狂妄自大之辈,恰恰相反,林重行事称得上谋定而后动,既然敢冒险,就一定有把握。

    就在孟青秋思索的时候,她和林重已经渐渐远离小镇中心。

    高空之上。

    擒龙凭虚而立,衣衫猎猎,犹如天神下凡,俯视着偌大的福溪镇。

    从他所站的位置望去,那些为生活奔波操劳的普通人比蚂蚁大不了多少。

    正如林重推测的那样,擒龙根本没想过绕道,直接选择了最短最快的路线。

    之所以突然驻足不前,是因为冥冥之中的第六感在向他示警。

    武者的第六感玄而又玄,境界越高越灵敏,往往能够事先察觉到危险,正所谓秋风未动蝉先觉。

    当然,第六感并不是未卜先知,也不是预测未来。

    它不能判断危险什么时候、在哪里发生;也不能判断危险来自于谁,以什么样的形式降临。

    归根结底,它只是武者强大洞察力所带来的一点福利罢了。

    所以,虽然第六感发出警告,但擒龙并未太在意。

    他所做的事本来就是在刀尖上跳舞,有危险很正常,没危险才奇怪。

    擒龙不认为下方这个无名小镇会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强者,因此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便懒得去管了。

    “假如我没记错,这个小镇叫福溪镇,位于东海市的西北方,彼此相隔一百多公里。”

    擒龙环目四顾,思绪电转:“以我的速度,最多两个小时,便可抵达东海市外围,同时甩掉身后那个尾巴。”

    “百鬼门显然已经被武盟收服了,于妙策肯定会把我的行踪报告给林重,或许他这会儿就在东海市等着我自投罗网呢。”

    念及此处,擒龙不由舔了舔嘴唇,犹如一头饥饿的猛兽,准备进行猎杀。

    “我前往东海市的决定是临时起意,并且行动迅速,昼夜未曾停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武盟绝无可能调动大批人手,主动权仍旧掌握在我手中。”

    “到东海市后,须得找个地方暂时蛰伏,把林重的人际关系调查清楚,我倒要看看,他能防备我多久!”

    擒龙大袖一拂,内息鼓荡,身形如同离弦之箭,朝前疾掠而去。

    转眼间,福溪镇就被擒龙抛在脑后。

    一口气掠出数公里,附近人烟逐渐稀少,擒龙正准备降落地面节省体力,心底忽然生出一股警兆!

    “咻!”

    伴随着低沉慑人的破空声,一块成人拳头大小的石头高速旋转,宛若出膛炮弹,笔直轰向擒龙的脑袋。

    擒龙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冰冷,似慢实快地伸出右手,将那块石头抓住。

    “嘭!”

    坚硬的石头在擒龙手中就像豆腐一样脆弱,被他一把捏成粉末。

    灰白色烟尘顺着指缝飘落,旋即消散无踪。

    杂草丛生的旷野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穿着十分普通的衣物,身形挺拔,相貌平凡,双目沉静幽深,气质淡漠从容,腰间还挂着个银色酒葫芦。

    对于林重的出现,擒龙明显有些猝不及防。

    否则以擒龙精妙入微的力量控制,绝不可能把石头捏碎。

    擒龙扭头朝周围看了看,视线在某棵大树停顿两秒,随即重新望向林重,不解地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问。

    林重淡淡答道:“我没有找你,只是在这里等着你来。”

    擒龙眼角肌肉跳了跳,身体缓缓下降,最终落在一块离林重十几米的大石头上:“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经过这里?”

    “直觉。”

    林重惜字如金。

    擒龙对林重的回答并不满意,却也不打算继续刨根问底。

    他绯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瞳孔深处杀机流转,口中冷冷说道:“就凭你和那个女人,拦不住我。”

    “所以,你打算不战而逃吗?”

    林重言语如刀,狠狠戳进擒龙的心底:“就像数十年前,玉鹤宗覆灭时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