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BE1·终末

封遥睡不够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第一玩家最新章节!

    【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

    【自由在何处受限,游戏便在何处终结。】

    【——而面对着被“限制的自由”,有人将以此燃起宣战之火。】

    【因为热爱一个世界,它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

    【——摘录自2021.10.12(未来)世界游戏人类论坛,Top3火帖《第一玩家苏明安和他的灯塔》】

    ……

    ……

    “叮咚!世界游戏加载中……”

    苏明安抬起头。

    他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是熬夜剪视频幻听了。

    今天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天。

    他想起了自己昨天熬夜剪的视频,还没来得及上传,就被一个自称B站工作人员的人叫到咖啡厅来……

    他打了个哈欠,看着面前明亮的咖啡厅。

    “苏先生,苏先生……?”

    面前传来女声。

    长发染红,如玫瑰一般的女子坐于眼前。

    “——我们想邀请您,参加一场游戏。”女人这样说。

    “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苏明安说。

    他是那种不露脸的游戏主播,如果是类似于直播真人秀的up主联动游戏,他参加不来。

    “嚓嚓”纸片贴桌的刮擦声响起,女子将手按在一张漆黑的卡片之上,递了过来。

    “这次的游戏,不太一样。”她说:“您何不看看呢。”

    他落下眼神。

    那卡片之上,点着色泽血红的文字,像由鲜血勾勒。

    【以世界为竞技场,以真实生灵为生命条——】

    【多人联机,无限副本!仿真世界,战力搏斗!】

    【全球玩家,热烈竞技!高等游戏,等你来玩!】

    那描述,如同网页上弹出来的美女棋牌游戏一般浮夸。

    苏明安看着这么不正规的邀请方式,皱了皱眉。

    “不感兴趣。”他说着,将黑卡甩给她,从椅背上拿起衣物,转身就走。

    “您这一离开,可知道自己要通往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女子说:“但如果这是您的选择的话……”

    苏明安脚步不停。

    女子静静地看着他离开,没有再挽留。

    但那她的脸上,却渐渐扬起微妙的笑意。

    ……

    “唰!”

    旁边的车辆飞驰而过,溅起地上的水,他跳着躲过,身后传来其他行人对跑车的骂嚷。

    “甘霖娘嘞!飙得那么快,赶着投胎嘞!”被溅了一身水的大汉口吐芬芳。

    苏明安捂住被震到的耳朵。

    他今年十八岁,大一新生,刚开学一个月,就读于当地的一所普通大学,专业是心理学,平时的兴趣是看哲学与侦探类的小说,看上去只是普通的一个大学生。

    【世界游戏加载中……】

    他隐约听到这样的声音。

    这个声音,自昨天晚上熬夜剪视频时就一直存在,像是在提醒他,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科学世界,不信魔法——这种事他也说不出口。

    他驻步了片刻,打了辆车,晚上他要参与高中同学的生日宴会。

    出租车上,传来车内广播的声音:

    “……据骁署科学院专家心血管外科移植团队,在全国供体系统发布的信息,‘双心手术’已进入到了实验的关键期。在未来,将两颗心脏结合可帮助人们延长寿命。此理论仍处于实验阶段,请民众不要模仿……”

    苏明安有些意外。

    ……这种有可能危害到社会安全的新闻,居然也能进到车内广播里。

    若是换心手术也就算了,但“双心”手术,却是确实会产生动荡。

    一颗心脏,便对应一个人类种的生命,这是大自然的进化规则。而生物学上,并没有人类所说的“权利”,只有各种器官、能力与特性。如果想要强行违背这一点,夺取他人的心脏,便会无法避免地剥夺他人的生命。

    虽然,从大局上而言,有些人大爱无疆,可能将自己的心脏交给他人使用。但更多会发生的,是对秩序的冲击。

    ……买卖,交易,权谋,道德绑架,舆论,情感偏让,电车难题,不被认可的置换牺牲。

    这都是可能存在的问题。

    他抵达了聚会地点。

    名为沈雪的女同学带着他走入室内,今天是她的生日宴会。她的明眸润着温柔的光,面上的妆很淡,但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

    他意外地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到的。厨房里,沈雪的远房亲戚刘安娜正在准备晚饭。

    “大忙人,视频做的怎么样啦?”她笑着问道。

    “还有最后一段。”苏明安有个兼职身份是b站up主,平时没事开开直播。

    他抬头,看着时针指向六点:

    “其他同学呢?集体迟到了吗?”

    “……过会吧,可能。”沈雪轻轻说。

    穿着围裙的家居少女,渐渐暗沉的天光,室内特殊的香气,有些暧昧的氛围。

    苏明安听闻沈雪曾经暗恋过自己,不过这都是小道消息,毕竟自己有什么值得她倾身相许的呢?

    他这样想着,忽然看见她在他旁边坐下,不说话,只是撑着下巴,望着他。

    “怎么了?”

    “苏明安。”沈雪果然开口:“大学毕业后,你想去做什么?”

    “嗯……可能是自由职业者吧。”苏明安说。

    “那你为什么要选心理学?”

    “我想……寻求内心的宁静。”他说:“之前特意去网上搜了一圈,全是‘不要学经济,快逃’,“不要学法,快逃”,‘不要学师范,快逃’这种……所以我就报了个没怎么喊‘快逃’的专业。结果,非常不错,我喜欢心理学。”

    沈雪听了,笑了。

    她的眼睛弯弯的,像一对漂亮的弦月。

    苏明安想到对方都这么关心他了,他也得礼貌性地回一句:“——那么你呢,沈雪,你想做什么?”

    沈雪的眼神微凝。

    这一刻,她的身形边缘也被灯光照柔和了一圈儿,仿佛有古老的油画颜料流淌在她的身上。

    “我想去看大海。”

    片刻后,她这么说。

    “看大海,这么简单吗?”

    “嗯。”她说:“我没看过大海,因为我不能离开家里太远。”

    “……”

    “我觉得,哪怕一个再差劲,再没用的东西,来到这个世上,也会拥有痕迹。”她忽然说:“看见大海……其实只是我的一个愿望。

    我想……看见辽阔的天空和大海,我想,我想开个裁缝店,给人缝扣子,裁衣服。我想去报社成为记者,走遍这个世界,了解遇难的矿工,关心血淋淋的真相,抒发对世事的愤慨。我想……”她语声浅淡:“……我想努力过完这一生。”

    苏明安有些无法接话,他不知道,话题是怎么突然进展到这样。

    他理解她话语里透出的意思。

    她是,不想受困于象牙塔与按部就班的工作,而是希望拥有充实而富足的精神,和充满渴望与激情的旅程。

    ……但这何其困难。

    “尝点点心吧。”沈雪忽然止了话题,递给他一枚桂花酥。

    而在苏明安接过桂花酥的那一刹那。

    沈雪突然扑了过来。

    若是一般男生,看着班花就这样扑上来,肯定兴奋得什么都忘了。

    但苏明安却很警惕,他知晓事情反常必有妖,他的手,瞬间朝着腰间摸去——

    沈雪的手猛地伸过来,“啪嗒”一声,他随身携带的防身匕首被打落在地。

    ——苏明安这才发现,他的力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流失干净了。

    是室内那股香……迷香吗?

    “你要做什么?”苏明安的眼神冷了。

    “居然随身带着这种东西。”沈雪没有回答,她望着那地面上孤零零反光的匕首:“……知道你没有安全感,但是连我也要防备吗?”

    随身携带匕首是苏明安的习惯,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一天被用到。

    ……沈雪迷晕他,是想要干什么?

    “我……”他开口。

    “噗——”

    迷雾的味道在面上蔓延,少女手中,一瓶喷雾正对着他。

    自从吸入了那雾气之后,他全身的力气都在消失。

    耳边传来少女轻轻的语声,吐气温热,像羽毛瘙痒: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啊……”

    ……

    “永远地在我身边……吧。”

    ……

    苏明安闭上了双眼。

    伴随着胸口一痛,传来刀割一般的痛感,他的最后一点气息,消失了。

    ……对方。

    居然是想要杀他。

    为什么。

    她明明,

    刚刚还在聊天空与大海。

    ……

    【世界游戏已正式开始】

    【检测到个人新手关卡失败,评级:D,即将回归,进入十亿人类世界游戏开幕仪式……】

    【发生未知错误,回归暂停!】

    【……】

    【……】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与众不同的提示声。

    这一声,像是在他心底里冒出来的,专门对他说的一般。

    与之前冰冷的系统提示声不同,这是阵温和的男声。

    【正在确定世界线……正在规划世界结局……】

    【规划完成,游戏开始。】

    【追赶黎明的守望者,BE3030号玩家,欢迎回归。】

    【无视死亡的权柄已交至你的手中,世界在等待你。】

    【唯一站在时间长河之边的人,请竭尽所能……终结这个人类赌上一切的游戏。】

    ……

    【你将拥有光辉明亮的未来。】

    这阵声音消失了。

    ……

    【——您已死亡,是否选择读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