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最终推论环节

封遥睡不够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第一玩家最新章节!

    “大哥哥,你终于来啦。我听很多人们说过你的故事……大姐姐她,是不是和朵朵的爸爸妈妈一样,永远永远地醒不来了?”她歪着头,手指紧紧攥着裙角:“真好,真好……大姐姐睡着了,她不用再吃难吃的蘑菇了,大姐姐那么温柔,她不应该和朵朵一样的,不应该……”

    她看着走近她的苏明安,明明是在笑着,眼角却涌出了泪水。

    像之前在地下室的那次一样,朵朵简单地诉说着自己的故事,而后,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她笑着对苏明安摊开双手:“大哥哥已经走到了这里,便为朵朵解出困惑已久的难题吧——那么,采蘑菇的小女孩,到底……会是谁呢?”

    ……

    【接触到世界最终真相,您已进入“完美通关”线路·智力线】

    【请选择你的回答】

    【注意:若推论无法进行下去,可随时出具线索栏中的猜想,辅助思路延伸】

    【您已获得最终线索:真·朵朵的档案袋,一切线索自动关联,无需猜证】

    ……

    虞若何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她从未想过,自己待了那么久都普普通通的房间,居然会突然蹦出那个恐怖的小女孩。

    她看着拿着档案袋的苏明安开口:

    “早在之前,我一度以为采蘑菇的小女孩应该是朵朵本身。她被病毒所困,死在其中,便拿整个x城的人作为她蘑菇的培养皿。

    但后来,我发现了两种不同的解药,紫色和无色……很奇怪的是,它们能对有的情况起效,却对有的情况无效……”苏明安缓缓说着。

    紫色的溶液能够治愈杨长旭身上的丧尸毒。无色的溶液能治愈玥玥身上的斑块,却无法治愈他身上的丧尸毒。

    “——我想,使末世爆发的原因,不仅仅只是菌菇病毒,对吧。”苏明安说。

    【线索链接!形成推论1:病毒不止一种,对应的疫苗也不止一种。】

    【推论正确!最终推理进程:10%】

    “说的没错,大哥哥。”朵朵笑眯眯地说:“但是啊,为什么疫苗会不止一种呢?”

    “来自菌菇的隐藏病毒,会潜藏在人的身体中,它的疫苗必须在尸体上种植,然后培养成无色液体。如果吃过猴头菇饼干的玥玥不喝那个无色液体,她就会渐渐变异成丧尸……”苏明安推测道

    “那么。”朵朵像是知道这世界发生的所有事,一瞬打断了他:“末世爆发时,大姐姐为什么没有变异成丧尸呢?”

    “如果我猜的没错……”苏明安想起了那劈头盖脸般的阳光,以及第一次死亡时,玥玥进入黑暗阴冷的地下室后极速恶化的情形:“应该,和晒太阳有关吧?”

    【线索链接!形成推论2:菌菇病毒会被阳光抑制!】

    【推论正确!最终推理进程:20%】

    系统提示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而在这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之后,苏明安继续说着:“无色的瓶子能治愈菌菇病毒,却不能治愈丧尸病毒。而那个紫色的瓶子……应该就是能治愈一切的完美疫苗,包括丧尸毒和菌菇病毒。”

    【线索链接!形成推论3:两种疫苗分别是,治愈菌菇病毒的疫苗,和能治愈菌菇病毒及丧尸病毒的完美疫苗!】

    【推论正确!最终推理进程:50%】

    “哇哦,大哥哥真的很聪明呢。”朵朵惊喜地拍着掌,而后眼神骤然一凝:“……那为什么当初大哥哥中了丧尸毒后,却没有喝下明明能治愈丧尸毒的紫色解药呢?”

    “因为……我已经完全想明白了啊。”苏明安说:“连无色的菌菇解药都是在人的尸体上培养的。能够治愈两种病毒珍贵的,神药般的紫色解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那个紫色的液体,应该是你的血吧。”

    “我的血怎么可能是紫色的呢?”朵朵强笑道。

    “因为这个。”苏明安将朵朵的档案袋拍了出来。

    【拿出线索·真·朵朵的档案袋】

    【开始引导推论】

    档案里,除了假档案袋上本来就有的朵朵的照片,还有一张朵朵死亡后的照片。

    画面上,除了那身上无尽的伤口,还有点点紫色淋漓在地面上——很显然,那不可能是颜料。

    在第一次死亡,看到朵朵身上流淌出的紫色鲜血时,苏明安便明白了这一点。

    “能拯救一切,让人们远离被感染风险的完美解药——是从你的身体上采集的,对吧。”苏明安盯着她:“因为你的某种经历,你拥有了对这种病毒的抵抗力,院长为了所有的人,居然大义灭亲——把你送上手术台,而后,在你身上,采集一切

    ——他才是真正的,采蘑菇的“小姑娘”,我的猜想没错吧。”

    也正是因为想到了那个紫色液体可能是朵朵的血,为了最终boss环节万无一失,苏明安没有将其喝下,怕其中有什么潜藏性的debuff。

    不用朵朵再回答,系统提示已经回答了苏明安。

    【线索链接!形成推论4:朵朵的父亲,院长本人才是“采蘑菇的小姑娘”!】

    【推论正确!最终推理进程:75%】

    “居然,居然是这样……”虞若何捂住了嘴。

    她从未想过,在她眼中,恶魔一样的小女孩,在故事之中居然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朵朵低着头。

    她那漂亮的,艳红的长裙渐渐消解了,微风吹过她的发,长裙消散之下露出那被层层绷带缠绕着的身躯,在下一次抬起头来时,那原本如鸡蛋白一般的脸上,已满是来自手术刀的道道伤痕。

    “——你根本不是死于家暴。”苏明安说:“而是死在手术台上,死在自己的亲生父亲手里,死于他对于黎民苍生急于拯救的心情……是吗?”

    “苏明安!”虞若何连忙扯了下他的袖子,这行为只是下意识的,她未曾认识到面前的人已不再是之前那个平平无奇的学生,她只是看着全身绷带的女孩,眼中闪动着怜惜与心疼:“别说了,她也只是受害者……”

    “那是一个针对于过去的说法。”苏明安未曾向她看过一眼,只是语气极淡地道:

    “现在,她重生于最原始的恶中,是最完美的加害者。”

    他记得那一次死亡时看见的画面。

    原本应该掌握着完美疫苗的院长和院长夫人,变成了丧尸。

    ……他们想用朵朵的血拯救苍生,但显然没有成功。

    甚至,被自己的下手对象,变成了他们最不想变成的东西。

    【线索链接!形成推论5:朵朵的死因是院长所为。】

    【推论正确!最终推理进程: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