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春日负暄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徐蘅陈昂最新章节!

    第二天是周日,陈昂是被花店送花的人吵醒的。

    他前段时间开始从小区花店里订花,每周一束送上门,他原本指定要订绣球花的,但花店老板说现在已经不是绣球的季节了,给他搭配当季的其他花。每次送来都是一大束,陈昂根本不会照料,也没这个闲心思,花拆了包装插进装了水的瓶子里就自觉完事了,谁知道连续几次,花还没开放就凋谢了,一碰就落了满地花瓣。

    陈昂披着睡袍,领口松松地垮着,起床气比往常都要浓,送花的小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上周的花全枯了,死气沉沉地插在花瓶里,陈昂直接拿出来扔进垃圾桶,新送来的那束也没心思拆。

    陈昂觉得现在自己的情绪,有点像戒烟时候的戒断反应,烦躁阴郁。

    他站在阳台上抽了根烟,抽了两口,打开和徐蘅的微信聊天页面,发现聊天还停在徐蘅那句“下周再约好吗”。他把烟一掐,洗漱换衣服,开车出门。

    时间还早,这个点是徐蘅正准备去上课的时候。陈昂直接把车开到了徐蘅的日语班楼下,烦躁不安地屈起手指一下下敲方向盘。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就算这会儿见到了徐蘅,又要说什么。

    昨晚去哪儿了?

    为什么我不回微信你都不问一声?

    只是这么想想而已,陈昂都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

    又想抽烟了,陈昂摸出个棒棒糖塞进嘴巴里,打开车门下去扔糖纸,一转身,发现徐蘅就在马路对面的咖啡店门口,背对着自己,黑色连帽卫衣,牛仔裤。徐蘅对面站着个人,陈昂定睛一看,觉得胃一阵阵往下坠。

    是何岸。

    两个人好像在说着什么,何岸拍了拍徐蘅的肩膀。

    陈昂车也没锁,直接要过马路,一辆电瓶车差点把他带到了,车主骂骂咧咧地让他看路。陈昂这才发现还是红灯,不能过。他站在马路牙子边上,嘴唇抿紧,因为情绪紧张,后槽牙咬紧,下颌线冷锐而锋利。

    何岸在拍徐蘅的背,从陈昂的角度看,就像两人要抱上了一样。

    红灯已经在倒数了,短短十数秒,陈昂脑海中闪过无数种想法。

    从徐蘅要去日本,再到徐蘅与何岸旧情复燃。

    压着转灯的那一秒,陈昂长腿一跨,大步地沿着斑马线过去。是何岸先看见的他,一脸诧异,何岸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陈昂直接拽着徐蘅的手臂就往旁边走,徐蘅甚至被拉得踉跄了一下。

    “你你放手”徐蘅一边死命地扭动手臂挣脱,一边小声地说道,鼻音浓重。

    陈昂力气很大,徐蘅的挣扎可以约等于无,他正沉浸在单方面高涨的怒气中。他生气,但又深知自己没有立场生气,又要因为“没有立场生气”这件事生气,快要气成河豚了。

    路上行人已经很多了,很多人在看他们,陈昂眉头皱着,将徐蘅连推带拉带到旁边的一条小巷里,没人。

    徐蘅一脚踩在陈昂光洁的皮鞋上,大喊道:“你发什么神经——”

    疼痛给陈昂火上浇油,过往一周的所有事情,生活的压力,徐蘅给他带来的不安感,家庭的阴影,相亲的女性,所有的所有都翻卷上来。他直接把徐蘅压到墙上,手掌不忘垫住徐蘅的后脑勺,下嘴就要亲,但他遭遇了徐蘅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反抗,徐蘅一口咬在他的下唇上,手胡乱地捶打陈昂的胸口,陈昂马上尝到了血液的铁锈味。

    徐蘅一拳打在陈昂的下颌上,陈昂倒退着踉跄了两步。

    徐蘅喘着粗气,衣服被扯得皱巴巴,情绪激动至极,满脸通红,拳头还握得死紧,眼眶红红,死死盯着陈昂。

    陈昂伸手摸了摸嘴唇,指尖一片红,流血了。

    猝不及防的,没有一点征兆,徐蘅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地往下掉,他伸手抹了又抹,眼泪还是掉。陈昂愣住了,他没见过这样的哭法,他马上靠过去,几乎是手足无措地,去抹徐蘅脸上的眼泪。

    徐蘅一边抽噎着,一边把陈昂往外推。

    “你怎么了,不要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