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放任 > 第24章

第24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白溯月炎墨迟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只好找个地方对付一晚,方圆百里,小宾馆倒是不少,但徐蘅想到陈昂的挑剔,还是认真地对比了一下,挑了一间看上去起码干净明亮的,开了个标间,拉开窗帘,居然还朝海。

    刚才前台登记入住的时候,徐蘅瞥了一眼陈昂的身份证,发现根本不是他的生日。

    陈昂说道:“农历生日,明天是农历,真的。”

    徐蘅懒得去较真了,这个时候,有个人陪着的确会好受很多。他把房间的窗推得大大的,靠在窗边,吹着海风,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居然在陈昂的陪伴下,回到了离开数年的家乡。

    陈昂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有些累了,捏了捏鼻梁,把隐形眼镜摘了,衬衣脱掉,只穿着里面的背心,趴到了床上,背部的肌肉放松而舒展,他懒懒地说道:“眯一会儿吧。”

    徐蘅伸了个懒腰,绕开陈昂长得伸出床外的脚,要往另一张床上走。才没走几步,陈昂像只假寐的猫科动物,突然就坐起来,把徐蘅拉到自己的床上,翻身压住,说道:“一起睡。”

    床软软的,徐蘅整个人像陷进云朵里,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就阖眼睡了过去。

    徐蘅再醒来时,已经是黄昏的时候了,红霞满天,像倒洒了颜料一样,晕染了云朵,海天相接的地方也是一片绚烂。陈昂还睡得很熟,甚至打着小呼噜,徐蘅感觉到自己屁股后面被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连忙尴尬地悄悄从床上起来。

    陈昂翻了个身仰躺着,下半身支着帐篷,背心卷了起来,露出小半截腹肌。

    徐蘅连忙进了洗手间,把自己洗漱清醒了,去医院去看他妈妈。他在住院部的护士站那里问到了母亲的床号,悄悄地站在病房外不远处看了看。徐妈妈正靠坐在病床上,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打毛线,偶尔会和隔壁床的搭两句话,看上去的确没什么事。

    徐蘅没有进去,只是在医院附近买了点他妈妈从前爱吃的东西,放在护士站,拜托护士帮忙拿过去,然后就走了。

    他走回去宾馆的时候,陈昂已经醒了,靠在窗边,正好看见他,和他挥了挥手。

    两人随便对付着吃了点,陈昂提议去海边走走。夜晚的海滩上,有几家海鲜大排档,爆炒花甲的味道勾得徐蘅又饿了,两人点了一些海鲜烧烤,坐在海边一块凸出的礁石上吃,海滩上有不少当地的小朋友,赤着脚追逐退潮的海浪,笑声传出去很远。

    陈昂叹气:“我好久没休假了。”

    徐蘅心中一动,把最后一只皮皮虾吃干净,站起来,说道:“走,去个地方。”

    他们坐到车上,按着徐蘅的指示,摸着黑开到了一段无人的海堤,前面是海,后面是山,长长的海堤伸到海上,无风的夜晚海浪也格外温柔,远处的灯塔上有永不熄灭的灯,月光与星光洒在水里,泛起点点的光,漆黑的海是天幕,上面是浩瀚的繁星。

    徐蘅把鞋子脱了,抱着腿蜷缩在副驾驶座上,打开车窗,任海风吹拂自己的头发。

    “我以前小时候经常来这里,走路要走一个小时,但这里没有人,很适合发呆。”

    陈昂笑了:“秘密基地。”

    徐蘅说:“只有海和我。”

    陈昂:“我以前也有一个秘密基地,我八岁生日的时候,我妈请人给我在后院搭了个树屋,我和陈婧经常躲在上面。但是后来,我爸把树屋拆了,他可能受不了我们不在他眼皮底下循规蹈矩地生活。”

    徐蘅瞪大眼睛:“树屋?”

    陈昂说:“是的,就像人猿泰山里泰山和珍妮的树屋,我小时候很喜欢看迪士尼。”

    徐蘅垂下眼睛,沮丧地说道:“我没看过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让我帮他杀鱼,我不想干的时候就躲在这里看海。后来我喜欢男人的事情被他发现了,我就跑了,带着一千块钱到大城市里洗碗不好意思,我不应该说这个”

    徐蘅原本以为像陈昂这种天之骄子,小时候在家里拥有一个树屋的人,会对他的洗碗工经历感到可笑,谁知道陈昂在很认真地听。

    徐蘅有些不好意思,自嘲道:“我每天在麻辣烫店里洗娃娃菜,刷碗,麻辣烫店里的汤天天炖,我都闻到吐了,你不要经常吃,很不健康啊,你应该不会去吃麻辣烫。”

    陈昂:“我也很惨的,五加二白加黑,领导一个电话就要加班,早上塞车只能骑共享单车上班,工资扣税后就剩几千块,天天赔笑,领导说的都是对的。”

    徐蘅:“我我还差点流落街头”

    陈昂:“我要经常在朋友圈帮领导儿子投票,什么‘萌娃大赛’之类的,还要对着领导的秃头夸他最近比以前浓密了很多。”

    徐蘅:“好吧。”

    一时间有些沉默,海风从窗外灌进来,陈昂认真地说:“你很优秀。”

    徐蘅脸红,转头看向窗外:“没、没有”

    陈昂:“真的,你很优秀,你看,如果没有我爸,我大概得三十五岁才能当上科长,如果没有家里帮忙,何岸怎么能在法国画画,人民公园里帮人画肖像还差不多。”

    徐蘅没留意到陈昂还顺道踩了臆想情敌一脚,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被这样直接地夸奖过,他也从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夸“优秀”的地方。他发自内心地说:“我之前去你们单位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夸你。”

    徐蘅:“我想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过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啊。”

    陈昂突然失语了,“热爱的事情”、“舒服的生活”,其实很难,不破不立谁都懂,但不是谁都有打破当下的勇气。徐蘅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海,看着天上的星,光倒映在他的眼底。他真的就像一株野蛮生长的小草,随处扎根,永远有蓬勃向上的力量。

    陈昂定定地看着他,徐蘅毫无所觉,只看着夜空,突然一粒闪亮的流星划过天际。

    徐蘅的眼睛一亮,转过头,激动地说道:“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