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人有理,杀人无罪

君已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最新章节!

    就在张铁牛也以为要闯祸的时候,突然感觉手上的刀子一顿,再也没办法前进了。

    张铁牛疑惑地低头看去,只见一只大手稳稳的抓着他的手腕,而那西瓜刀在距离夏雨的皮肤不到一厘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你想杀我!”就在张铁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夏雨冰冷地吐出几个字。

    听到这声音,张铁牛感觉一股寒意有心而起,明明是三伏天却感觉如坠冰窖!

    “你你……”

    张铁牛想要开口,抬头却刚好对上夏雨那如同野兽般的双眼,吓得他愣是说不出话!

    虽然夏雨是借着憨子的身体重生,但他身为“鬼面修罗”的精神意志却如假包换,其爆发出来的气势不是张铁牛这种人能够抵抗的!

    “你这是活腻了!”夏雨右手抬起,一巴掌就扇在了张铁牛的脸上。

    “啊……”张铁牛感觉自己的脸如同被火车撞了一下,头重脚轻的栽了下去。

    就在张铁牛以为自己要被扇飞的时,手腕传来一阵剧痛,然后他的身体就违背惯性地被硬脱了回来,眼睁睁地看着漆黑的地面在眼前放大,最后整张脸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虎子等人震惊地看着夏雨和狗吃屎似地张铁牛。

    刚刚那一幕给他们的感觉是夏雨将张铁牛当成溜溜球似地抛出又拉回,可张铁牛是个大活人啊!

    “不想跟他一样的下场,就给我滚!”夏雨放开张铁牛的右臂,冷冷地盯着虎子三人。

    “呜呜,我要回家!”其他两个人直接被吓哭了,掉头就跑。

    “等等我啊!”虎子反应过来后,连滚打趴地也跑了。

    “咳咳咳!”

    张铁牛从痛苦中反应过来,先是吐出几口带血的泥土,随后感觉左脸肿胀已经失去了知觉!

    “泥巴的滋味怎么样?”夏雨的声音响起。

    张铁牛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撑起身体,口齿不清地吼道:“你这个傻子竟然敢打我,我饶不了……”

    张铁牛刚要咒骂,夏雨就将西瓜刀放在了其的脖子上,一脸天真地说道:“你继续骂,反正我是傻子,打人有理,杀人无罪!”

    “嘶嘶,有话好好说!”

    张铁牛感受到刀子上的寒意,回想起刚才那个可怕的眼神,瞬间就怂了!

    “这才乖,奶奶说听话才是好孩子!”夏雨憨憨地笑了起来。

    “对对对,憨子听话哈,刀子很危险,你千万别乱来!”张铁牛忍着怒气,尽量温和地哄骗到。

    “我问你,刚才你说要在我身上添两个字!”夏雨指着胸口,问道:“那你可知道这这几个是什么意思?”

    “这几个字念秋晨露之……”

    “啪!”

    张铁牛话还没说完,夏雨就赏给他右脸一个耳光,刚好打了一个左右对称!

    “我是问你这几个字的意思和由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

    “大哥,我哪知道这些字的意思啊?”张铁牛苦逼似地看着夏雨,心里狂骂:“这傻子今天这是发什么神经,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

    “你真不知道?”夏雨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我真不知道,不过听村里人说好像你救过一个大人物,然后对方把一个很优秀的女人许配给你,名字应该就叫秋晨露!”看到夏雨皱眉,张铁牛连忙解释,“当然这是我听说的,具体情况我真不知道,也从来没见面所谓的大人物和你媳妇!”

    “你这左右肿的一边高,我该打那边呢?”夏雨一脸认真地在张铁牛的脸上研究了起来。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啊?”一听这话,张铁牛直接哭了。

    “滚吧!”夏雨猛地将西瓜刀插在张铁牛的双腿之间短裤上,语气冰冷地警告道:“以后你再敢打夏婷婷的注意,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咕噜!”张铁牛咽了咽口水,愣是不敢动弹,因为他感觉下面一个关键部位传来一阵凉意,生怕被切掉!

    张铁牛紧张地掀开裤腰,惊恐地看到那西瓜刀紧贴着他的肉,再偏一点,他都要变太监了!

    张铁牛小心地拔出刀子,然后撒腿就跑,连狠话都忘记说了!

    “这身体虽然没办法运气,但力气比我之前的身体还大,好好锻炼一下也能发挥出普通兵王的战斗力!”

    小试身手后,夏雨对现在的身体非常满意!

    “憨子哥,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听着有点吵!”夏婷婷的声音在河堤下响起。

    “没事,有几条野狗想咬我,被我打跑了!”

    夏雨憨厚地回应一声,开始站在河堤上练拳脚!

    ……

    两个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抱着一堆衣服,沿着半月河上游通往夏山村的马路向村口行走!

    “夏天就是好,村里的那帮娘们成群结队地去河套洗澡,咱可就饱了眼福啊!”其中一个手臂纹着骷髅,穿着跨栏背心的青年兴奋地回味到,“翠花的皮肤可真白,看着我都想上去捏一把,估计能捏出水,我早晚要睡了她!”

    “你就喜欢那种小嫩妹,我觉得常月娥更符合我的口味,前凸后前才叫女人!”

    另一个青年从怀里拿出一件紫色的胸衣,炫耀说道:“看到没,这起码是D杯,绝对是咱们村的第一波,真想看看她没有衣服穿,要怎么回村?”

    ……

    就在两人讨论女人的时候,孙金龙突然指向一道狼狈的身影,说道:“浩子,那不是你堂弟铁牛吗?”

    “好像是铁牛!”张浩疑惑地皱起眉头:“他这是偷东西被狗追吗,怎么跑的这么狼狈?”

    “铁牛,你的脸怎么了?”看清楚张铁牛的样子之后,张浩脸色微变,连忙迎了上去。

    “浩哥,你要替我报仇啊!”张铁牛扑倒在张浩面前,带着哭腔喊道:“有人打我!”

    “靠,在夏山村竟然还有人敢欺负我弟弟,是谁这么大胆子?”看着张铁牛的惨样,张浩顿时大怒。

    “是憨子打的我,呜呜……”张铁牛连忙将夏雨打他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本来张铁牛已经没胆子去找夏雨报仇了,可看到张浩那一刻他顿时来了底气,因为张浩可是一个混社会的狠人,曾经捅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