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6章 额头上的枫叶图案

第6章 额头上的枫叶图案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白溯月炎墨迟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好!”张铁牛清醒过来,丢掉怀里的衣服,捡起一块砖头,盯着夏雨喊道:“你你快点放开我堂哥,要不然……”

    “要不然你也想一起玩吗?”夏雨目光不善地看向张铁牛。

    张铁牛连忙退后一步,他之前就被夏雨修理过,现在看到混社会的张浩和孙金龙被弄得这么惨,他是真的怕了。

    “要不然我打你!”张铁牛举着砖头,硬着头皮喊道。

    “我是傻子,打人有理,杀人无罪!你要是打人,可是犯法的哦!”夏雨笑嘻嘻地看着张铁牛,摆出一副我是傻子我怕谁的架势。

    “铁牛,你给我上,出了事我扛着,砸死他!”已经快喘不过气的张浩,嘶吼着喊道。

    “好!”张铁牛咬了咬牙,举起砖头,闭着眼睛就砸向夏雨。

    夏雨邪魅一笑,双手撑着张浩的身体微微用力,一个翻身跳到一旁。

    夏雨起身之后,用力想要撑起身体的张浩压力大减,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可下一刻又惨叫着趴在了孙金龙的身上。

    第一次拍人的张铁牛心里很紧张,以至于闭着眼睛没有注意到夏雨的动作,结果一板砖结结实实地拍在刚站起身的张浩背上。

    “尼玛的,张铁牛你拍谁呢?”张浩痛苦地揉着后背,呲牙咧嘴地骂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张铁牛慌慌张张地张浩扶起来。

    “不是我干的,和我没关系!”夏雨站在一旁,连连摆手。

    “你个臭……金龙,金龙,你没事吧?”张浩揉着后背,刚要咒骂,结果看到孙金龙已经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抽搐着!

    “该死,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张浩恶狠狠地瞪了夏雨一眼与张铁牛扶着孙金龙一瘸一拐地向着村子走去。

    今天这事情太过诡异,已经受伤的张浩不想继续纠缠,但心里已经决定日后一定要让憨子好看!

    “一群小屁孩,还敢跟我斗!”看着张浩等人的背影,夏雨不屑地撇撇嘴,“这傻子的身份倒是挺好使的,我以前怎么就没想装傻子去执行任务呢?”

    “憨子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夏婷婷焦急的声音从河堤下传来。

    夏雨转了转眼珠,连忙在地上抓起一把土往脸上胡乱涂抹!

    不一会的功夫,头发湿漉漉的夏婷婷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紧张地问道:“我刚才听到叫喊声,是不是有人来了?”

    “张浩他们要偷看你洗澡,我把他们打跑了!”夏雨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张家的张浩!”夏婷婷脸色微变,连忙上前检查夏雨的身体:“憨子哥,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打伤你?”

    “没有!”

    “还说没有,看你这脸被弄的全是土!”夏婷婷眼圈泛红,一边温柔地帮夏雨擦拭脸上的灰尘,一边心疼地说道:“那些混混太坏了,以后我一定要把憨子哥和老祖母带出这个穷山村!

    夏雨一个劲的傻笑,蹲下身子享受夏婷婷的温柔体贴。

    刚刚出浴的夏婷婷如同清水芙蓉,清新亮丽,美的让人窒息。

    当夏雨蹲下身子的时候,他的脸刚好对着夏婷婷的胸前,透过那薄薄的T恤,能够清晰地看到两只头顶粉色樱桃的白兔不停乱动!

    “尼玛啊,婷婷这是听到声音没来得及穿胸~罩就跑出来了,太诱人了!”

    盯着那距离双眼不到十厘米的诱人景色,夏雨强忍着上去咬一口的冲动,体内一阵燥热!

    “奇怪了,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擦不掉?”夏婷婷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春光乍现,用力地揉搓着夏雨额头。

    由于擦拭遇到了麻烦,以至于夏婷婷不自觉地又向夏雨移动了几分身体,身上的T恤直接贴到夏雨的鼻子。

    “这尼玛,太考验我的定力了!”

    夏雨的鼻尖不停地与那对白兔摩擦,虽然隔着衣物,但那种滑腻柔软的感觉依旧让他非常享受,忍不住故意向前挺了挺身子几乎将脸埋在那柔软的弹性之中。

    “这是谁给你贴的啊!”夏婷婷在手上吐了一口口水,用力地擦了起来。

    “疼!”夏雨被夏婷婷弄得额头刺痛,“你在干嘛?”

    “你额头上多了一个红色枫叶的图案,好像是贴纸!”夏婷婷放弃擦拭,无奈地说道:“只能等它自己脱落了”!

    夏雨狠狠地看了一眼离他而去的白兔,摸着额头不确定地问道:“枫叶的图案,这不是胎记吗?”

    “怎么可能是胎记,今天我才刚看到,以前绝对没有!”夏婷婷十分笃定地说道。

    “这就奇怪了,我以前身体的额头也没有这个图案,那它是怎么出现的,难道我穿越重生以及那sss级任务都跟这个东西有关?”

    夏雨之前就发现了那个枫叶图案,他还以为是这身体上的胎记,听到夏婷婷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这东西没那么简单!

    “咦,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女人的衣服?”就在夏雨思考的时候,叶婷婷看到了张家兄弟留下的衣服,红着脸说说道:“居然还有内~衣,这是谁的啊?”

    “不知道,是张浩他们留下来的!”夏雨茫然地回应一句。

    “他们带来?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偷看村里姑娘洗澡,然后把人家的衣服偷了,实在太坏了!”夏婷婷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缘由,无奈地说道:“没有衣服,让人家怎么见人,咱们去给她们送回去吧!”

    “好!”夏雨穿上上衣,挂上锦旗,然后帮着夏婷婷收拾地上的衣服!

    半月河以半月形河道流经夏山村外,夏婷婷洗澡的河湾是距离村子最远也最偏的位置,而村子里的其他人都习惯在河湾上游,距离村子比较近的宽阔河段洗澡。

    “哪个杀千刀竟然这么混蛋,没有衣服咱们怎么回家啊?”

    “就是,让我知道是谁干,我骂他祖宗十八代!”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还是想办法回家才行,总不能一直在水里泡着吧?”

    “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等再有人来洗澡或者有人经过的时候求助了,咱们这个样子也不能大喊大叫吧?”

    “千万不能叫,万一把村里的男人招来,那还怎么活啊?”

    ……

    此时此刻,几个女人泡在上游的宽阔河水中,只将脑袋露在外面,嘴里不停地咒骂着,因为她们的衣服被人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