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没逃

车厘酒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在发完这条评论后,仿佛还回味无穷般,颜路清一直没划走,盯着屏幕一直到那个短视频重播了四次才依依不舍地划到下一个。

    两人出发的时候是清晨,现在正是阳光灿烂的时间段,颜路清似乎被窗外的阳光晃到,人微微往里挪了一下,手机也换了个角度背对阳光——这就更方便顾词看,简直就是递到他眼前逼着他看。

    顾词就这么从这个角度看着她刷视频。

    每刷到一个视频她都评论,似乎总得留点儿什么才舒服。

    刷到那种情侣明显摆拍的假的仿佛脑门上贴着摄像头的秀恩爱日常视频,颜路清评论说:【羡慕两个字已经刻在我墓碑上了。】

    又刷到一个跟刚才的长发女一样的滤镜怪,只不过这个人是唱歌的。

    颜路清手机是静音,连歌都没听就评论:【抱歉,看见说话就不会美女了,好听你唱歌真美女[/玫瑰]】

    刷到别人蹦极的视频,她打字:【蹦极这绳子绑腿上有几率受伤,我一般都绑在脖子上~】

    顾词:“…………”

    #这是在干什么

    ……

    颜路清等评论到自己词穷的时候,抬头活动了活动脖子。

    她转过头去看顾词,发现他的帽檐还是压低状态,大概是没醒,便兴致缺缺地又转而去看自己的微信。

    玛卡巴卡在颜路清耳边提示她黄色泡泡又升了好几级,并且经验还在不断飙升。

    现在由于她的评论收获了太多的欢声笑语,黄色已经超过了其他颜色不知道多少了,看别人泡泡的时候冒出的黄色也多了很多。

    不过粉色倒是几乎没动。

    玛卡巴卡说过,粉色是最难有变动的一项,因为粉色的算法和其他情绪不同,它包括了喜欢,爱,期盼,憧憬和感动等这类没那么直观的、更复杂的情绪,颜路清收集到的都不会归类到这里。

    因为算法复杂,所以只能靠人对她的情绪反应来升级。而目前为止,颜路清几乎没怎么获得过类似的情绪。

    颜路清大脑放空想着这些事,正想随便戳戳大黑小黑谁的泡泡找找乐子,却不小心往下滑的时候点进了跟顾词的对话框。

    她发现……此时此刻,顾词的头像上那种规律的透明泡泡,又再次变成了白色的、不透明且不规律的泡泡,正在一连串一连串地往外冒。

    颜路清顿感好奇,点了几下——

    ?

    ……

    颜路清:?这么多问号?

    ……他不是在睡觉么?

    这是在梦里被什么东西迷惑到了?

    上次她那么搞,也就只搞出一个问号,竟然能让顾词一连这么多问号,看来这事儿迷惑得不轻啊。

    在到达蝶叶山之前,颜路清在车上短暂地在原主记忆里努力寻找关于高中同学的痕迹。

    颜路清很反感从原主的记忆里找画面,除非必要不会去找。

    第一个原因是那种感觉很诡异,像是脑子进了水;第二原因是原主的思维很诡异,看她记忆像是在看变态心理记录片。

    但毕竟这些人也是原主的同学,颜路清不知道她跟每个人的具体亲疏关系,以免待会儿碰面出现尴尬场面,所以还是稍微回忆了一下。

    这一回忆可好,她发现原主是真的孤寡,没一个朋友。上学期间她不主动交,而且表现的还孤僻,病情反复控制不住的时候动不动休学不上一段时间、又突然回到学校,大家基本都把她当透明人。

    唯一主动做的一件事儿就是加了这个班级群聊——因为顾词在群里。

    从记忆里得到的信息只有一个:她和同学等同于陌生人。

    幸亏颜路清这几天一直在观察群聊里各个人的泡泡,也算心里有底。

    这次来所谓“老同学叙旧活动”的有十来个人。他们到的时候那群人到的更早,正站在距离停车区不远的树荫下,数月不见都在热情地聊着天。

    颜路清和顾词一前一后从车上下来,众人的闲聊声便戛然而止。

    在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中,两人还是以一种稳定的速度向那个方向走。颜路清余光里是顾词穿着黑色运动套装的身型,腿长的不得了,身材比例令人惊叹。

    她还没叹完,听到顾词突然出声问:“这些同学,你还记得他们么。”

    “……”

    颜路清突然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好像毫无秘密可言了一样。

    可如果这时候回答说不记得,那么就无法解释她非要拉顾词出来“散心”的举动。

    “……肯定记得一些啊。”颜路清故作轻松道,“反正同学了那么久,跟熟悉的人出来热闹热闹总比窝在家里强嘛。”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树荫下。

    一个留着娃娃头,长得很可爱,脸蛋红扑扑的女孩子最先走到颜路清面前。

    “那个……你是颜路清吧?”她大眼睛里都是惊喜,“天呐,好久没见,你竟然变得这么漂亮!我们刚才都看傻了,要不是你之前说你要来,而且你身边有顾大校草,我们真的完全认不出来了!”

    “……”

    女孩激动地说完,又拍了一下自己脑袋,“哎呀,差点儿忘了说,你肯定不知道我们谁是谁,但是现在认识也不晚!你好我叫夏雨天,那个跟我长得一样的是我双胞胎姐姐夏雪天。”

    夏雪天跟妹妹性格挺像的,也热情地跟颜路清打招呼:“大美女快来,我俩介绍大家给你认识。”

    以上。

    生动演绎情景剧:《熟·悉·的·人》

    sos——

    救命——!

    颜路清正尴尬头皮发麻的时候,听到了从她斜后方,顾词站定的位置传来一声极轻的低笑。

    那尾音苏的不行,说出的话笋的不行。

    “是挺熟。”

    撂下这句毙命一击,顾词便被旁边几个男生一拥而上包围了过去。

    ……

    接下来的时间,颜路清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割成了两半,一半一直在为那句不过脑而出的“熟悉的人”而后悔万分,另一半在跟着名字很个性的双胞胎姐妹花认识众人。

    这次来的男女比例非常平均,女生六人男生六人。除了雨雪姐妹花,女生组还有一个叫殷宁安的,是个打扮得相当用心、连头发丝儿都能看出精心烫过的女生。

    颜路清格外注意她,因为来之前在她的观察中,这位是所有女生里泡泡的内容与顾词相关最多的。

    顾词发消息说自己要来之后,殷宁安的泡泡一直冒黄色和粉色,不是终于要见到顾词了就是天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种无意义的呐喊。甚至昨天一整天,殷宁安似乎在给自己挑衣服装行李,她的泡泡们都是顾词会喜欢这件吗?顾词好像不喜欢这么艳的……这类的。

    看得颜路清很是感慨了一番。

    剩下两个女生在殷宁安旁边,微微比她靠后,一左一右地在她旁边。这站位若有若无地把殷宁安凸显成主角,明显是给她当小跟班姐妹。

    在场的需要认人的只有颜路清一个,毕竟顾词在学生时代受欢迎程度是相当惊人的,虽然有几个月的失联,但被他不知道用什么借口轻描淡写带过后,大家很快便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男生组那边她没怎么用心记,打了个招呼就完事了,只对其中两人有比较深的印象,一个叫裴泽一个叫陶晴州——因为这俩货简直恨不得黏在顾词身上跟他贴贴。

    颜路清都想说你们干脆一个贴前面一个贴后面给顾词当膏药得了。

    女生缘好是应该的,他生得就是一副能抢走所有人桃花的样子。

    所以在这个大前提下,顾词的男生缘还能好成这样也是很神奇。

    “我们预定的酒店就在前面不远诶,我们别在这里聊天了吧,”殷宁安的声音是很软的那种,她脸朝着男生那边开口建议道,“咱们先去把行李放下怎么样?”

    顾词的膏药一号裴泽说:“可以。而且你们女生也得换换衣服吧,咱们今天的计划是爬山,你们仨这……”他看着殷宁安和她俩小姐妹,摇摇头,“这又是裙子又是带跟的鞋,你们怎么爬啊?”

    殷宁安的小姐妹大概有跟裴泽关系不错的,当场就笑骂着作势要去揍他,裴泽一边躲一边说,“别碰我别碰我奥,爷现在是有媳妇的人!”

    男生那边一起“切”他,对着女生这边道:“裴泽这逼最近疯了,谈了恋爱之后三句话离不开他媳妇。”

    膏药一号顿时脸拉得老长:“是我媳妇追的我——我、媳、妇、追、的、我!别说得老子跟舔狗似的好不好!!!”

    大家顿时哄然大笑,颜路清也没忍住。

    这种少年人聚在一起的感觉果然有种神奇的魔力,在落叶满地的季节,依旧鲜活而生机勃勃。

    颜路清笑开的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在男生堆里找顾词的眼睛。

    ——他在哪里都是很轻易就能看到的存在,此时脸上的笑意没有大家那么夸张,只是淡淡挂在唇边和眼角。

    而当颜路清看到那双眼镜后面微弯的眼,却恰好和顾词在半空中撞上了视线。

    这趟按计划是要玩四五天的,所以大家都带了换洗衣物,女生的行李比男生的普遍要多。在大家准备启程往酒店方向走的时候,也是男生都来帮女生分担拎行李的时候。

    颜路清也是在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行李竟然在下车的时候就在顾词手里拎着……一直到现在。

    所以这个环节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动——颜路清是没行李,而顾词是没打算再帮别人拿行李。

    颜路清总不能真的两手空空,她去主动帮姐妹花拎东西的时候,夏雨天眼尖地发现了这点:“天啊,我好像记得顾大校草是大少爷性格呢……”

    夏雪天秒懂妹妹要说的是什么,接茬:“对啊,从来都是我们班男生给他送水求着他代表班级打个篮球赛什么的,除了老师,谁见过他给人拿东西呢!”

    颜路清没法解释两人之间有些复杂的关系,连忙岔开话题,“对了,她们俩为什么手里那么多行李啊?男生帮忙完还剩下这么多吗?”

    她指的是殷宁安的两个跟班姐妹。两个姑娘两只手一只提着一个手提包,看上去蛮吃力的样子。

    夏雨天说:“害,她们来的时候我看了,没带太多东西,应该大部分都是殷宁安的吧。”她冲着颜路清笑了笑,“毕竟殷宁安是大小姐,富婆,以前我们班里就不少争先恐后对她好的呢,正常啦。”

    颜路清点点头,表示理解。

    原本一切顺顺利利按照计划进行着,谁都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

    离酒店越近,天上飘来的积雨云就越多。最后众人刚进酒店大堂,原本晴朗的天就变了脸,哗啦啦的雨水从天空中散落而下。

    第一天的爬山计划,卒。一伙人只好唉声叹气地去办理入住。

    ……

    十分钟后。

    “卧槽——你俩住一间?”膏药一号不敢置信地盯着顾词和颜路清。

    “……”

    因为是后加入的,颜路清订房的时候,这间酒店只剩下套房了。而套房中房型最大的面积跟普通套三差不多,里头有两个卧室,她问过顾词之后就订了这间。

    见到众人惊异的目光,而顾词没有丝毫解释的打算,颜路清只得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

    接下来就是自由活动。

    他们上午找了酒店休息室凑在一起聊天,说的多是曾经趣事,颜路清插不进去话,而顾词竟然也没有参与几句。

    殷宁安频繁的暗暗cue他,膏药一号膏药二号也卖力地明着cue他,也只是让他笑着说出了一句,“忘差不多了。”引来了一片嘘声。

    中午吃过饭,几人便各自回房间收拾行李。

    这个跟套三一样大的套房主要大在客厅,两个卧室面积和床都差不多大。

    当十几个人变为两个人,周遭便突然安静下来。

    “顾词,”颜路清率先打破沉默,“你先挑吧。”

    她觉得自己当然要让着公主词,毕竟他心不甘情不愿,是被她硬拽出来的。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顾词看着她,眼角蕴着笑,“行,谢谢颜小姐。”

    颜小姐:“……”

    又是这种鲜明的个人特色。

    温声笑语,让人如沐春风的阴阳怪气。

    顾词说完谢谢,挑了个离门口稍微远点的那间,给颜路清留了就近的那间。两人都是大清早爬起来的,各自睡了个午觉。

    下午的时候太阳再度出来,顾词还是没醒。

    他没关门,所以颜路清可以直接站在客厅,从卧室门口看见他躺在床上的一道剪影。

    这到底是多没睡好……半路在车上睡了那么久现在竟然还是没睡够。

    颜路清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先是联系了大黑小黑——这两人说不放心他们的安全,必须要跟来。

    大小黑住的的地方距离她和顾词的酒店就只有两百米。会和完毕,颜路清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事做,便想在这附近逛逛,毕竟蝶叶山也是本市一个旅游景点之一,要是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的还可以带回去给顾词玩玩。

    结果三人一条街刚逛完,拐过一个街角,颜路清就看到一个一身黑的中年男人鬼鬼祟祟地跟在一个少女身后,形态很不正常。

    “……大白天的就有猥琐男盯上漂亮妹妹,不要脸。”

    颜路清一边骂一边放轻脚步,示意大小黑也一起跟上猥琐男。

    此时此刻大部分人才午睡刚醒,去爬山的还没归来,这里的小巷都偏窄,街上一眼望去只有他们几个。

    颜路清离得近了,发现少女身上穿着的似乎是校服。

    “卧槽,那漂亮妹妹还是个高中生——”

    她正感慨的功夫,突然——猥琐男朝着少女就来了个百米冲刺!

    颜路清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立刻也跟着跑过去。猥琐男抓着少女的手腕,眼看着要把人扭走,颜路清拖着这个破烂身体跑不快,急的疯狂拍打小黑:“快去追快去追把他拦住别让他劫色!!”

    然后莫名其妙地平地上摔了一跤。

    大黑忙问:“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穿的长裤,快快快我们快过去!”

    摔跤没能阻碍她的脚步,颜路清拍拍膝盖站起来,立刻用更快的速度冲到了拐角处,正看到小黑把猥琐男单手制住的场景。

    见到颜路清,小黑汇报:“颜小姐,要报警吗?”

    “报,必须报!”

    颜路清说完,转过头去找那少女,她正靠在墙上抱着胳膊,看起来特别无助。

    颜路清最先看到的是少女惊慌害怕的眼睛,没注意其他的,直接上去搂了搂她的肩膀,“没事吧妹妹?他没伤着你吧?”

    就这么一句,那女孩呜呜咽咽地就靠着她哭了。

    此时此刻,谁都没注意,拥抱的二人身旁路过了一个跟少女正处一样年龄、眼神却莫名迷茫的高挑少年。

    颜路清最受不了美女哭。

    刚才看到少女的脸,虽然没看清,但就轮廓也绝对是个美人。

    这里是旅游区,大黑报警之后把人押走送到距离最近的管理部先押着,小黑留在这。

    颜路清把少女从肩膀上捞起来,正准备给她擦擦眼泪的时候,整个人却如同风中石化一般,僵住了。

    她僵硬得实在太明显,少女疑惑,小黑也疑惑。

    颜路清眨了眨眼。

    又眨了眨眼。

    没错。她没看错。

    这个姑娘确实美,十几岁也能看出是美人胚子,但是——

    她的脸上以及她的周身,都飘着那种非常立体非常3d还带有光晕特效的……玫瑰花瓣。

    这么直接的智商冲击和反科学冲击,让颜路清惊呆了。

    她在这一瞬间是真的忘记了前车之鉴,又下意识地戳了戳小黑,用极小的气声对他感慨:“……大草原,你见到那个女孩身上脸上的一堆花瓣了么?”

    小黑沉默着望了她一会儿,又默不作声转头拨电话打给曲医生:“曲医生,不好了,颜小姐又出现了新的幻觉,觉得人脸上有花。”

    颜路清:“…………”

    太草了太草了太草了。

    “姐姐……”少女突然开口,她看着颜路清,郑重地给她鞠了个躬,“谢谢你!”

    而颜路清眼里只有那些会根据她鞠躬而变换位置的玫瑰花瓣。

    少女抬起头来,又说:“我是跟着班级来这边郊游的高一学生,我叫姜白初,真的不知道怎么谢谢姐姐才……姐姐?你在听吗?”

    颜路清看着她唇瓣一开一合,总忍不住看那些仿佛会流动的花瓣。

    等等,她说她叫什么?

    姜白初?

    姜白初????

    这个名字,颜路清不可能记错。

    她唰地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少女。

    ——这是原书女主,姜白初。

    怪不得。

    怪不得一听到蝶叶山颜路清就总觉得这么耳熟,怪不得少女的脸上会有那么贵的玫瑰花特效——因为她是女主啊!!!

    姜白初看着面前的人目光由惊惑转为炙热,又变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姐姐,我脸上有东西没擦干净吗?你好像总盯着……”

    确实有。

    但颜路清还是摇了摇头,握着她的手诚恳地说:“没,我是看你长得太好看了,才总忍不住看。”

    女主姜白初小脸唰地红了。

    “哇——玛利亚,我待机了一会儿的功夫,你的粉色为什么突然涨了一大截?还升了好几级!有人突然对你的喜欢值……或者是感动值?总之粉色那类突然很高诶!”

    玛卡巴卡兴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胡乱八卦,“这几小时内你难道有追求者了吗?”

    但但好听的少御音才兴奋没多久,又突然转为惊疑:“等等,不对!不对劲——”

    “怎么了?”颜路清意念回复三个字。

    “你是不是改了什么剧情?”

    “……我不是救了人吗?我哪里改了剧情!”

    “不对,就是救人出了问题!”

    “这是姜白初和男主的初遇场景,她应该被男主救而不是被你——你这么一出现男主就成路人了!”

    玛卡巴卡不知道去干了什么,过了五秒钟才继续说,“我查到了,我查到了!就在刚才,男主已经一脸懵逼地路过了你们!”

    颜路清:“…………”

    好像,确实,姜白初是被男主给在这里救的。

    这是全书的开篇,他们爱情故事的开始,俗套狗血的英雄救美,在十六岁的心中种下了萌芽的种子。

    完了。

    萌错芽了。

    她把男主的戏份给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