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白日梦我

栖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白日梦我最新章节!

    订阅不足, 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拖把一号反应很快, 在抱枕砸上脸的一瞬间举远了烟,抬手一挡, 抓着抱枕手腕转了一圈儿抱进自己怀里, 烟重新叼进嘴里, 神情凝重:“好功夫。”

    像一个二傻子。

    这二傻子一副完全不觉得自己傻的样子,见人叫不醒,转过头来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配合着他的脏辫和大花臂, 有种说不出的狰狞:“妹妹, 不好意思啊, 我们老大精神状态不太好。”

    “……”

    林语惊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能把“他精神状态不太好”说得让人觉得像是“他有精神病”似的气质, 她看了一眼他举起来朝她热情挥舞着的手, 又瞥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得看起来像是死过去了一样的那位叫沈倦的社会哥——的屁股。

    别说,还挺翘。

    林语惊对这俩人有了一个粗略的初步判断。

    不像是直的。

    她点点头,想说没事儿, 我就随便看看, 你让他睡吧。

    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就看见拖把一号单手抱着抱枕, 另一只手往沙发边儿一搭, 胳膊肘再次戳上睡着的那位暴躁老哥。

    沈倦昨天一晚上没睡,上午又出了门, 刚睡了没几个小时, 正处于睡眠不足情绪不稳定极端暴躁的丧失状态, 又被人第二次袭臀。

    他烦躁又低沉的“啧”了一声,也睡不下去了,翻了个身平躺在沙发上,抬手将脸上蒙着的毯子一把扯了。

    有一瞬间,林语惊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拖把头四号。

    毕竟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齐齐,脏辫纹身大花臂,情侣款,亲密无间的象征。

    结果深灰色的盖头终于被他给扯下来,社会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从外形上来说一点儿都不社会,和他的好基友不怎么亲密。

    甚至看起来应该也没比她大多少,还是个少年社会哥。

    少年社会哥漆黑的短发理得干净利落,单手撑着沙发垫坐起来,垂着头脑,手臂搭在膝盖上,衣服袖子卷着,露出一截冷白削瘦的手腕。

    他慢吞吞地抬起头,漆黑的眼,眼型狭长稍扬,此时眼皮子耷拉着,散发着“老子不太耐烦”的气场,

    缓了大概十几秒的神儿,他才眯着眼看过来。

    大概是刚刚平复了一下起床气,倒也没很暴躁的迁怒到林语惊,只拧着眉打了个哈欠,人站起来:“纹身?”

    声音里带着没睡醒时的沙哑,还有一点点鼻音。

    林语惊随口应了一声:“啊。”

    “哪儿。”沈倦转过身去,将刚刚蒙在脑袋上的毯子拎起来,随手搭在沙发靠背上。

    从背面看两条腿笔直,长得让人想吹口哨,黑衣服压得有些皱,边缘塞在裤腰里,露出一段皮带。

    林语惊视线不受控制的扫向他那被袭击了两次的、确实挺好看的屁股上,低声无意识脱口而出:“这屁股……”

    语气似赞赏,似叹息。

    空气寂静了。

    拖把一号二号三号再次被按了暂停键,机械地抬起头。

    沈倦回过头来看着她,神情困倦漠然。

    林语惊觉得自己声音挺小的,就是自言自语的音量,不过这屋子里一片安静,居然显得有点清晰,她说出口的下一秒就回过神来,对方转身的瞬间已经迅速反应,四目相对时甚至调整好了表情,眨巴着眼安静又无辜的看着他,似乎还带着小羞涩:“就纹在——”她顿了顿,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可以吗?”

    沈倦扬眉:“可以。”

    看见了吗!

    看见没有!多么淡定!

    不愧是见过世面的社会哥!

    不就是纹个臀吗!

    人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牛既然已经开了头,就有吹下去的必要和义务,林语惊心一横,开始翻看墙边长木桌上的图案册子和乱七八糟散开的各种铅笔草稿纸,假装研究着弄个什么图案好。

    毕竟这位暴躁的社会哥已经醒了,她还用“我就随便看看,你继续睡吧”把人家怼回去可能会挨揍。

    “诶,”林语惊捏起了张上面画着个其丑无比叮当猫的纸,不明白这么一堆高端精致作品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十岁以下小朋友的作品滥竽充数,“这个多啦A梦好可爱啊。”

    沈倦已经走过来了,帘子唰地一拉,角落那一片放着沙发坐着人休息区似的地方和外面的工作区域被划分开,他走到她旁边瞥了一眼:“Hello Kitty。”

    “啊?”

    “这是个Hello Kitty。”

    “……”

    林语惊仔细一瞅,哦,有耳朵。

    那行吧,哈喽凯蒂。

    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这是家里小朋友画的吗?”

    沈倦又打了个哈欠,声音很好听,就是鼻音听起来稍微有点闷闷的:“我画的。”

    “……”

    兄弟你别骗我吧?

    你告诉我就你这个画功真的是个纹身师吗?

    林语惊沉默了几秒,决定换个角度:“那,纹身的位置不同,也会有什么不一样的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这个问题合情合理,总不会出错了。

    “疼痛,保养,都不一样,”沈倦靠着墙站着,无精打采拖着声,“你要是信风水命理,那就还有说法。”

    “哪里最疼?”

    “皮肤薄的地方。”

    “喔,”小姑娘缩着脖子,看着好像还挺怕的,“那哪儿比较不疼啊?”

    沈倦也看出来了,这位朋友就是看他醒了,也不好意思再把他撵回去,强行没话找话随便问问的,干脆连电脑都不打算开了。

    他顿了顿,直勾勾看了她一会儿,才似笑非笑说:“就你要纹的那个地儿。”

    林语惊:“……”

    -

    林语惊胡扯八扯的和沈倦聊了五分钟,绞尽脑汁把自己脑子里能想到的关于纹身的问题全都问了一遍,掐着点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大大松了口气。

    到最后,两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对话了,沈倦就靠着墙懒洋洋地站着,林语惊能感受到他冷清清的视线。

    她也懒得理。

    走的时候还是拖把一号塞了张工作室的名片给她,让她考虑得差不多了可以过来。

    沈倦全程都保持着那一个姿势,站得像没骨头一样,依然一副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样子。

    蒋寒刚准备关门,回头看见他打哈欠,拍拍门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地.雷去了?”

    沈倦坐进旁边的懒人沙发里,随手从桌边捞了个飞镖,半眯着眼一边又打了个哈欠一边对着屋子另一头墙上的黑色镖盘丢过去:“生活不易。”

    绿色的塑料小飞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粗制滥造,末端还有塑料薄片的毛毛边儿,“咻”的一下,飞过半个屋子稳稳地扎在镖盘上。

    蒋寒看了一眼,距离比较远,跑过去两步才看得清,小飞镖正正好好落在小小的红色靶心上,半点儿都没偏。

    “我倦爷还是牛逼,”蒋寒不是第一次见了,还是觉得叹为观止,离得远,光线又暗,他在那个位置甚至都看不清靶心在哪儿。蒋寒回身过去把门关好了,趴过去小声说:“刚刚那妹子,有点好看啊。”

    沈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就,身上那个小仙女的劲儿,你懂吧,和外面的那种装的还不一样,是真仙。”

    沈倦视线在空中停了停,脑子里忽然窜出那位小仙女刚刚的样子。

    是好看,腿又细又直,皮肤白出了透明感。

    就是空,眼睛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看着他的时候可能和看着地上的石头也没什么两样,空洞洞的,左眼写着“不在意”右眼写着“随便吧”,合起来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到底在干什么”。

    一个情绪十分茫然,丧得很不明显的颓废少女。

    总之,不是真的像看起来那么仙的。

    两秒钟后,沈倦重新垂下眼帘,情绪也不高:“你不是就喜欢蒸汽朋克风的么。”

    “什么叫我就喜欢蒸汽朋克风?”蒋寒一脸严肃捋了把自己的脏辫儿,“我欣赏一切风格的养眼美少女,刚那个,也太可爱了,像个偷偷干坏事儿怕被人知道的小朋友,我都能听出她说话时候的紧张来。”

    沈倦挑了下眉,不置可否。

    蒋寒越说越觉得后悔了:“我怎么刚刚就没想到下手呢,我怎么就给她的工作室名片呢,我应该直接私人加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啊,多纯多乖,家养小奶猫。”

    沈倦抬头瞥了他一眼,觉得有些好笑的重复:“乖?”他视线落在木桌上端正躺着的那张其丑无比Hello Kitty上,“就这小奶猫,你真下手,她能让你骨头都剩不下。”

    蒋寒觉得他完全就是对人家姑娘有偏见,因为她的到来打扰了他大爷补觉,他往旁边一靠:“这种涉世未深的小仙女,寒哥撩起来自己都害怕。”

    “哦,”沈倦长腿往前伸了伸,食指在桌沿轻敲了两下,懒洋洋说,“你撩。”

    而沈大爷这种程度的风云人物在学校里比较出名这件事,林语惊也早有预料,毕竟躁动的青春期,还是长着那么一张脸的社会哥。

    问题就出在,A市有那么多的高中,他为什么在第八中学高二十班出名。

    林语惊觉得有些时候不信邪不行,她和沈倦确实算是有缘,她来这个城市一个礼拜,见着这个人三回了,比见到她那个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哥哥的次数还要多。

    她看着他的时候,沈倦也看见了她。

    少年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微挑了下眉,又恢复到了他非常标志性的漠然困倦样子,狭长的眼盯着她。

    一。

    二。

    三。

    四。

    五。

    看了五秒,沈倦对着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林语惊:“……”

    我是长得十分催眠还是怎么地?

    她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去,决定对这份妙不可言的缘分视而不见。

    刘福江之前是在北楼那头教高三的,每天深居简出,从不关心除了教案和上课以外的事,更没怎么了解过现在的小年轻整天在校园里的这些打打杀杀。

    他不认识沈倦,只看着这男孩儿校服穿得整整齐齐,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还挺讨人喜欢。

    长得也好,瘦高,垂着手站在那儿的时候看着是有点懒,那背却挺得像杆竹子似的,笔直,像个小男子汉样儿。

    就是没背书包。

    嗯?没背书包?

    刘福江说:“迟到嘛,开学第一天,晚两分钟就晚两分钟,没事儿。”

    沈倦鞠了个躬:“谢谢老师。”

    刘福江和蔼的看着他:“那你作业呢?”

    “……”

    沈倦沉默了两秒:“我忘带了。”

    刘福江:“……”

    众人:“……”

    林语惊:“……”

    兄弟,你这个话说得人家没法接了你知道吗。

    补了一个通宵的作业说忘带就忘带了,您也太真实了。

    林语惊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了,这要是换成她在附中时候的那个暴脾气班主任,俩人得打起来吧。

    好在刘福江是个佛爷性格,并且非常乐于相信同学,说你明天带来吧就让他自己先找座位坐着去了,沈倦走进教室站到讲台前,扫了一圈儿寻找空位。

    高二分了文理科以后班级都是重新分的,所以现在一个班里的同学基本一半一半,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座位也都是先到先得随便乱坐的,两人一桌,竖着四组横着六排,一个班四十八人。

    沈倦最后一个来,基本上窗边和后排的位置都被坐满了,讲台正前方是热爱学习的好同学,只剩下靠着墙的那边儿第一排还剩下一个位置,隔着一个过道的旁边还有一个。

    沈倦挑了靠墙的那个,走过去垂头看着坐在外边儿的那个男生,声音挺平静的,非常有礼貌:“让让,谢谢。”

    自从沈倦进来以后,十班刚刚还热火朝天的一帮人就跟被掐住了嗓子的小鸡崽子似的,半点儿声音都没有。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也都跟着过去,安静的对大佬入座仪式行注目礼,连刘福江都被这个气氛感染了,话也不说了,教学生涯当中那些令人怀念的人和事也不讲了,就跟着一起看着。

    林语惊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但是既然大家都在看,那她也看吧。

    然后,她就看见那个坐在外面的男生在所有人以及沈倦的注视下,哆哆嗦嗦地从桌肚里掏出了书包,抓起了桌子上的水瓶子,站起来走到隔着个过道的旁边那桌坐下了。

    林语惊:?

    林语惊回忆了一下,沈倦刚刚说的确实是“让让,谢谢。”而不是“滚开,谢谢。”

    所以说这个沈倦在八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传奇,给你吓成这样,让你连跟他坐同桌的勇气都没有?

    沈倦倒是没什么反应,很淡定的就进去了,在靠着墙的第一排坐下。

    整个班级里,大概只有刘福江一个人觉得毫无异常,他非常满意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林语惊,终于意识到她已经站在这儿十来分钟了,笑呵呵地说:“行,那林语惊你也回座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