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白日梦我

栖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白日梦我最新章节!

    订阅不足显示为错误内容,补齐订阅刷新后可见新章, 晋江独家发表

    沈倦第一次见到林语惊的时候, 就觉得她应该不怎么乖, 至少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

    像是某种自我保护的装置被启动着, 也可能是她那种对外界完全漠然,还有些没缓过神来的迷茫状态让她身上的刺有所收敛。

    这种认知,在那天晚上7-11门口再次看见她的时候得到了证实。

    没见过这么淡定围观中二少年打打杀杀的小奶猫。

    后来仔细想想那时候的情景, 沈倦甚至有一种错觉, 如果当时就那么让她和陈子浩对视下去,她可能会跟人家打起来。

    少女的眼神当时确实是不耐。

    空洞洞的随便吧混上了一点点很躁的,不易察觉的不耐烦。

    于是沈倦对林语惊的定语又多了一层。

    一个情绪十分茫然,丧得很不明显, 并且脾气不太好的颓废少女。

    沈倦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关我屁事”教终身荣誉教徒, 不太关心他小同桌的颓废后隐藏着什么故事。

    但是他是没想到, 她这才几天就装不下去了。

    小奶猫终于伸出她锋利的小爪子,挠痒痒似的试探性挠了他一把。

    把他因为感冒没睡好带来的那点儿头昏脑涨的不爽全给挠没了。

    他感冒挺严重,拖了好几天才意识到,昨天吃了药, 现在还有点低烧,嗓子火辣辣的疼,说话声音都显得又沉又哑, 笑起来就更低, 像一个立在耳边的低音炮似的, 轰得人耳朵发麻。

    林语惊趴在桌子上,莫名其妙又面无表情看着他,不明白是哪里戳到了社会哥的笑点。

    ……

    坐在后头的李林和他同桌叶子昂也觉得很胆战心惊。

    林语惊和沈倦说话就正常音量,坐在后面也能听个七七八八,尤其是新同学那一句“你们社会哥进入社会之前第一堂课是学习如何吹牛逼吗”脱口而出的时候,李林腿都吓软了。

    在意识到前面能听见后边儿说话以后,李林和叶子昂避免了一切不必要的语言沟通,利用昨天一天的时间练就了一手三秒钟解读同桌意图的眼神交流神技,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拽着桌子偷偷偷偷地往后一点点慢慢拉,直到桌边儿压着前胸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算完。

    李林安静的等待着一场血雨腥风,不过他琢磨着新同学是个女孩子,校霸怎么说也会多少手下留点情吧。

    结果他们就听见,校霸开始笑。

    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社会大哥在听到他同桌骂他的时候,不但没生气,愣了一会神儿以后竟然还笑得很快乐。

    李林和叶子昂再次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和自己一样的情绪。

    别是个精神病吧。

    ……

    沈倦就这么看着她笑了好一会儿,就在林语惊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会忍不住直接把手里的英语书扣他脑袋上的时候他才停下来,舔了舔嘴唇,声音里还带着没散的笑意:“吹牛逼那是得学。”

    林语惊:“……”

    不是,这人说话的语气怎么就能这么欠揍呢?

    “沈同学,我觉得同桌之间要相亲相爱,”林语惊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我是想跟你互帮互助的,咱们俩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行吧,相亲相爱,”沈倦低头笑了一下,咬着字重复了一遍,“你想怎么跟我相亲相爱。”

    他这会儿斜歪着身子靠在墙上,懒散的样子看着像个吊儿郎当的少爷,刚刚塑造的那点儿好学生的表面假象又全都没了。

    林语惊自己说的时候真的没觉得什么,结果被他这么重复一遍就觉得哪里都不对劲了。

    她忽略掉了那一丁点不自然和小僵硬,也不打算拐弯抹角浪费时间了,干脆直白地跟他谈条件:“我想让你给我在回执上签个字,就签个名字就行,以后你学习上又不懂的地方我都可以给你讲。”

    “你这个条件不太诱人啊,”沈倦慢悠悠地说,“我们社会哥只吹牛逼,从来不学习。”

    林语惊:“……”

    行吧,算你狠。

    -

    这个话题没能进行下去,早自习上了一半,昨天刚封下来的各科课代表开始收暑假作业了,林语惊不用交,看着沈倦从他那个看起来空瘪瘪的书包里翻出了一叠卷子。

    林语惊扫了一眼,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卷子,还真跟李林他们的一样,卷子上基本都只写了选择题,大题全空着,偶尔有两道上面画了几条辅助线,解题过程也没写。

    ABCD那补起来肯定快啊。

    林语惊就看着沈倦无比自然的,把他那些张每套基本都只写了ABCD空着大半的暑假作业给了课代表,不明白是什么让他这么自信。

    是因为你用飘柔吗?

    课代表估计也想劝他一下,你写成这样还不如不交,反正你休学回来的本来就不用交。

    但是大佬的传说太过于让人闻风丧胆,课代表光速接过沈倦的卷子,又光速撤退,在这个地方多停留半秒钟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多说一句话了。

    等作业都磨磨蹭蹭连催带抄交完了,早自习也刚好结束,英语老师抱着教案走进教室。

    英语老师是个挺漂亮的女老师,看着也年轻,特别元气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good morning everyone!”

    没什么人搭理她,高二十班大部分成员充分体现出了他们作为差生的自我修养,抄完了暑假作业以后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各自寻找着最舒服的睡姿趴下,有些把脑袋搭在桌沿掏出手机打开手游,开始了新学期新的一天的战斗。

    只有几个热爱学习的同学回应,英语老师看着也没怎么受影响,非常愉快跟那几个同学互动上了,互动了一会儿让大家把书翻到第一课,开始上课。

    林语惊余光偷偷瞥了一眼,旁边沈倦英语书翻到了反正不是第一课的整本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后面,正垂眼捏着笔,唰唰在笔记本上写着,看起来还挺认真。

    下一秒,一声清脆的撕纸声音,沈倦把他刚写好的那页笔记纸撕了,推到林语惊面前。

    “……”

    她接过来看了一眼:【签什么名】

    林语惊觉得自己的字已经够大够飘了,沈倦这个字儿已经快要飞起来和太阳肩比肩了,但是还是好看,笔锋凌厉,间架结构都漂亮。

    她于是也拿起笔,在上面写:【你们社会哥上课也不说话,靠传纸条?】

    沈倦其实是因为感冒,嗓子不舒服,不怎么太想说话。

    不过既然同桌都这么说了。

    他把纸随手往旁边一推,转过头去说:“你要签什么。”

    到底还是在上课,林语惊是有好学生偶像包袱的,看了一眼讲台上的英语老师,侧着身子靠过去凑近他。

    沈倦又闻到那种,玫瑰花混合着苹果派和甜牛奶的味道。

    他垂眼,视线刚好落在女孩子薄薄的耳廓上,看见那里软骨上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小小的耳洞。视线下移,白嫩的耳垂上两个。

    沈倦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

    林语惊没注意到,她趴在桌子上人凑过去,小声跟他说:“住校的回执,我想住校,刘老师说必须得有家长签字同意的回执,但是我爸不同意,不给我签字,我自己又签不出来他的名字。”

    沈倦听明白了。

    同桌想住校,她爸不同意,所以她想签一张假回执,找他。

    “所以?”沈倦似笑非笑看着她,声音带着一点鼻音,发哑,“你想让我给你当一回爸爸?”

    林语惊:“……”

    这二傻子一副完全不觉得自己傻的样子,见人叫不醒,转过头来笑眯眯地挥了挥手,配合着他的脏辫和大花臂,有种说不出的狰狞:“妹妹,不好意思啊,我们老大精神状态不太好。”

    “……”

    林语惊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能把“他精神状态不太好”说得让人觉得像是“他有精神病”似的气质,她看了一眼他举起来朝她热情挥舞着的手,又瞥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得看起来像是死过去了一样的那位叫沈倦的社会哥——的屁股。

    别说,还挺翘。

    林语惊对这俩人有了一个粗略的初步判断。

    不像是直的。

    她点点头,想说没事儿,我就随便看看,你让他睡吧。

    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见拖把一号单手抱着抱枕,另一只手往沙发边儿一搭,胳膊肘再次戳上睡着的那位暴躁老哥。

    沈倦昨天一晚上没睡,上午又出了门,刚睡了没几个小时,正处于睡眠不足情绪不稳定极端暴躁的丧失状态,又被人第二次袭臀。

    他烦躁又低沉的“啧”了一声,也睡不下去了,翻了个身平躺在沙发上,抬手将脸上蒙着的毯子一把扯了。

    有一瞬间,林语惊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拖把头四号。

    毕竟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齐齐,脏辫纹身大花臂,情侣款,亲密无间的象征。

    结果深灰色的盖头终于被他给扯下来,社会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从外形上来说一点儿都不社会,和他的好基友不怎么亲密。

    甚至看起来应该也没比她大多少,还是个少年社会哥。

    少年社会哥漆黑的短发理得干净利落,单手撑着沙发垫坐起来,垂着头脑,手臂搭在膝盖上,衣服袖子卷着,露出一截冷白削瘦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