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9 我有一个好办法

三脚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黑石密码最新章节!

    在联邦,总有一群人拿着联邦政府给他们的研究资金去做一些让人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研究。

    比如说这群中的一部分通过研究发现,威慑力往往在子弹从枪膛中射出之前!

    简单一点来说当武力对峙时双方都会保持着相当的克制,并且存在一些畏惧心理,他们会主动的考虑去做一些委屈自己的妥协和选择,来谋求不受到伤害。

    但是当一方发动了进攻,比如说把利刃从刀鞘中拔出来并进行挥砍,或者扣动扳机射出子弹。

    大多数人紧绷的神经会在这一瞬间短路,然后有不少人会更换一种情绪,甚至是一种人格。

    他们开始变得不畏惧死亡,哪怕他们身受重伤,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从街头的帮派混战,到猎人在丛林中遇到一只孤狼,在没有真正的直面生死时,恐惧是大多数人的本能。

    但真的要去面对死亡时,人们就会因此而愤怒,并且在愤怒中忘记恐惧,忘记死亡,只想着战胜对手。

    这种现象从个体,放大到整体,放大到一个国家的身上也是一样的。

    联邦人的舰队就徘徊在靠近盖弗拉本岛的地方,这个消息一出,那些叫嚣着用武力把皇帝赶下台的贵族们就沉默了。

    战争一旦爆发……很多事情,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在战争爆发之前,他们还会感受到深深的恐惧,所以他们妥协了。

    不用武力的方式发动政变,听起来就像是开玩笑一样。

    从枢密院开始弹劾皇帝开始,大量有关于皇室的丑闻从盖弗拉本岛任何一个角落里疯狂的外涌。

    其中比较有杀伤性的,就是有关于皇帝的身份。

    其实……这个问题以前就被前一代的皇子皇女们拿出来讨论过,他们不认为现在的皇帝陛下是上一任皇帝的儿子。

    理由很简单,皇帝只是一次意外和一个身份低贱的女佣发生关系,怎么可能就能生出一名皇子?

    要知道有些贵族们整天在家里想着花样的苟合就是为了诞下后代,结果往往几年十几年乃至一辈子都没有任何一个后代诞生。

    不说那些极端个例,就算是普通的人,普通的家庭,往往也需要至少几次,多则十几次几十次的机会,才能怀孕生产。

    这些人有理由认为这名女佣肚子里的孩子其实并不是皇帝陛下的血脉,有可能是一个野种。

    这种论调在那段时间非常的流行,现在的皇帝陛下也被称之为“皇室之耻”。

    老皇帝没有追究更深的真相,他只是问现在的皇帝陛下,有没有当皇帝的想法?

    陛下直接说没有,他只是一个身份低贱的皇室成员,一个杂种,不说皇室纯血了,就连纯血贵族都算不上,他没资格当皇帝。

    也许是老皇帝发现他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地位,反而信重于他,给了他很多的支持,并且让他开始接触皇宫内的一些工作,并负责皇宫安全。

    这就意味着他被排除在了“候选人”名单之外,对他刻薄的流言很快就没有了,那些兄弟姐妹把他遗忘了。

    直到……他举起屠刀。

    没有人知道在这个过程中皇帝陛下到底有过怎样的精彩表现,还有心理历程,没有人想探索这些。

    胜利者说什么都是对的。

    时隔多年,他的身份,血统是否合适的论调再次被贵族们抛出来,加上这次已经没有多少人站在他那边,贵族鼓动起来的舆论几乎要把他逼倒!

    甚至有些心里更阴暗的人,传出了皇帝是野种,并通过一些丑陋的手段谋取了皇位之类的说法。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这个不正统的皇帝赶下去,然后在新皇帝登基之前,由贵族执政。

    很天真的想法,比起这些的确令人头疼的攻击,皇帝陛下的反击倒是很凌厉,一个一个查,一个一个抓。

    总有些屁股不干净的人,只要抓住了这些把柄,他就夺爵。

    双方的仇恨不断的升级,一些贵族甚至在皇宫外向皇宫内投掷石块之类的东西,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林奇去了盖弗拉本岛东南方向的另外一个国家,只有一天的路程。

    之所以要到另外一个国家去,还是为了通信安全。

    在盖弗拉的本土上,很难保证盖弗拉人不会窃听联邦的外交电话,但是在另外一个国家的土地上,没有人知道一通打往联邦的电话是外交电话,还是普通的国际通话。

    随着世界发展委员会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想要加入的,以及和世界发展委员会有贸易关系的非成员国也越来越多。

    总不能因为这些国家不是成员国,就不和他们贸易吧,这明显是不正常的关系。

    可以贸易,但是敏感商品和技术不能贸易,这就是世界发展委员会成员国和非成员国之间的差距。

    比如说,非成员国无法购买黑石航空的“最新”发动机技术,但是成员国可以。

    不管是不是成员国,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或多或少的,都和联邦有频繁的贸易往来。

    一通普通的电话,没有人会关注。

    在进行了长达五分钟左右的“安全闲聊”之后,电话被转到特鲁曼先生的桌面上。

    “我没有告诉你舰队的事情,通信不是很安全,而且我也认为这不会影响你在那边的工作。”

    特鲁曼先生解释了一下,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不过林奇也接受了。

    舰队来或者不来,对他的计划影响不大。

    他随口应答了两声之后,两人继续下面的话题。

    “国内也很关注盖弗拉的政局,我最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事情,原本是首相推动的倒皇运动,现在他反而隐居幕后,我们都认为这很有趣。”

    最先提出废除君主制的就是首相,他和皇帝争权夺力这么多年,沉寂了几十年,一朝发力闻名世界。

    更是提出了要废除君主制的设想,很多人都把他看作为时代先锋。

    可就是这样一个时代先锋,突然间不出声了,就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更多的东西。

    反倒是一群贵族开始上跳下窜,当然这里面也有首相的功劳就是了。

    特鲁曼先生的措辞很小心,“我们怀疑,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变故……”

    林奇立刻给他肯定的答复,“是的,我和首相私下谈了谈,谈到了贵族乱权的可怕后果,所以……”

    特鲁曼先生听完就露出了“果然是你他妈的不干好事”的表情,从他认识林奇开始,林奇就没有做过什么好事。

    他是这么认为的,每一次作出的决定,每一次想出的主意,都能让一群人或者一个领域内的人倒霉。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仿佛就是一个天生的阴谋家,偏偏每次还能成功,这可真令人……欣悦。

    毕竟他是在祸害盖弗拉人,这就不让人反感。

    “他们现在一定恨死你了,如果他们知道是你在不断推动这些事情的发生。”,特鲁曼先生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让海军安排一条潜艇,有需要的话,可以接你离开。”

    林奇考虑了一下,没拒绝。

    “我怀疑大贵族们和皇室达成了某些协议,所以以首相为首的大臣和大贵族们突然后撤,让贵族们顶在了最前线上。”

    “盖弗拉的皇帝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有足够的聪明才智,也很果断。”

    “可他面对一个‘陷阱’还是没有任何防备的跳下去,我觉得这很不合理。”

    “在我能够想到的众多的可能中,他们达成了某些协议是几率最大的。”

    “皇室保留特权,然后由皇室清理掉一些贵族,最终大贵族和大臣们代表贵族,彻底把皇帝拉下马。”

    “这样君主制的改革就会成功,并且贵族集团的数量会极大的削减,皇室又保持着一部分的特权……”

    特鲁曼先生听到这里,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

    大概过了二三十秒,他有了一些想法,“这样说来盖弗拉的动荡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然后就以一个我们都不喜欢的姿态出现。”

    特鲁曼先生此时的表情是复杂的,一个君主制的盖弗拉实在是太危险了。

    危险的地方在于整个国家的意志都维系在皇帝一个人的身上,他能因为一点小事情和彭捷奥开战引发世界大战,也能因为一点小事站在联邦的对立面上。

    甚至都不需要发生什么“一点小事”,只要一点“神经质”!

    让盖弗拉的皇帝退出决策核心是对联邦安全最有利的选择,一个理智的盖弗拉比一个独夫的心思好猜。

    但这也会让人去面对一个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在这次变化之后,盖弗拉……很有可能会阻止它的下坡路,开始考虑重新上坡。

    林奇也肯定了特鲁曼先生的判断,“所以我打算给他们一点小惊喜,短时间里盖弗拉的统治阶层,贵族和平民很难团结在一起。”

    “就算他们会阻止向下走的势头,想要重新上坡,也要一段时间!”

    特鲁曼先生没有去想林奇要做什么,他知道自己肯定想不到,所以很直接的问道,“你打算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