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人皇主宰 > 第1章 凤凰安嫁落草鸡?

第1章 凤凰安嫁落草鸡?

推荐阅读:最强雇佣兵之暗黑纪元全能刺客茅山术之不死人暴躁的大隋洪荒神禁神武封魔恶魔人护花神医在现代夜车鬼事人皇主宰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如玉,你还来干什么?”

    仙统大陆,东蜀国,北辰镇之内,传出这样一道愤怒的吼声。

    “两年前,你害死了我的父母,如今,还来我家做什么?想斩草除根,杀了我吗?蓝如玉!!!”

    林焱望着门口那熟悉的蓝色身影,刚刚从病重之中缓过来的身体如遭雷劈,黑白分明的眸子顿时泛起了血红色。

    少年的内心,如沸水一样在不断的翻腾着,气泡一个接一个的充满了他的肚子,他的身体,也是剧烈颤抖着,似乎一提到那三个字,他就忍不住内心的愤怒。

    林焱的神色变化,尽如蓝衣女子眼中,对此她表情不变,淡淡说道:“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

    说着,她皓腕一翻,一个通体泛着碧绿的玉盒,便凭空出现在她的手心。

    “不劳费心。我的死活,与你无关,不牢你费心。”林焱脸色狰狞,语气却是变得冷漠起来,透着淡淡的悲凉:“两年之前,我的父亲,就替我写了休书,自此之后,我林焱与你蓝家再无瓜葛。”

    听到林焱说到自己的父亲,蓝衣女子俏脸微凝,但转瞬,就恢复平静:“林焱,你是个成年人了,应该知道,你父母的死,与我无关。”

    “是啊,与你无关,你的悔婚逼死了我的父母,的确与你无关。”林焱那满是血色的眼睛,如同噬人一般恶狠狠地盯着蓝衣女子,似在嘲讽,又似在自嘲。

    如果不是你的悔婚,我的父母会死吗?还能说这与你无关吗?

    “我知道我悔婚对你不公平,但悔婚归悔婚,死归死,你父母之死,那纯粹是因为他们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蓝如玉冷冷道。

    听到这话,林焱气的嘴唇发紫,整张脸都狰狞起来……

    我父母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两年了,我的父母已经死去两年了,我不求你跪在父母坟前赎罪,但是你一点忏悔的心也没有吗?

    “蓝如玉,你知道吗,我真的……想宰了你!”牙齿在颤抖间,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语,林焱拳头紧握,漆黑的眼睛之中燃烧着暴怒的火焰,但转瞬间,却又泄气了:“只可惜,我没有这能力。”

    “啊!”被林焱狰狞的模样吓了一跳,蓝如玉急忙后退一步,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被林焱这个废物吓到了,本就高傲的自尊让她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冷冷一笑,嘲讽道:“是啊,只可惜,你没这能力。”

    没错,蓝衣女子蓝如玉,正是林焱的未婚妻。

    她出生豪门,出自东蜀国三个家族之一的蓝家,人称三巨头之一,势力滔天,连王室都要退让三分。

    而林焱所在的林家,只是一个北辰镇里面的小家族而已,与蓝家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

    七十年前,第一次出门历练的蓝剑,因为缺乏经验,被人偷袭重伤,恰好被林焱的爷爷林战所救,两人一见如故,结为兄弟。

    更是在皇天后土的见证之下,定下亲事,如果孙子辈性别相同,男的结为兄弟,女的结为姐妹,一男一女则结为姻亲。

    如此,林焱便与蓝如玉指腹为婚。

    双方实力和地位根本就不对等,这个订婚,本来就很荒谬,没人看好它,果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为婚约另一方的蓝如玉,对于婚约越来越不满意。

    因为,她蓝如玉,喜欢英雄,喜欢豪杰,而非无名小卒。

    她要站在英雄的旁边,和英雄一起,接受万人的敬仰,而不是一辈子劳作于田间,当个人下人。

    两年多前,蓝如玉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那句令林焱蒙羞的一辈子的话:“凤凰安嫁落草鸡?”

    东蜀国三巨头之一的蓝家之女,自然是凤凰,那落草鸡又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听到这句话,林父气的吐血,当场昏厥,后来,更时醒时昏,在忍着痛替儿子写下休书之后,便永远闭上了眼睛。而林母,也没几天,就跟随着林父而去,双双逝去。

    至于林焱,本就在人前,抬不起头,被如此羞辱之后,人更内向,每天只知道发疯式的练拳,每天把自己不虐成血人,就不会回家。要不是有个妹妹,早熟一点,细心照顾着他,林焱可能早就疯了。

    可以说,当时,就是因为蓝如玉的一句话,彻底毁了整个林家,让一个原本完整的家,彻底支离破碎。

    如今,这罪魁祸首,就站在眼前,林焱恨得牙痒痒,能忍住不冲上去把她撕碎就已经很不错了。

    “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林焱对着蓝衣女子挥了挥手,牙关紧咬,似在憋着什么:“不要逼我说出那个字。”

    两年的时光,足以磨灭很多东西,原先被悔婚的愤怒,也是淡淡的平息,但是,一些痛,一些苦,一些悲,一些伤疤,却是永远也忘怀不了。

    尤其是……仇恨,怎能忘,杀父之仇,杀母之恨,岂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因为,鲜血,只能通过鲜血才能洗涮!

    他现在只是在强行压制罢了。

    “这就急着赶我走,不先看一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再说吗。”蓝如玉闻言,并不愤怒,平淡说道。

    也不等林焱回答,蓝如玉微微一笑,直接打开盒子,顿时间,一股异香,便扑鼻而来,让人精神一震。

    盒子内,一颗龙眼大小,通体碧绿的药丸,正静卧在里面,而那股香气,就是从中散发出来了。

    “青阳丹,听说过吧。”蓝如玉望着林焱,展颜一笑,道:“服用它,不仅可以让你伤势尽复,还可以让你修为大增,在短时间内突破一阶,达到开窍境,还没有任何后遗症。”

    “走。”林焱一点也没有被青阳丹的名头吸引住,偏过头,挥了挥手。

    没有在乎林焱的表现,蓝如玉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她微扬起雪白的下巴,宛若公主一般骄傲的说道:“丹药我可以给你,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事,只要你别在其他人面前提我是你未婚妻就行了。”

    在女子看来,这个条件根本就不算什么,完全是白送丹药,就算是傻子都会同意的。

    “这算是封口费吗?”林焱闻言,说道。

    “算是吧。”蓝如玉露出更自信的笑容,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少年答应的一幕了。

    这么划算的交易,傻子才不会答应。

    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林焱的脸,已经黑了。

    “滚!”

    在蓝如玉自信的笑容之下,回答她的,却是林焱的一句愤怒的咆哮。

    他再也忍不住,吼出了这个字!

    “看来是筹码还不够啊。”蓝如玉闻言,只是‘噢’了一声,并不惊讶,也不愤怒,她摸着下巴,随即,竖起食指,道:“那再加一枚青阳丹如何?还不够,那就再加一部功法或者武技?”

    一个个诱人的筹码,从女子红润里蹦了出来,若传扬出来,不知会有多少人要疯狂。

    丹药+功法+武技,多么丰厚的回报,而自己只要付出很少的代价,不,准确来说,什么代价也不用付出,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

    “怎样,够了吗?”

    说完这些,蓝衣女子才撇过头,看过去。在他的认知中,这些条件,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疯狂了。

    可她想错了,在她静静等待答案的时候,林焱那微微沉下的头,慢慢的抬起,那一张略显稚嫩的脸上,尽是狰狞……

    这些年来,林焱蒙受了无尽的屈辱,受尽了嘲讽,但他也是有着底线的,而如今,女子的所为,却是狠狠的践踏在了他为数不多的尊严之上,将其毫不留情的撕成了碎片。

    林焱是穷,是没钱,渴望强大,渴望丹药,但他也不会和一个害死了父母的仇人,进行交易!!!

    哪怕这个交易的内容,相当吸引人!!!

    哪怕这个交易对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啊……”被林焱狰狞的面孔,再次生生下了一跳,让蓝如玉不由的退了好几步。

    林焱牙关紧咬,拳头紧握,因为大力,那略显锋利的指甲,刺破了掌心,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他强撑着,从床上翻了起来,摇晃着,走到蓝如玉眼前,一双眸子喷着火,那一个字,是从牙缝间,生生蹦出来的:“滚!”

    蓝如玉又被吓退了几步,可是她看着林焱那不断摇晃,就要跌倒的样子,她登时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一个废物也敢威胁自己。他难道不知道与自己的差距吗?

    女子冷哼一声,扬着雪白的脖颈,骄傲无比,道:“我知道悔婚对你不公,气死你的父母也非我所愿,但我还是那句话:凤凰安嫁落草鸡!让我嫁给你,你还不配。”

    嚣张的话语,奚落的语气,让少年那黑白分明的眸子,一下子变得血红起来。

    顿时间,他回想起了,女子同样是这个表情,说出了同样的话,气的父亲咳血昏迷,最终不治身亡,母亲也跟着父亲而去。

    眼前的未婚妻气死了父母,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这个仇……比山还沉,比海还深。

    而她竟然还想和做交易,真的当自己血是冰的吗?

    看着愤怒若狂的林焱,蓝如玉一阵不解,这几乎天上白白掉馅饼的事情,你怎么不同意,恍然间,她眼前一亮,明白过来,冷嘲一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来,你还在做白日梦,想和我成亲,进而攀附上蓝家这个大树。”

    她将林焱的行为看成了趋炎附势。

    “你想太多了,就你这种人,就算是倒贴,小爷也看不上。”林焱闻言,嘴巴咧起,冷笑道。

    娶这种女人进门,不是自己找死吗?

    听到林焱语气如此刻薄,蓝如玉气的浑身颤抖,但或许看出了少年的决心,她不再多说,放下玉盒,这不,冷冷说道:“无论你答不答应,你都要记住,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及我是你未婚妻这事,否则,后果自负。”

    蓝如玉甩下一句,便欲离去。

    “东西拿走。”手掌一挥,桌子上的玉盒,便是被林焱冷冷的甩飞了出去。

    仇人的东西,怎么能要!!!

    蓝如玉手掌往后一探,稳稳的抓住玉盒,冷哼一声,也不坚持,将它带走了:“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最好。”

    就在蓝如玉要跨出门框,走出屋子时,林焱又说了一句话:“最后一次,以未婚夫的身份,我告诉你一句话:男儿穷,穷一时,路还长,莫猖狂,指不定,谁辉煌!”

    少年铮铮铁骨,让女子娇躯微颤,但她没有过大反应,冷笑一声,不回头,淡淡道:“我等着瞧。”

    望着女子渐渐离去的背影,少年没有说话,只在心里,不断的默念着这三个字。

    蓝如玉!

    你放心,我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及我是你前未婚夫的事情。

    现在,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变强,然后,杀了你,为父母报仇!

    杀父之仇,杀母之恨,若不报,枉为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