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混沌天帝诀 > 第3000章 在我的地盘上,你确定能够打得过我?

第3000章 在我的地盘上,你确定能够打得过我?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花娇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韩娱之临时工女神的超能守卫无敌悍民家族禁令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恋爱游戏:爱我就别放手白溯月炎墨迟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只是她自己受到处罚的话,即使楚剑秋真的把她给关上十年八年,她都不会感觉如何难过,毕竟她自己做的事情,后果她自己承担。

    但是如果因为她自己的事情,使得别人受到她的牵累而被楚剑秋处罚的话,楚清秋心中就很是过意不去,很是难过了。

    在这次的事情过后,楚清秋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偷跑出去了,而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南洲修炼。

    等她的实力提升到在整个玄剑宗都难逢敌手的时候,估计爹爹就没有借口,再把她限制在南洲了。

    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以她的武道天赋,只要真的沉下心来修炼,整个玄剑宗,除了她爹爹楚剑秋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比得上她。

    ……

    万石城,最为高级的修炼室中。

    南宫染雪正在炼化着那颗八阶中品丹药的药力,消化吸收着这颗丹药给她带来的巨大裨益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前的空间发生一阵波动。

    南宫染雪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楚剑秋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前,而且,楚剑秋的手中,还提着另一个“楚剑秋”。

    “楚剑秋,你这是干什么?”南宫染雪见到这一幕,顿时不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中的媚药,是谁下的?”楚剑秋看着她问道。

    “谁?”南宫染雪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风飞舟,把你刚才的话,对宫主再说一遍!”楚剑秋把手中的风飞舟扔到地上,淡淡地说道。

    “是,是,我说,我说!”风飞舟连忙应道。

    南宫染雪听到楚剑秋这话,顿时不由吃了一惊,她看着被楚剑秋扔到地上的那个和楚剑秋长得一模一样的“楚剑秋”,吃惊无比地说道:“你说什么,这人是风飞舟?”

    “不错,他脸上带着一张极其神妙的面具,可以变化成任何人的模样,如果不是有特殊手段的话,这种伪装,当真是极难识破!”楚剑秋点了点头说道。

    “风飞舟假扮成你的模样干什么?”南宫染雪疑惑地问道。

    “这你就要问他了!”楚剑秋说道。

    “风飞舟,赶紧如实道来,你假扮楚剑秋,究竟有何目的?”南宫染雪盯着风飞舟,冷声说道。

    如今,她也已经隐隐感觉到,此事和她身中媚药的事情,有着极大的关联。

    风飞舟不敢违逆,顿时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再说了一遍。

    南宫染雪听完风飞舟的讲述之后,又见到风飞舟此时那和楚剑秋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心中顿时不由惊怒异常。

    好一个狗贼,居然敢如此算计自己!

    同时,南宫染雪心中又是一阵巨大无比的后怕,此事如果不是被楚清秋无意中撞破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到自己的清白,险些坏在此人的手中,南宫染雪心中恼恨到极点,一掌拍出,把风飞舟震成了一团齑粉。

    别看她之前即使被楚剑秋看光了身子,都并没有感觉如何在意,那是因为她对楚剑秋并不反感。

    如果换作第二个人,恐怕南宫染雪早就已经痛下杀手了。

    她心中唯一能够接受的男人,也就只有楚剑秋。

    若是失身于楚剑秋,她或许会因为自己的清白之躯被坏而有点遗憾,但心中却并不会对此事反感排斥。

    但如果自己的清白之躯,是被楚剑秋之外的男人所坏,这却是南宫染雪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恐怕她将会因此而发疯,甚至都有可能会因为不堪受辱而自杀。

    “风歌阑,这贱人真是好歹毒的心肠!”南宫染雪气得胸脯一阵急剧起伏,咬牙切齿地说道。

    一旦被风歌阑这个计划得逞,所带来的后果,简直是灾难性的。

    由于误会,她和楚剑秋绝对会爆发剧烈无比的矛盾,从而反目成仇。

    即使最终她得知了事情的真相,那种结果,也绝对不是她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南宫染雪从来没有感觉像今天这样的害怕,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一个人。

    “楚剑秋,带我回风元学宫,本宫要杀了风歌阑这贱人!”南宫染雪恨恨不已地说道。

    楚剑秋见到她那副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知道南宫染雪这次是真的动了真怒。

    在以前,楚剑秋可从来没有听过她骂谁为贱人。

    现在她连这种话都骂出来了,可见她此时心中的愤怒程度。

    楚剑秋手一挥,把风飞舟死后,落在地面上的那张面具吸到手上。

    他仔细打量了这张面具一番,不由一阵感叹道:“这种面具法宝,可当真神妙,虽然不如我的改容易貌符,但是用来伪装的话,欺骗性也是极强!”

    “楚剑秋,本宫让你送本宫回风元学宫,你给本宫说什么面具!”南宫染雪愤怒无比地盯着他说道。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放过风歌阑,一定要杀了这心肠歹毒的贱人。

    “南宫染雪,等你什么时候冷静下来了,再和我说这话!否则,今天你别想离开这个修炼室!”楚剑秋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

    “你不送我回去,本宫自己走!”南宫染雪愤怒地看了楚剑秋一眼说道。

    说着,她走到修炼室的大门前,伸手就要把修炼室的石门打开。

    只是她的素手刚刚接触到修炼室大门的机关,却忽然见到眼前一阵耀眼无比的光芒闪过,整个修炼室的防御大阵,被楚剑秋全力激发。

    “楚剑秋,你这什么意思?”南宫染雪转过头来,盯着楚剑秋,红着眼睛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你今天如果不冷静下来的话,你就别想离开这个修炼室了!”楚剑秋淡淡地说道。

    “楚剑秋,别逼本宫对你动手!”南宫染雪怒道。

    “南宫染雪,在我的地盘上,你确定能够打得过我?”楚剑秋瞥了她一眼说道。

    虽然他如今施展燃血秘术的后遗症,还远远没有恢复。

    此时的实力,比起巅峰之时,可以说是十不存一。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的话,他只会任由南宫染雪揉捏。

    但可惜,这里是他的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