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有一些话只有听的人记得(1)

匪我思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最新章节!

    他们就在俱乐部会所吃了午饭,上官本来提议打牌,但叶慎宽临时接了个电话有事要走,于是也就散了。上官博尧住在浦西,过了江后就遇上堵车,只得夹在车流里慢慢向前,好不容易下了辅路,结果堵得更厉害了。正百无聊赖张望人行道上的美女,突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人影,长头发大眼睛,长相十分甜美,倒像在哪里见过。定睛一看,分明就是今天早上撞见的那个女孩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见她双手都提着超市的购物袋,连忙按下车窗叫她:“喂!”

    杜晓苏低着头走路,根本就没留意,他连叫了好几声她才朝这边看了一眼,只见他把车门推开一半,笑嘻嘻冲她招手:“快上来!”

    她看了看四周,他笑得更灿烂了:“不认识我了?早上‘呜——’那个……”他学引擎的声音学得惟妙惟肖,杜晓苏见他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才算想起来,他就是早上和雷宇峥飙车的那个人。

    “快上车啊!不然探头拍到了!”他一径催她,“快点快点!你提这么多东西,我送你回家!”

    她说:“不用了,我家就在前面。”

    他板着脸:“你怀疑我是坏人?”

    这世上哪有开着奥迪R8的坏人,顶多就是一闲得发慌的公子哥罢了。

    她还在犹豫不决,他又拼命催:“快点快点!前面有交警!快!”

    她被催得七荤八素,只好迅速地拉开车门上了车。刚关好车门就真的看到交警从前面走过去,他甚是满意她的动作敏捷,夸她:“真不错,差一点就看到了。”

    其实早晨那会儿他跟雷宇峥都有超速,探头估计早拍了十次八次了。

    她笑了笑,系好安全带。只是这样堵法,车速跟步行差不多。

    虽然堵车,可他也没闲着:“我是上官博尧,博学多才的那个博,‘鸟生鱼汤’的那个尧。你叫什么?”

    “杜晓苏。”

    “这名字真不错,好听。”他还是油腔滑调开玩笑似的,“雷二这小子,每次找的女朋友名字都特好听。”

    “不是。”她的表情十分平静,“我不是他女朋友。”

    他似乎很意外,看了她一眼,才说:“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家都巴不得别人误会是他女朋友,就你急着撇清。”

    杜晓苏默不做声。

    “不过也好。”他忽然冲她笑了笑,“既然不是他女朋友,那么做我的女朋友吧。”

    杜晓苏有点反应不过来,黝黑的大眼睛里满是错愕。上官却自顾自说下去:“你看,我长得不错吧,起码比雷二帅,对不对?论到钱,别看他比我忙,可我也不见得比他穷啊。再说他多没情调的一个人,成天只知道装酷,跟他在一块儿你会闷死的……”

    这下杜晓苏真明白了,这真是个闲得无聊的公子哥,于是她说:“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谢谢你。”

    上官横了她一眼,说:“别撒谎了,你要真有男朋友,怎么会在周末的时候独自去超市,还提着两个大袋子。就算你真有男朋友,从这点来看,他就不及格,赶紧把他忘了!”

    杜晓苏有点心酸,低声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他。”自欺欺人扭过头去看车窗外。车走得慢,人行道上人很多,人人都是步履匆匆,潮水般涌动的街头,可是连个相似的身影都没有。

    “撒谎不是好习惯。”上官笑嘻嘻,“就这样吧,当我的女朋友好了。”

    “我确实有男朋友。”她终于转过脸来,眼睛微微有点发红,“我没有骗你,他的名字叫邵振嵘。”

    好一会儿他都没说话,过了好久他才说:“对不起。”

    “没什么。”杜晓苏小声地说。按了按购物袋里冒出来的长面包,她的眼睫毛很长,弯弯的像小扇子,垂下去显得更长,仿佛雾蒙蒙的隔着一层什么。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不再嘻嘻哈哈地跟她开玩笑,而她微微咬着下唇,紧紧抱着超市的购物袋。过了好久之后,她才说:“我到了,那边不好停车,就在这里放我下去吧。”

    “没事。”他径直将车开过去,大咧咧就停在禁停标志旁,问她,“是这里吗?”

    她点点头,刚推开车门,他已经下车了,抢先拿过她的两个大袋子:“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

    他坚持:“我送你!”

    他还拿着她的东西,她总不好跟他去硬抢,只好侧身在前面引路。搭电梯上了楼,穿过走廊到了门前,她说:“谢谢,我到了。”

    “我帮你提进去。”他皱着眉头看着透明的购物袋,“方便面、方便粉丝、火腿罐头、面包,你成天就吃这个啊?”

    “要上班,有时候来不及做饭。”她有点局促不安,可他跟尊铁塔似的堵在门边,她只好开门让他进去,幸好大白天的,这么一位客人,还不算别扭。

    她先给他倒了杯茶,然后把那两大袋东西放到冰箱去。他捧着茶杯跑到厨房里来,问她:“你这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

    “租的。”

    “西晒啊。”他一脑门子的汗,“你这整面墙都是烫的,不热吗?”

    今天气温太高,其实她一进门就开了空调,只不过温度还没降下去。她有点歉疚,手忙脚乱拿了遥控器,把温度又往下面调。

    空调还在“嘀嘀”地响,突然听到他说:“我给你找套房子吧。”马上又补上一句,“别误会,我有个朋友是做房地产中介的,他手头一定有合适的,还可以比市面便宜一点,你付租金给人家就行了。”

    她是惊弓之鸟,哪里还敢占这样的便宜,连忙摇头:“不用了,我住这里挺好的。我有套房子,振嵘留给我的……不过没有装修……等装修好了就可以搬了。”

    上官说:“那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当赔罪。”

    其实他又没得罪她,她只好说晚上已经约了人,他倒又笑了:“说谎真不是好习惯。我中午没吃饱,已经饿了。别客套了行不行?虽然咱们才刚认识,可是雷二的弟弟,就跟我的弟弟一样,走吧,就是吃顿饭。”

    这样含蓄地提到振嵘,但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并不可怜,她不需要人家的怜悯。他大约自悔失言:“你看,我饿得连话都不会说了。我请你吃烤肉吧,省得我一个人吃饭怪无聊的。”

    虽然是油腔滑调的公子哥,可是突然一本正经起来,倒让人不好拒绝。两个人下了楼,却正好看到交警指挥着拖车,正把他那部拉风的R8车头吊起。

    “喂喂!”他急忙冲过去,“警察同志,等一下!请等一下!”

    交警打量了他一眼:“你是车主?”指了指硕大的禁停标志,“认识这是什么吗?”

    他满头大汗:“同志,是这样的,您听我说。我跟女朋友吵架了,她下车就走了,我只好把车撂这儿去追她,好不容易把她哄得回心转意,您看,我这不是马上就回来了?”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杜晓苏,“您看看,您要把车拖走了,她一生气,又得跟我吵,我跟她还打算明天去拿结婚证,这下子全黄了。您做做好事,这可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

    警察半信半疑地看了杜晓苏一眼,又看了一脸诚恳的上官一眼,再看了看那部R8,终于取出罚单来,低头往上抄车牌:“自己去银行交两百块罚款,车就不拖了。”

    “谢谢,谢谢。”上官接过罚单,似乎发自肺腑地感叹,“您真是一个好人!”

    警察指挥拖车把车放下来,又教训上官:“就算是跟女朋友急了,也要注意遵守交通规则啊。”

    “是、是。”

    “还有小姑娘。”警察转过脸去,又教训杜晓苏,“大马路上闹什么脾气,危险得来!”

    “就是!”上官冲杜晓苏眨了眨眼睛,“走吧!咱吃烤肉去。”

    上了车杜晓苏才说:“你撒起谎来真是顺溜。”

    “开玩笑,我是上市公司董事。”他的表情很严肃很正经,“什么叫上市公司你知道吗?就是撒起弥天大谎来还面不改色那种。”

    杜晓苏终于忍不住“噗”地笑了。

    上官夸她:“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啊,你就应该多笑笑。”

    她有点怅然地又笑了笑。

    本来以为他会带自己去那种热闹非凡的巴西餐厅,谁知道他带她跑到另一个区去,找着一间小小的馆子:“告诉你,本市最好吃的烤肉,就在这儿。”

    没想到他这种公子哥还能找着这种吃饭的地方。地方狭小,桌子上还带着油腻,店里有着烟熏火燎的气息,服务员对他们爱理不理,可是烤肉好吃得不得了,他吃得满嘴油光,问她:“好吃吧?”

    她嘴里都是肉,点点头。

    他很满意她的吃相:“这就对了,吃饱了就会开心点。”

    她喝了口果汁,说:“我没有不开心。”

    “看看你,又撒谎。”他随口说,“你眼睛里全是伤心。”

    她怔了一下,才笑:“没想到你除了说谎顺溜,文艺腔也挺顺溜的。”

    “其实我是本年度最值得交往的文艺男青年。”他举起杯来,仿佛无限谦逊彬彬有礼,“谢谢。”

    她与他干杯,一口气喝下许多酸梅汁,然后踞案大嚼,吃掉更多的烤肉。

    没想到就此和上官认识了。他很闲,又很聒噪,一个星期总有两三天找不到人吃饭,尤其是周末,总是打电话给她:“出来吃饭吧,吃友。”

    于是她觉得挺奇怪的:“你不用忙生意?你们这些公子哥,应酬不都挺多的吗?”

    “我是二世祖,什么叫二世祖你知道吗?就是光花钱不挣钱那种,除了吃喝玩乐,啥事也不用干。”

    她问他:“你们家老爷子也不管你?”

    “他忙着呢,哪有工夫管我。”

    “那你不用继承家业什么的?”

    “有我大哥在,哪轮得到我继承家业啊,再说我跟他不是一个妈生的。嗨,这事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讲得清,就不告诉你了。”

    没想到如此快活的上官还有这样复杂的家世,她不由得想起TVB的豪门恩怨戏码,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于是很知趣的再不多问。

    这天他们吃的是徽州菜,整间餐厅就是一座徽州老祠堂,从徽州当地一砖一瓦拆运过来,之后再重新一一复位,木雕石雕都精美得令人叹为观止,真正的古风古韵,百年旧物,身在其间已经是一种享受,难得是菜也非常好吃。

    只是没想到会遇上林向远和蒋繁绿。

    杜晓苏远远看到蒋繁绿那妆容精致的脸就变了神色,偏偏蒋繁绿也看到了他们,竟然同林向远说了句什么,林向远朝他们看了一眼,有点无奈的样子,但还是起身,陪着蒋繁绿走过来。

    这么庞大的城市,数以千万的人口,为什么总是要遇见双方都最不愿遇见的人?

    杜晓苏拿勺子拨着碗里的鱼汤,有点恹恹地想。

    结果蒋繁绿走过来之后,只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满脸笑容地跟上官打招呼:“小叔叔。”

    她错愕地抬头看着上官,上官似乎很随意地点了点头,在外人面前他从来是这副漫不经心的派头:“你们来吃饭?”

    “是。”蒋繁绿倒像是真见了长辈,有点毕恭毕敬的样子,杜晓苏倒觉得自己真没见过世面了。

    他不向蒋繁绿介绍杜晓苏,也不向晓苏介绍蒋繁绿两口子,只对蒋繁绿说:“那吃饭去吧,不用管我。”

    倒是林向远,还看了晓苏一眼,杜晓苏只管吃自己的,根本不理会他们。

    等他们走开,上官才说:“我一远房侄女和她丈夫。”

    她情绪压根没任何变化:“你还有这么大的侄女?”

    他却有点悻悻:“我爹一把年纪了才生我,我们家亲戚又多,那些远的近的,何止侄女,连侄孙子都有了。”

    杜晓苏压根没把这次偶遇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过了几天,林向远竟然会给她打电话。

    打到她的手机上,约她出来见面。

    她推辞,可是林向远坚持:“要不你定地方吧,我只是有几句话告诉你,说完就走,不会耽搁你很久。”

    她觉得啼笑皆非:“林副总,有什么话电话里说就可以了。”

    他停了几秒钟,才说:“晓苏,对不起,我很抱歉。”

    她觉得厌烦,自己当年怎么会爱上这么个人,总是在事后道歉,却不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去承担。

    年少时果然是见识浅薄。

    她说:“如果是为上次的事,不必了。我知道你是好心想要帮助我,只不过令你太太有所误会,应该是我抱歉才对。”

    他似乎叹了口气,却说:“晓苏,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你一个人孤身在这里,一定照顾好自己。”

    她说:“谢谢。”总觉得他打电话来,不止是为这几句话。果然,他说:“晓苏,你知道上官博尧的底细吗?”

    果然。

    她在心里说,他要说他不是一个好人。

    林向远说:“他不是好人,晓苏,离他远一点,这种公子哥,沾上了就死无葬身之地。”

    她几乎冷笑:“林先生,谢谢你,谢谢你打电话来劝我迷途知返。不过我不想你太太又有什么误会,所以我们还是结束通话吧。至于我是不是跟公子哥交往,那是我的私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嗒”一声就把电话挂了,只觉得浑身恶寒,当年是如何鬼迷心窍,竟然为了这个人爱得死去活来。

    但这件事也提醒了她,在外人眼里,也许她与上官的关系已经是暧昧。所以上官再打电话来,她就不大肯出去,推说工作忙,很少再跟他去吃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邹思琦对此很赞同,她说:“那个上官一看就眼带桃花,咱们这些良家少女,惹不起躲得起。”

    杜晓苏见她挺了挺胸,忍不住笑:“还少女,马上就老了。”

    邹思琦横了她一眼:“是呀,你马上就二十四了,好老了。”

    她的眸子转瞬间黯淡下去。去年还有邵振嵘给她过生日,而今年,她已经只有她自己了。

    只不过二十四岁,却仿佛这半生已经过去。

    邹思琦说:“生日想怎么过?”

    她说:“我想回家。”

    但她没有回家,请了假订到机票,去往那陌生而熟悉的城市。

    上海不过是初秋,北国已经是深秋,路旁的树纷纷落着叶子,人行道上行人匆匆,风衣被风吹得飘扬起来。的士司机拉着她,在每一个街口问她:“往南还是往北?”

    迷宫一样的旧城区,她竟然寻到了记忆中的那条小巷。虽然只来过一次,可是看到那两扇黑漆的院门,她就知道,是在这里。

    付了车钱,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下车。

    敲门之前,她有点紧张,不知道在害怕什么。结果保姆来开门,问她找谁,她还没答话,就听到赵妈妈的声音在院子里问:“是谁呀?”

    她轻轻叫了声:“赵妈妈。”

    赵妈妈看到她,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孩子,你怎么来了?”

    她只怕自己也要哭,拼命忍住,含笑说:“我来看看您。”

    “到屋子里来,来。”赵妈妈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你这孩子,来也不说一声,我去接你,这地方可不好找。”

    “没事,我还记得路。”

    因为振嵘带她来过,所以她记得,牢牢记得,关于他的一切,她都会永远牢牢记得。

    赵妈妈拉着她的手,看到她手指上的戒指,忍不住拭了拭眼角,却还是勉强笑着端详她:“怎么又瘦了?今天你二哥正巧也回来了,赵妈妈真高兴,你还能来看我。”

    她这才看到雷宇峥。北方深秋瓦蓝瓦蓝的天空下,他站在屋檐底,秋天澄静的阳光映在他的发顶上,那光晕衬得他头发乌黑得几乎发蓝,或许因为穿了件深蓝色的毛衣,显得温文儒雅,与他平常的冷峻大相径庭。她想起振嵘来,更觉得难过。

    保姆给她倒了茶,赵妈妈把她当小孩子一般招待,不仅拿了果盘出来,还抓了一把巧克力给她:“吃啊,孩子。”

    她慢慢剥着巧克力的锡纸,放进嘴里,又甜又苦,吃不出是什么滋味。赵妈妈张罗着亲自去买菜,对他们说:“你们今天都在这儿吃饭,我去买菜,你们坐一会儿。小峥,你陪晓苏说说话。”

    絮絮的家常口气,杜晓苏只觉得感动,等赵妈妈一走,她又不知道能跟雷宇峥说什么,只是默默捧着杯子,喝茶。茉莉花茶,淡淡的一点香气,萦绕在齿颊间,若有若无。屋子里很安静,难得能听到鸽哨的声音,朝南的大窗子里可以看见院中两棵枣树,叶子已经差不多落尽了,枝头缀满了红色的小枣,掩映一院秋色。时间仿佛静止,只有檐下的阳光,暖暖的映在窗前,让人想起光阴的脚步。她想着邵振嵘小时候的样子,是不是也在北国这样的秋天里,无忧无虑地玩乐。

    “你来干什么?”他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她的遥想。她似乎被吓了一跳,有点发怔地看了他好几秒钟,才知道回答:“我就来看看赵妈妈。”

    他没再说什么,终归是不怎么待见她吧,从一开始到现在。

    但赵妈妈回来后,他又变了副模样,待她很有礼貌,似乎跟赵妈妈一样没拿她当外人,尤其是吃饭的时候。赵妈妈把炖的老母鸡的一只大腿夹给他,另一只夹给了晓苏:“你们两个都多吃点,成天忙啊忙啊,饭也不好好吃。”

    他似乎想逗赵妈妈开心,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只鸡腿啃完了,还问:“还有吗?我可以一起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