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有一些话只有听的人记得(4)

匪我思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最新章节!

    “算了吧,还拿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事来搪塞我。我又不是老太太,你那些风流账啊,用不着瞒我。上个月我朋友还看到你带一特漂亮的姑娘吃饭呢,听说还是大明星。上上个月,有人看你带一美女打网球,还有上上上个月……”

    雷宇峥面无表情地又给自己盛了一碗粥:“得了,你用这套去讹老大吧,看他怎么收拾你。”

    韦泺弦“噗哧”一笑,抱着孩子在餐桌对面坐下来:“哎,偷偷告诉你,你这钻石王老五混不成了,老太太预谋要给你相亲呢,念叨说你都这年纪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他拿着勺子舀粥的手都没停:“胡说,老太太十二岁就被公派赴美,光博士学位就拿了俩,如假包换的高级知识分子,英文德文说得比我还溜,才不会有这种封建想法。”

    韦泺弦笑盈盈地说:“那你就等着瞧吧。”然后从碟子里拿了块窝窝头给小女儿。元元拿着那窝窝头,仿佛得到了新玩具,掉来掉去地看,过了好半天,才啃了一小口:“窝窝不好吃,叔叔好吃。”

    雷宇峥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是叔叔吃窝窝,不是叔叔好吃。”

    他在家住了两天,陪着母亲散心,逗小侄女说话,陪母亲给家里种的菊花压条,倒也其乐融融。幸好邵凯旋没有真让他去相亲。彩衣娱亲承欢膝下,逗得母亲渐渐高兴起来,才回上海去。

    京沪快线随到随走,他搭早班机,上了飞机才发现旁边座位上的人是蒋繁绿。她明显也有点意外,最后笑了笑:“好久不见。”

    他点了点头,就当打过招呼了。

    因为是这条航线的常态旅客,空乘都知道他的习惯,不用嘱咐就送上当日的报纸,他道谢后接过去,一目十行浏览新闻,忽然听得蒋繁绿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杜小姐是你的朋友。”

    他淡淡地答:“她不是我朋友。”

    她“哦”了一声,笑着说:“我还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呢。”

    他没什么表情:“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没必要这样。”

    “我只是有点好奇,也没别的意思。”蒋繁绿若无其事地说,“毕竟杜小姐跟我小叔叔关系挺好的,说不定将来她还是我的长辈呢。”

    他无动于衷,把报纸翻过一页:“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变了很多。”

    蒋繁绿嫣然一笑:“难得你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

    他终于抬起头来,瞥了她一眼:“上次我向你和你先生介绍杜晓苏,不是你自以为的那个意思。”他语气温和,“我和你已经分手多年,你嫁不嫁人,或者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与我没有关系。但是,不要招惹杜晓苏,明白吗?”

    “你误会了。”蒋繁绿神色已经十分勉强,“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杜小姐……”

    他语气不可置疑,打断她:“我说过,不要招惹她。”

    蒋繁绿终于笑了一声:“以前我总觉得你是铁石心肠,没想到还是可以绕指柔。”

    “她是振嵘的女朋友。”他淡淡地说,“既然是我们雷家的人,谁要想为难她,当然要先来问过我。”

    蒋繁绿终于不再说话。

    下飞机后照例是司机和秘书来接他,公事多到冗杂,忙碌得根本没闲暇顾及任何事。到了晚上又有应酬,请客的人有求于他,所以在一间知名的新会所,除了生意场上的朋友,又邀了几位电影学院的美女来作陪。醇酒美人,例来是谈生意的好佐料,盛情难却,雷宇峥也只得打起精神来敷衍。好不容易酒过三巡,才脱身去洗手间。

    出来正洗手,忽然进来两个人,他也没在意。忽然其中一个说:“我看上官今天怕是要喝高了。”

    “哥几个都整他,能不高吗?”

    上官这个姓氏并不多,雷宇峥抬头从镜子里看,觉得说话的那个人有点眼熟,也许在应酬场面上见过几次。但那人满脸通红,酒气熏熏,压根都没注意到他。只顾大着舌头说:“对了,今天上官带来的那个姓杜的妞儿,到底是什么来头?”

    “呦,这你都不知道?上官的新女朋友,没听见她刚才说搬家,准是上官巴巴给她买了新房子。”

    “新鲜!哪个女人跟得了他十天半月的,还买房子?这不就金屋藏娇,春宵苦短了……”

    两个人哈哈地笑起来,雷宇峥把服务生递上来的毛巾撂下,随手扔了张票子当小费,转身就出了洗手间。

    晚上的风很凉,适才拗不过席间的人喝了一点红酒,此刻终于有了一点微熏的酒意,杜晓苏把头靠在车窗玻璃上,听细细的风声从耳畔掠过。

    上官一边开车一边数落:“叫你出来吃顿饭,比登天还难。这间餐厅做的橙蟹多好吃,没冤枉这一趟吧?话说你这房子终于装修好了,你得请我吃饭。到时候吃什么呢……要不咱们去岛上吃海鲜……”

    杜晓苏终于打叠起一点精神:“你怎么成天拉我吃饭?”

    “谁让你成天闷在家里,别闷出病来。”他还是那副腔调,“我这是替雷二着想,他的弟妹不就是我的弟妹?再说你还这么年轻,有时间多出来玩玩,比一个人在家待着强。”

    骤然听到雷宇峥的名字,她还是觉得有点刺耳。那天晚上恍惚的一吻,让她总有种错乱的慌乱,她本来已经竭力忘记,当做这事没有发生。他说他喝醉了,然后很快地离开,这让她松了口气,也避免了尴尬。但听到上官提到他,她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

    到了一品名城她住的楼下,他把车停下,她下车了又被他叫住:“哎,明天晚上我来接你,请你吃饭。”

    “我明天说不定要加班。”

    “大好青春,加什么班?”

    “我累了。”

    “行,行,快上去睡觉。”上官一笑,露出满口白牙,“记得梦见我!”

    有时候他就喜欢胡说八道,也许是招蜂引蝶惯了,对着谁都这一套,这男人最有做情圣的潜质。她拖着步子上楼,房子前天才装修好,今天又收拾了一整天,买家具摆家电什么的,上官又借口说乔迁之喜,拖她出去吃饭。

    她找着钥匙开门,刚刚转开门锁,忽然有一只手按在门把上。她错愕地抬起头来,高大的身影与熟悉的侧脸,走廊里的声控灯寂然灭了,他的整个人瞬息被笼在黑暗里,那样近,又那样不可触及……她只是恍惚地看着他,喃喃地说:“你回来了……”话音未落,那盏声控灯早已经重放光彩,清晰地照见他脸上的鄙夷与嫌恶,令她整个人猛然震了震。这不是邵振嵘,邵振嵘是再不会回来了,纵然她千辛万苦把房子找回来,纵然这是他与她曾经梦想过的家,但他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她怅然地看着他,看着如此相似的身影,浑不觉他整个人散发的戾气。

    他只是冷笑:“你还有脸提振嵘?”

    她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是喝过酒,而且喝的并不少,离得这样远也能闻见他身上的酒气。上次他是喝醉了,她知道,可是今天他又喝醉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仿佛是看透她的心思,他只说:“把这房子的钥匙给我。”

    她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只是本能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他嫌恶地用力一推,她几乎是跌跌撞撞退进了屋子里,外头走廊的光线投射进来,客厅里还乱七八糟放着新买的家具。看着他那样子,她不由自主又往后退了几步,差点绊在沙发上。他一步步逼近,还是那句话:“把这房子的钥匙给我。”

    “我不给。”她退无可退,腰抵在沙发扶手上,倔强地扬起脸,“这是我和振嵘的房子。”

    胸中的焦躁又狠狠地汹涌而起,他咬牙切齿:“别提振嵘,你不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语气会如此凶狠,几乎带着粉碎一切的恨意,“傍着了上官,行啊,那就把钥匙交出来。从今后你爱怎么就怎么,别再拉扯振嵘给你遮羞。”

    话说得这样尖刻,她也只是被噎了噎:“上官他就是送我回来,我又没跟他怎么样,你凭什么找我要钥匙?”

    “是吗?敢做不敢认?你怎么这么贱,离了男人就活不了?你不是成天为了振嵘要死要活的,一转眼就跟别人打情骂俏,还有脸回这房子里来……”他轻蔑地笑了笑,“振嵘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他终于逼急了她,她说:“你别用振嵘来指责我,我没有做对不起振嵘的事!我爱振嵘,我不会跟别人在一起,你也别想把钥匙拿走。”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利剑般攒到他心里,无法可抑那勃发的怒意与汹涌而起的愤恨。并不是钥匙,并不是房子,到底是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只觉得厌恶与痛恨,就像想把眼前这个人碎尸万段,只有她立时就死了才好。他伸出手猝然掐住她的脖子,她奋力挣扎,想把手里的钥匙藏到身后去。她急切的呼吸拂在他脸上,他压抑着心中最深重的厌憎,一字一句地说:“你跟谁上床我不管,但从今以后,你别再妄想拉扯振嵘当幌子。”

    她气得急了,连眼中都泛着泪光:“我没有对不起振嵘……”

    他冷笑:“要哭了是不是?这一套用得多了,就没用了。一次次在我面前演戏,演得我都信了你了。杜晓苏,你别再提振嵘。你真是……贱!”

    他的十指卡得她透不过气来,他呼吸中浓烈的酒气拂在她脸上,她听到他的骨指关节咯咯作响,他一定是真想掐死她了。这样不问情由不辨是非,就要置她于死地。许久以来积蓄的委屈与痛楚终于爆发,如果振嵘还在……如果振嵘知道,她怎么会被人这样辱骂,这样指责?他腾出一只手去折她的手臂,而她紧紧攥着钥匙,在涌出的泪水中奋力挣扎:“我就是贱又怎么样?我又没跟上官上床,我就只跟你上过床!你不就为这个恨我吗?你不就为这个讨厌我吗?那你为什么还要亲我?你喝醉了,你喝醉了为什么要亲我?”

    她的话就像是一根针,挑开他心里最不可碰触的脓疮,那里面触目惊心的脓血,是他自己都不能看的。所有的气血似乎都要从太阳穴里涌出来,血管突突地跳着,他一反手狠狠将她抡在沙发里,她额头正好抵在扶手上,撞得她头晕眼花,半晌挣扎着想起来,他已经把钥匙夺走了。

    她扑上去想抢回钥匙,被他狠狠一推又跌倒回沙发里,她的嘴唇哆嗦着——他知道她要说什么,他知道她又会说出谁的名字,他凶猛而厌憎地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再发出任何声音,硬生生撬开她的唇,像是要把所有的痛恨都堵回去。

    她像只小兽,绝望般呜咽,却不能发出完整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想将身下的这个人碎成齑粉,然后锉骨扬灰。只有她不在这世上了,他才可以安宁,只有她立时死了,他才可以安宁……这样痛……原来这样痛……原来她咬得他有这样痛。有血的腥气渗入齿间,但他就是不松开。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乱地抓挠,徒劳地想要反抗什么,但终究枉然。单薄的衣物阻止不了他激烈的撕扯,她只觉得自己也被他狠狠撕裂开来,成串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下去,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没有声音,没有光,屋子里一片黑暗,她还在喘息中呜咽,只是再无力反抗什么。隔了这么久,他发现自己竟然还记得,还记得她如初的每一分美好,然后贪婪地想要重温。就像是被卷入湍流的小舟,跌跌撞撞向着岩石碰去,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片甲不留……时间仿佛是一条湍急的河,将一切都卷夹在其中。没有得到,没有失去,只有紧紧的拥有……心底渴望的焦躁终于被反反复复的温柔包容,他几乎满足地想要叹一口气,可是却贪婪地索取着更多……

    那是世上最美的星光,碎在了恍惚的尽头,再没有迷离的方向。在最最失控的那一刹那,他几乎有一种眩晕的虚幻,仿佛连整个人都被投入未明的世界,带走一切的力量与感知,只余了空荡荡的失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渐渐清醒过来,并没有看她。她大约是在哭,或者并没有哭,隔很久才抽噎一下,像是小孩子哭得闭住了气,再缓不过来。

    最后穿衣服的时候触到硬硬的东西,是钱夹,他就拿出来,里面大概有两千多现金,他全扔在了沙发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东西,原来是从杜晓苏手里抢过来的钥匙。他看着这串钥匙,猛然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渐渐有冷汗从背心渗出……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为了钥匙,根本就不是,一切都是借口,荒谬可笑的借口。

    他抬起眼睛,手上还有她抓出的血痕,她一直在流泪,而他从头到尾狠狠用唇堵着她的嘴。他知道如果可以说话,她要说什么,他知道如果她能发出声音,她就会呼叫谁的名字。所以他恨透了她,有多痛,他有多痛就要让她有多痛。他拼尽了全部力气,却做了这世上最龌龊的事,用了最卑劣的方式。如果说这世上还有公正的刑罚,那么他是唯一该死的人。

    她本来伏在那里一动不动,突然间把那些钱全抓起来,狠狠向他脸上砸去。他没有躲闪,钞票像雪花一样洒落。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只是想要羞辱自己。而黑暗里她的眼睛盈盈地发着光,像是怒极了的兽,绝望而凄凉。她慢慢地把衣服穿起来,他没有动,就远远站在那里。谁知她穿好了衣服,竟然像支小箭,飞快地冲出了门。

    他追出去,被她抢先关上了电梯,他一路从楼梯追下去,却堪堪迟了一步,看着她冲出大堂。她跑得又急又快,就像拼尽了全力。他竟然追不上她,或者,他一直不敢追上她。他不知道她想去哪里,直到出了小区大门,她笔直地朝前冲去,仿佛早就已经有了目标,就朝着车流滚滚的主干道冲过去,他才知道她竟然是这样的打算。他拼尽全力终于追上她,拽住了她的手,她拼命挣扎,仍往前踉跄了好几步。他死也不放手,将她往回拖,她狠狠咬着他的手,痛极了他也不放。不过区区两三秒的事情,雪亮的灯光已然刺眼地袭来,他连眼睛都睁不开,耀眼的光线中只能看见她苍白而绝望的脸孔,他狠狠用力将她推开。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却避不开那声轰然巨响。远处响起此起彼伏的刹车的声音,车流终于暂时有了停顿,如激流溅上了岩石,不得不绕出湍急的涡旋。她的手肘在地上擦伤了,火辣辣的疼,回过头去只见血蜿蜒地弥漫开来。

    司机已经下车来,连声音都在发抖,过了好一会儿才哆哆嗦嗦打电话报警。周围的人都下车来,有人胆小捂着眼睛不敢看,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救护车的声音也由远及近。

    嘈杂的急诊部,嗡嗡的声音钻入耳中,就像很远的地方有人在说话。

    “血压80/40,心率72。”

    “脑后有明显外伤。”

    “第六、第七根肋骨骨折。”

    “血压80/20,心率下降……”

    “CT片子出来了,颅内有出血。”

    “脾脏破裂。”

    “腹腔有大量积血……”

    仪器突兀而短促地发出蜂鸣:“嘀——”

    “心跳骤停!”

    “电击!”

    “200J!”

    “离开!”

    “未见复苏!”

    “再试一次电击除颤!”

    ……

    “小姐,你是不是病人家属?这是手术同意书和病危通知单,麻烦你签字。”

    “现在情况紧急,如果你觉得无法签字,可否联络他的其他家人?”

    “这是病人的手机,你看看哪个号码是他家人的?”

    杜晓苏终于接过了手机。她的手腕上还有血迹,在死神骤然袭来的刹那,他推开了她,自己却被撞倒。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机械而麻木地调出那部手机的通讯录。第一个就是邵振嵘,她的手指微微发抖,下一个名字是雷宇涛,她按下拨出键。

    雷宇涛在天亮之前赶到了医院。她不知道他是用的什么方法,虽然隔着一千多公里,但他来得非常快。他到的时候手术还没有结束,肇事司机和她一起坐在长椅上等待,两个人都像是木偶一样,脸色苍白,没有半分血色。

    陪着雷宇涛一起来的还有几位外科权威。其实手术室里正在主刀的也是本市颇有声誉的外科一把刀,想必雷宇涛一接到电话,就辗转安排那位一把刀赶来医院了。这还是杜晓苏第一次见到雷宇涛,不过三十出头,却十分镇定,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