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舞动古代娱乐圈 > 第2章 大型撞人翻车现场

第2章 大型撞人翻车现场

作者:天际驱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寻唐猛卒最后的三国2:兴魏天唐锦绣数风流人物唐残穿越成反派要如何活命明天下梦回大明春最后的超级战士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者:天际驱驰

    安然一直趴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觉得背上臀上腿上的伤疼得一阵阵头脑发晕,完全仰不起脖子来瞧人,而且眼睛瞧出去血雾朦朦的一片,只看得清近处一些晃来晃去的影子,这时,安然才觉得自己早就哭得一抽一抽的,可是,安然不记得自己哭过。

    老爷前脚刚走,纷乱的脚步声紧跟着再次响起,一路走了进来,接着便有个苍老的女人声音,哭号了起来:“然姐儿啊然姐儿,你再不好,再顽劣,你……家老爷怎就下得去这手?!我通共就这么一个外孙儿,不好好养着,一点不让我省心!哎哟哟,伤得这么重,还不得把人疼死呀,快请大夫,快请大夫!”

    安然一听这个桂太君的声音,不禁又是一惊,这位桂太君的声音怎么跟他家外婆那么像啊?他家外婆倒也姓桂,只是外婆身体不好,早几年就行走不得了,长年坐在轮椅上,绝不能象这老女人一般自己走进来!所以,这老女人应该不是他的外婆!

    只一会儿功夫,安然就听见了好几个酷似自己亲人的声音,可是,这些声音分明不属于自己的家人。自己不过被李子实拍晕了一下下,怎么醒过来的形势完全是他不能理解的?安然不禁产生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人生疑问。

    正在安然满头黑线之时,隐约看见血雾朦朦中,有人走近了自己眼前,那人伸手挖出了自己嘴里堵着的手巾。安然大舒一口气,看见那人的脸在他眼前渐渐放大,凑得近了,透过血雾,他看清楚了那张脸,那是张肖似纪蕴的面容,安然想不到少年不但声音酷似少年时的纪蕴,连模样也长得肖似少年时的纪蕴。

    少年凑脸过来,抬手拿自己的巾子仔细地拭去安然脸上痛出来的冷汗,温柔地安慰道:“莫怕,没事儿了。”尽管安然知道少年不是纪蕴,尽管安然的年龄比少年大,但是安然还是感觉到一股温暖之意,直达心底。

    这是安然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第一张脸——酷肖少年纪蕴的脸。

    安然尚在懵圈中,便听见那老太太没哭几下就呛咳了起来,跟着老太太来的人七手八脚给老太太抹胸捶背,又轻声安慰她:“太君且放宽心,五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应该没事的……”

    老太太一来,先前那个女人哭得更加委屈,但压低了声音道:“母亲啊……他、他就是……有意绝我,才对然姐儿下这么狠的手……呜呜。”

    老太太一边哭,一边数落女儿道:“你啊,都是你当年任性惹的事,你说说……你说说……只可怜了我的然姐儿,不受父亲待见就罢了,还被打成这样!他这么小个人儿,才刚十岁,哪经得住家法?打了睿王府小世子又如何?你家老爷不敢出面跟睿王争执理论,可他不是咱们方家的女婿么,难道然姐儿出了事,咱们方家不替然姐儿出头?这就急吼吼的责罚然姐儿,以为就能给睿王府交待了?这事儿就能揭过去了?……”

    老太太嘴碎,一念叨起来就没完,正在这时,有人来通报:“大夫来了,就快到了。”

    女人赶紧收了泪,吩咐道:“女眷回避,叫然姐儿跟前的小厮和长随来伺候着。”又道:“太君,我先扶你去后堂休息罢。”

    老太太又哭又叹道:“玉娘,我苦命的儿……”

    随后,安然又听见屋子里一阵纷乱的脚步声远去了,想是人都走了。安然虽然搞不清状况,但也知道事态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心下一松,又感觉身上痛楚难当,脑袋肿胀欲裂,顿时就放心地晕了过去。

    但是,安然晕得并不实在,他惊异地觉得在他的脑海里似乎多出了一个十岁孩童的记忆,那孩子的记忆便像走马灯一般一幕幕在安然的脑海,以一个十岁孩童的视角不断闪现。

    这个视角把这个孩子短暂的一生,详细地展现在安然眼前,同时,安然的心里还能感受到这个孩子在经历这些事件时的情绪。安然不由得被这个孩子纯真无邪的感情所感动,喜他所喜,悲他所悲,最后,痛他所痛,哀伤他的哀伤。

    这孩童的记忆展现得极快,安然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他也了解了这个孩子的一切,等到孩子的记忆忽然一黑一暗,安然只觉得剧痛复又从身上袭来,像要撕裂了他一般,但他的头脑却无比清醒清明,孩子最后的情绪是痛苦和悲伤的,是对母亲深深的担忧和对父亲深深的绝望。

    安然人虽清醒着,却没有动,其实,他的头脑里还是一团浆糊,完全找不着北:他怎么能够用小孩童的视角去看世界?他跟小孩童是什么关系?

    小孩童的记忆已经“放映”完了许久,安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在跟李子实的搏斗中,大约被李子实的一硬物拍得魂飞天外,然后进入到了这个正在挨家法撑不住了的小孩童身上!

    他是穿越了吗?

    刚才忽然间头胀欲裂,后来晕迷中又看到许多画面和情节,想必是在接收原主的记忆。

    安然想:他应该坦白地告诉那些人,他不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已经死了,他是一缕从遥远时空穿越过来,占据了他们孩子身体的记忆或神识或灵魂之类的玄之又玄的不明物质。

    安然一辈子过得非常单纯,一直都在安妈妈的庇护下,四岁习舞,七岁进入专业舞蹈学校,十岁退学,其后就是安妈妈请各种私教在家里教育他,安然少于接触社会和人群,也少于交往同龄的朋友,使得他的社会阅历和社会经验十分缺乏,把安然养得心思清澈明净,心地单纯赤诚的同时,也把安然养得不懂人情世故,不擅交际应酬。遇上穿越这么神奇的事,安然没觉得太震惊,也没有多想,只是他有些懵了,不知所措。

    安然轻而易举就决定坦白真相,只是遵循了坦诚做人的基本原则罢了,这是他接受的教养。

    可是,坦白完了之后呢?

    安然完全没想过坦白完了之后的事,他向来不是深谋远虑之人。他这辈子的大事小事琐事都有安妈妈操心,活得非常率性随意,只是安妈妈不幸车祸身亡,他的人生轨迹才发生了偏移,如果有安妈妈在,绝对不会发生李子实企图潜规则他的事件。

    哎,屁股好痛,脑袋好胀,安然决定坦白后,就只想好好睡过去,睡着了就感觉不到疼痛和肿胀了。

    安然不想多想,只想多睡,可他怎么也睡不踏实,脑海里总是闪现着小孩童的记忆片断,由不得安然不多想。原主的记忆不断在安然脑海里重复闪现,安然不知不觉就把原主的记忆转化成了自己的记忆,他这一转化,惊讶地发现:他跟这孩童虽然处于不同的时代,但他们的身世,亲属,姓名,人际关系等等,都惊人的相似!

    小孩童生活的地方叫大渊洲,大渊洲极其广阔浩渺,大渊洲里有许多国家,整个大渊洲还没有发展出什么科学技术,还处于生活靠渔猎耕牧,打仗靠刀枪剑戟的落后状态。小孩童所在的国家叫华国,位于大渊洲东南方。华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悠久文明的国家,华国当前的国号叫“唐”,唐朝的皇帝姓李,目前熙宗皇帝在位,年号:元和。此时正是元和六年九月中旬。

    小孩童姓安,也叫安然,才刚十岁。

    安然接收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心头大大松了口气:十岁的小孩子被大人们围观光屁股光大腿,似乎没什么好羞耻的。

    小安然的父亲跟自己的父亲同名,都叫安凌墨。安然的父亲是政府官员,主管安保事务;小安然的父亲任兵部司城主事,从五品。安家一脉也是人丁不兴,在林州老家已经没有什么直系亲眷,只得几个极疏远的隔房兄弟。

    小安然的母亲也跟自己的母亲同名同姓,叫方玉流,出身方阁老方家。其时,方阁老方鸿信已经七十有一,致仕在家。方玉流是方鸿信发妻桂氏所生,在方家子辈中排行最小。刚才匆匆赶来的“桂太君”指的就是方鸿信之发妻桂氏。

    ……

    小安然的人际关系,大多数都跟自己的人际关系同名同姓,还不算惊奇,最让安然惊奇的是:这些同名同姓的人,还同音同貌!同音同貌同得至少在八分以上!多人撞脸撞姓名撞声音撞人际关系……整个一大型撞人事故翻车现场。

    安然心头惊异得挢舌难下,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他听见女人和老爷的声音便觉得他们像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桂太君和少年纪蕴。

    安然闭着眼,还没把小安然的情况整理清楚,还没从惊讶的情绪中缓过劲来,就听见小丫头在门外喘着气禀告道:“凝姐姐,太君和太太看望五姑娘来了,一会就要到了。”那边主子们一动身,便有小丫头赶在前面来通传,这是主子们的排场,同时也给了下人们准备的时间。

    安然听了,心下一跳,只觉得那桂太君和方太太来得太快了,他暗暗给自己打气:见着她们,他就把真相坦白出来,别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