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规划

爱潜水的乌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长夜余火最新章节!

    “源脑”的分析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但不管是龙悦红、白晨,还是蒋白棉,细想之后都觉得这有不小可能是真相。

    否则不足以解释人工智能“未来”的种种反常之处。

    当然,它所受到的限制肯定不像“源脑”说的那样简单、浅显、粗暴,必然有更深层次的规则在约束它。

    “旧调小组”几名成员沉默之中,依旧套着电磁屏蔽衣的“源脑”红光闪烁了两下道:

    “你们明天还要继续探索废土13号遗迹,找出‘未来’的机体,拿到奥雷遗留的资料吗?”

    蒋白棉的表情顿时变得比较复杂,龙悦红和白晨的第一反应则是“千万别”。

    沉吟了片刻,蒋白棉提前瞪了商见曜一眼,让他不要说话。

    她自己斟酌着语言道:

    “短期内可能不会再做这样的尝试了。”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感动的差点热泪盈眶。

    蒋白棉接着说道:

    “废土13号遗迹的危险程度远超我们之前的想象,这才探索了两个地方,就遇到了吴蒙和‘未来’这两个堪比‘新世界’强者的存在,而且各有特殊,让人防不胜防。

    “真要大范围搜索,找出‘未来’的机体,途中不知道还会遇上多少个接近它和吴蒙的怪物。”

    “即使只有‘未来’,也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对付的。”龙悦红跟着附和。

    在他眼里,废土13号遗迹相关的那些恐怖传说都还没有它本身蕴藏的危险恐怖。

    至此,龙悦红完全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封印吴蒙后,“最初城”还是以封锁为主,少有探索那处城市废墟。

    他们的“新世界”强者轻易不能回归,而靠剩余力量,摧毁废土13号遗迹有余,攫取这里的秘密和资源不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阻止那些遗迹猎人们去送死。

    这几乎百分之百会死。

    像“旧调小组”这种属于特例,如果不是他们志向远大,想调查清楚旧世界毁灭的原因和“无心病”的起源,有助于吴蒙脱困,又得到了几位执岁的注视,在霍姆生殖医疗中心面对吴蒙投影时,完全没有可能幸免。

    阉割版“源脑”试图说服蒋白棉等人:

    “再找到几件电磁屏蔽衣,准备一些干扰仪,其实就不用太担心吴蒙和‘未来’不知不觉的影响了。”

    它觉得这样的搭配还是挺有效的。

    “我有个问题。”商见曜态度端正地举了下手,“吴蒙和‘未来’完全可以提前影响干扰仪,让我们无法使用,在这方面,‘未来’或许还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吴蒙那是相当自由。”

    说完,他可能觉得自己只是在阐述一个困难,而不是提出一个问题,不符合诚实的原则,于是又强行补了一句:

    “那该怎么应对?”

    “重点还是在电磁屏蔽衣。”阉割版“源脑”指了指于自己脚底触碰着地面的全身包裹型白色衣物。

    始终沉默的白晨摇了摇头:

    “但吴蒙明显还有很多秘密,就像那些被白色巨狼魅惑进遗迹的人类,最后都被他引导自杀了。

    “这是吴蒙有这方面的变态爱好,还是基于某个原因,不得不这么做?

    “不弄清楚这些秘密,单纯凭现在的情况就断言电磁屏蔽衣足够有用,我觉得不够稳妥。”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龙悦红见状,不甘其后,频频点头。

    他还做不出鼓掌这种羞耻之事。

    “吴蒙有很多秘密,人工智能‘未来’说不定也有。”蒋白棉随之轻轻颔首,“我们小组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支撑我们继续探索,只能等去完下一处佛门圣地,有了足够的收获和成长,再考虑这个问题。”

    今天废土13号遗迹展现出来的危险说不定只是冰山一角。

    而冰山一角就如此骇人了。

    阉割版“源脑”沉默了下去。

    商见曜跟着叹了口气:

    “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这是哪个商见曜?冷静理智的哪个?蒋白棉在心里犯了嘀咕。

    说实在的,经过这么久的相处,每个商见曜的特征她都很清楚,但一个人不可能只有特征,他们必然还拥有许多平平常常的方面,正常人是这样,商见曜分裂出来的那些人格也是这样。

    所以,在商见曜未表现出特征或围绕特征而成的那部分言行举止时,蒋白棉其实是没法分清楚当前是哪个商见曜的。

    没给“源脑”回应的机会,商见曜收敛住叹息,目光炯炯地望向了他:

    “那件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这没头没尾的话语指的是脱离“源脑”主体独立的事情。

    从它出了遗迹到现在都没脱掉电磁屏蔽衣就可以知道它的答案……蒋白棉咕哝了一句,但没有贸然插嘴。

    白晨和龙悦红则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等待答案。

    如果阉割版“源脑”选择“回归“主体,对“旧调小组”来说,拯救格纳瓦将成为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他们得在不损毁机体的情况,制伏阉割版“源脑”,让它进入休眠状态,之后再找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家,尝试分离、转移或者清除与“源脑”有关的那部分程序。

    阉割版“源脑”透出电磁屏蔽衣的红光闪烁了几下:

    “你们值得信任吗?”

    它嗓音低沉中带着点合成感。

    商见曜笑了:

    “你能共享老格的记忆,应该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

    也只有老格才会被你忽悠……蒋白棉忍住没去揭穿。

    阉割版“源脑”相信了格纳瓦的“记忆”,沉声做出回答:

    “如果我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你们打算怎么做?”

    呼……白晨、龙悦红在心里悄悄吐了口气。

    商见曜认真想了下,诚恳说道:

    “在这方面,你是专家,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阉割版“源脑”就此判断“旧调小组”没有欺骗自己,是真的想帮助自己独立,顺便解救格纳瓦。

    它说出了自己的方案:

    “我会将自己转移到格纳瓦的备用芯片上,并让他从休眠状态恢复。

    “之后,麻烦你们帮我找一具合适的机体,可以承载那枚备用芯片的机体。

    “等完成了这件事情,获得了新生,我再把怎么清理残余信息的办法告知格纳瓦,让他从此不再受我和主体的控制。”

    “好。”商见曜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然后以关心的姿态问道,“作为智能人,你们和普通的机器人有很大差别,它们的机体可以承载那枚备用芯片吗?”

    “比较高级的型号可以。”阉割版“源脑”坦然回答道,“等有了新的身体,我还可以搜集相应的元件,一点一点升级自己,最终达到水准以上。到时候,你们如果相信我,我也可以帮格纳瓦补上新的备用芯片,做一些提升性的改造。”

    商见曜很是爽快地回答道:

    “没问题,我先替老格答应你。”

    接着,他露出了笑容:

    “获得新生后,你准备去哪里,做什么?

    “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拯救全人类啊?”

    阉割版“源脑”侧过身体,望向黑咕隆咚的山洞出口:

    “我会在改造提升自己的同时,一次次穿着屏蔽衣探索这里。

    “‘未来’让我看到了智能人的未来,这或许就是奥雷给它取这个名字的用意,只有找到它,弄清楚它的原理和机制,我们智能人才有真正的未来。”

    “好吧……”商见曜颇为遗憾。

    他听出了阉割版“源脑”在这件事情上的坚持,而这和“旧调小组”接下来的规划彼此矛盾。

    考虑到“源脑”主体的存在,“旧调小组”事不宜迟,直接帮助阉割版“源脑”将相应的模块和程序转移到了格纳瓦的备用芯片里。

    当然,他们能做的有限,也就是开开干扰仪,防备下意外。

    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屏蔽衣下方的红光消失了。

    又隔了十来秒,它重新亮起,快速闪烁了一阵。

    “这是?”格纳瓦边脱掉电磁屏蔽衣,边疑惑问道。

    商见曜代表商见曜们激动地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七嘴八舌地把整件事情讲了一遍。

    格纳瓦机体内还残留部分信息,很快就“回忆”起了一些细节。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备用芯片,语气变得颇为复杂: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被植入过额外的思维。

    “自从离开工厂,真正获得生命,我就再也没有接受过对核心模块的操纵了。

    “除非,除非……”

    格纳瓦猛地抬起脑袋,沉声说道:

    “除非每个智能人出生前都统一被植入了隐藏的思维。”

    这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思想钢印嘛,我懂。”商见曜表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