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幕后大佬王守哲

傲无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

    ……

    在这一瞬间,王宁晞甚至有一种已经天下无敌的感觉。

    不过,这很明显是一种错觉。他的实力也就是恢复到了炼气境巅峰,两年前他灵台境失败前的状态。

    王守哲感觉了一下他的状态,神色有些疑惑:“宁晞,适才你水火相融之时,血脉是否再度觉醒了一层?”

    “回老祖爷爷,感觉好像是新觉醒了一层血脉。只是这段时间经脉寸断,气海爆掉的次数太多,身体都有些麻木了,也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王宁晞表情纠结,自己也有些不敢确定的样子。

    王守哲嘴角一抽。

    经脉断的都麻木了,估计全世界也就他这一例。

    不过,这过程虽然痛苦,但好处也不言而喻。经脉和气海的一次又一次修复,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也更加坚韧,这势必会在将来给他带来巨大的优势。

    王守哲对宁晞的资质变化十分感兴趣,拉着他就往外走:“走,去测灵台测试一下。”

    曾几何时,王氏建造一座测灵台都是伤筋动骨。然而发展到现在,光是在王氏主宅范围之内,就有三座测灵台。

    其中还有一座是高阶测灵台,可以分辨出天骄,大天骄,以及绝世天骄的不同。

    其余人对此也颇有兴趣,见他们要去测灵台,就跟着一起过去凑凑热闹。

    随着测灵台阵法的启动,王宁晞的测试结果瞬间就出来了。

    他的血脉觉醒程度,已经达到第四重丙等中段的模样。

    第四重血脉俗称“灵体”,若是一个天人境或是紫府境的玄武修士拥有灵体,那自然是一点都不稀奇。

    可王宁晞不过才炼气境巅峰,尚未因为晋升修为而提升过血脉。这便是传说中的“先天灵体”,俗称“绝世天骄”。

    “果不其然。”王守哲欣慰地点头道,“宁晞这是否极泰来,大灾之后必有大福啊。”

    一旁的隆昌大帝看得眼睛都直了,脸上满满的都是羡慕嫉妒恨。

    王宁晞这小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想当初他的资质虽然也极其出众,不到十四岁就达到了突破灵台境的门槛,资质更是达到了大天骄乙等,但真论起来其实跟安业小时候差不多。想当初他爆体时,还是他隆昌大帝出手,替他封印住了力量。

    却不曾想,就这么一个废材小子,几经波折之后,竟然成为了绝世天骄,当真是一个有大气运的臭小子。

    懊悔啊~

    早知道王宁晞这小子可以变成绝世,不管怎么说,也要从皇室里给他找一个老婆。如今倒好,白白便宜了上官氏。

    在场另一个心情复杂的人,自然就是宁晞的老爹王安信了。

    儿子成绝世他当然是高兴的,只是一想到自己还只是普通大天骄,他心头就满满的都是挫败感。

    哎~他给太爷爷丢脸了。

    “多谢老祖爷爷、大帝爷爷,太姑奶奶,七伯父……”王宁晞强自按捺住心头的火热,风度翩翩地将长辈们都感谢了一遍。

    的确也是。

    若是没有家族长辈们多年来苦心经营出的人脉和地位,以及这两年来四处替他寻求治疗办法的辛苦付出,他王宁晞少不了就要背负一辈子的废材之名,然后郁郁寡欢一世。

    这就是生长在一个强大家族中的好处了。

    至于像小抄本里那位闹仙朝的废材少爷一般,一路凭着奇遇不断逆袭,看的时候很爽,可实际上可行性极低。

    “都是一家人,彼此帮衬乃是理所应当。”王守哲浑不在意,挥手说道,“既然你的问题解决了,那就爱干嘛干嘛去,多琢磨琢磨自己功法的问题。毕竟你这条道儿,可没人走过。”

    “是,老祖爷爷。”

    王宁晞恭敬地行礼后退下。

    王宁晞虽然是天才,但是家族中天才多了去。何况,要等到他成长起来,最少也得一两百年。哪能真的指望他去废材逆袭,挑起家族重担啊?

    作为十六岁的少年,他如今唯一的任务就是在家族的庇护下好好修炼。起码也得等他修炼到了天人境或者紫府境,才有资格和安业一样正式参与进家族的核心事务之中。

    如今这世道可不算太平。

    南秦和西晋正在磨刀霍霍,随时会向大乾发动进攻,而藏身在幕后的真魔殿大佬,也是大乾和王氏的安全隐患。

    以王守哲的想法,当然是希望能太太平平的先发展数千年再说,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当你一门心思发展时,总会有一些牛鬼蛇神跳出来,争先恐后地给你制造障碍和麻烦。

    不多会儿。

    就在王守哲的小院儿内,开启了一次小小的家庭会议。

    “安业,从血色黎明圣殿拆回来的传送阵,研究得如何了?”王守哲问道。

    “太爷爷,我师尊说了,这是一座单向,多空间锚点的小型传送阵,需要安装上品灵石来驱动,每次传送最远距离不得超过一万里。”王安业解释道,“根据传送阵的规格,最多应该可以设置五个固定的空间锚点。”

    “这传送阵保存得不错,只有一些小毛病,师尊说他只要花些功夫就能修缮妥当。”

    “如此甚好。”王守哲满意地点点头,“如今咱们王氏的地盘越来越大,有这么一个传送阵的话,就可让坐镇主宅的高手迅速支援各地,也能让我们家族的防御系统变得更加灵活机动。”

    王氏自从开展拓荒计划以来,就一直在向东南方向拓展,最远的拓荒点已经到了数千里外了。而开荒的熟地,也到了方圆千里之外。

    哪怕不算和元水青龙合作开荒的南荒古泽以及青萝卫,王氏在长宁卫以东南,真正控制的土地已经将近十万平方公里了。

    而因为某个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地方的防御和守卫一直都是重中之重,基本上可以保证开荒到哪里,防御系统就布置到哪里。

    这也是王氏如今即便已经有了几百号族人,却依旧缺人手的主要原因。

    “小雪,王氏现在有多少良田了?”隆昌大帝酸溜溜地问道,“不知不觉,王氏的地盘又大了好多,我怎么觉着这好像比我知道的要多啊~”

    “这位大帝陛下,我们王氏的田产每年都按章纳税的。”器灵小雪的形象翩然出现,气呼呼地叉腰瞪着隆昌大帝,“这些数据在官府都是登记造册过的。”

    “王氏私有农庄的良田总数量,已经达到1915万亩,下品灵田79万亩,中品灵田12万亩,上品灵田18000亩,极品灵田3600亩,圣品灵田400亩,仙品灵田20亩。”

    隆昌大帝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就说嘛~王氏的地盘大得有点不像话。

    没想到王氏兢兢业业开荒这么多年,所拥有的良田数量竟然已经达到如此规模了。这才不到两百年吧?

    要一直按这速度下去,千年之后王氏的地盘得扩张成什么样?

    更何况,王氏土地上都是种的优质粮种,现在有不小部分开始出口仙朝了。

    “守哲啊,朕觉得你这土大帝当着也不过瘾,不如朕去仙朝游走一番,帮你申请枚建国令。”隆昌大帝酸溜溜地说道,“等你王氏地盘再大一些,索性就建个国,与我大乾结个盟,共同进退不是很香么?”

    又酸了。

    王守哲淡淡地瞟了隆昌大帝一眼:“陛下,开着会呢,莫要捣乱。您要是在没啥事干,就出门遛个弯儿去。”

    “哼!”隆昌大帝别过头去,王守哲这混账小子,越来越不将他这个大帝放在眼里了,若非看在若蓝和仙儿的份上,哼哼……朕早就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大帝之怒了。

    “下一个小议题,此番我们与仙朝姚氏达成一系列的合作,需要尽快推出新一代的粮种。我们要争取在十年之内,全国三成良田和下品灵田种植新粮种,在仙朝粮种市场上分一杯羹。”

    “战争最消耗钱财,如今大乾还是太穷,咱们首先目标还是要让大乾富裕起来。”

    “这一点,圣地那边和帝子安都会参与计划。”

    “再下一个小议题,为了应对接下来国战以及分担对抗域外妖魔的责任,咱们王氏要在家将族兵的基础上建立一支真正的族军,安业,此事交给你筹办。”

    “再下一个话题,血尊者遗迹诱饵已经放出去一段时间了,真魔殿那几位必然开始坐立不安。派人通知室昭和帝子安,一切按照计划行事,让咱们大乾军队不可妄加行动。”

    王守哲说是小会议,可一个个的话题,都是如此之巨大,涉及到国政、外贸、国战。

    这让隆昌大帝不由得又是翻了个白眼,王守哲这破院子,感觉好似内阁和拙政殿的结合体啊?举国上下的大事儿,仿佛全是他在幕后操控。

    ……

    同一时间段。

    南秦。

    从地理方位上来讲,南秦国位于大乾西南方,其东北部有些位置与大乾接壤,但剩下的大多数地方,却被一片巨大的内海和安江段相阻隔,

    跟大乾复杂多变的气候环境比起来,南秦的地理环境相对要简单的多,却也恶劣得多。这地方不仅常年少雨,植被稀疏,灵脉贫瘠,矿藏储量更是十分稀少,不管是发展种植业,还是发展工业,都十分困难。

    唯一能算得上优势的,大概也就只剩下数量还算不少的人口了。

    也是正是因此,南秦才对土地肥沃,矿藏储量丰富的大乾土地觊觎多年。

    南秦中央偏北的方向,有一座占地面积极其广袤的巨城,名为“毕方城”。

    它不仅是南秦境内的第一大城,同时也是南秦的国都。

    它所在的位置,乃是整个南秦火系灵脉最密集的区域,算是整个南秦矿藏相对最丰富,物产也最多的地域,同时,它也是整个南秦最繁荣的地方。

    落日时分,毕方城巍峨雄伟的城墙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之中,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晕,看起来美不胜收。

    就连那城墙上斑驳的痕迹,在这余晖的晕染下也仿佛少了几分肃杀,多了几分温柔。

    城门外。

    从京城往东北方向的官道上,一辆辆用灵牛拉着的巨大厢车正排着队伍,沐浴着夕阳往远方渐行渐远。

    这些厢车上装的是一具具镌刻有铭文的黑色“尸棺”,尸棺里装着炼制好的尸傀,只等战事一起,便可以成批成批地启封。

    而另一边,从京城往西北方向的官道上,除了三三两两的行人之外,还有一大群衣衫褴褛的奴人正沿着路边缓缓行走。

    他们的手腕上都系着绳索,身上的衣服也就勉强能挡住重要部位,裸露出的部分伤痕累累,相当一部分人瘦得人都脱形了。仔细看去,那蜡黄的发质,干裂发白的嘴唇,麻木的眼神,无一不在表明着他们糟糕的身体状况。

    人群边缘,骑着犀角灵蜥,穿着华美贵族服饰的青年正挥舞着鞭子,一边大声吆喝着,一边驱赶着奴隶们向前。

    炎炎烈日下,所有人身上都汗水淋漓,就连那贵族青年也是一样。

    他必须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将这一批奴隶驱赶到指定的地点,和其他奴隶一起交给阴煞宗派来接洽的弟子。

    万一办事不利,延误了时辰,就连他自己都要跟着倒大霉,轻则被责打一顿,重则身份遭贬,沦落为和眼前这些人一样毫无地位的奴人。

    因此,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高亢的龙吟声。

    龙吟声中,一辆由黑色魔龙拉着的华丽飞辇出现在了远方天际,沐浴着炽热的阳光朝这边飞驰而来。

    巨大的黑龙遮天蔽日,狂暴凶悍的龙威肆无忌惮地在天地间肆意纵横,席卷的龙威卷起了奔腾的狂风,整个天地都随着这一架飞辇的出现而骤然失色。

    威势滔天,摄人心魄。

    “是贵人的飞辇!”

    贵族青年大惊失色,立刻连滚带爬地从犀角灵蜥背上爬了下来,趴伏在地,连一动都不敢动。

    旁边的行人也是吓得不轻,纷纷趴伏在地,不敢有丝毫妄动。

    那些奴人更是早已被吓得屁滚尿流,瘫软在地。

    南秦社会等级森严。作为南秦国阶级最底层的奴人,生来便是贵族的附属品,做的是最苦最累的活,所得的食物仅能勉强维持不死,战时最先被推出去炼制成尸傀的也是他们。

    这样的他们,自然接触不到真正的强者,又哪里见过如此阵仗?

    此刻,没吓得直接晕过去,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好的了。

    普通人哪怕目光浅薄,看不清深浅,也不知这飞辇中乘坐的是何等人物,却也知道这黑龙飞辇绝非一般人有资格坐的。

    而这飞辇的主人,也的确不是一般人物。

    这时候。

    飞辇之中,一位赤发雪肤,妖娆妩媚的红衣女子正侧躺在榻上,手里拿着一块正散发着光芒的玉符。

    这女子,自然便是阴蛇魔姬。

    她虽然只是懒洋洋地侧躺着,属于凌虚境强者的威势却在宽敞的车厢中肆意蔓延着。

    在这威势下,跪坐在她旁边,正给她敲腿的白衣女子动作愈发小心翼翼,既不敢太轻,也不敢太重,那眼神中的敬畏一目了然。

    “想不到,赤媚手底下倒也不全是废物。”阴蛇魔姬用指尖捻着玉符,反复确认着玉符中传回的消息,修长的眉眼中尽是兴奋之色,“居然还真让她们查出了一点有用的消息。”

    她将这子母符的子符交给赤媚的几个徒弟,原本不过是以防万一,根本没指望过能真的有什么收获。

    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几个她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小丫头,居然给她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旁边服侍的白衣女子见阴蛇魔姬这么高兴,目光中却是划过了一抹阴霾。

    没想到赤媚那个狐媚子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线索!可恨!怎么没让她干脆死在大乾呢?!

    她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反而装出了一副高兴的样子,兴奋道:“师尊,赤媚师姐才刚去没多久,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血尊者遗迹的踪迹,确实厉害。不愧是赤媚师姐!师尊,咱们要现在就将这件事禀报血童魔君吗?”

    “这是自然。”阴蛇魔姬收起母符,垂眸瞥了她一眼,“不过消息上说,赤媚随那王氏的人离开之后便断了联系。唯恐生变,玉莲你先过去探探情况,为师和血童魔君还有些事要安排,随后便至。”

    自己先去?

    白衣女子微微一愣,随即瞬间恍然,躬身道:“师尊放心!要是赤媚师姐敢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弟子绝不饶她!”

    说罢,她再次朝阴蛇魔姬行了一礼,告了声退,这才起身缓步退出了车厢,转身踏空而去。

    黑龙飞辇却速度未减,仍是朝着毕方城内疾飞而去。

    城内守军无人敢拦。

    他们不仅没拦,反倒是恭敬地朝天空中的飞辇行礼,一直到飞辇消失后才敢站直身体,很显然是认识这辆飞辇的。

    黑龙飞辇一路疾飞,一直飞到了皇宫深处一座华丽的宫殿前,才缓缓落了下来。

    这座宫殿名为“明华殿”,乃是南秦皇宫之中专门用来宴请贵客的地方。

    此刻,明华殿中歌舞升平,穿着华丽的舞姬正在半空中翩翩起舞,一步一旋,步伐轻盈,彩袖如流光飞舞,姿态美不胜收。

    轻快的乐声伴着柔媚的嗓音在殿中回荡,衬得气氛愈发旖旎。

    殿中上首,雪娃娃似的血童魔君正大马金刀地坐在矮椅上,一边浅酌,一边欣赏歌舞。

    “魔君,您看,这国战的事情能不能再缓缓?”一身帝王衮服的元祐大帝陪坐在侧,正拢着袖子给他斟酒,语气中带着几分讨好,“以往开启国战,哪次不得先准备个几十几百年的?倘若仓促开启,准备严重不足,万一出了岔子就不好了。那大乾的玄甲军实力还是挺不错的,更别提那隆昌老儿寿元将近,万一他来个玉石俱焚,咱们也难办。”

    血童魔君端着酒杯,语气不置可否:“区区一个凌虚境初期而已,你怕什么?等本魔君完成了手头的事情,收拾一个凌虚境初期的废物还不是随手的事情?”

    元祐大帝闻言,年轻的脸上不禁露出了苦色。

    嘴上说得倒是好听。

    若是一切顺利,血童魔君三人当真找到了那血尊者的遗迹,心情愉悦之下或许还会管一管他们两国,可万一出了岔子,他可不信这位魔君还会负责给他们善后。到时候,他大秦和西晋两国骑虎难下,便是想结束国战都不行了。

    正说着,阴蛇魔姬那腰肢摇曳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殿中。

    只见她莲步轻移,身形便由实转虚,又由虚转实,瞬息间出现在了血童魔君的另一边,朝着血童魔君欠身施了一礼。

    血童魔君早就感觉到了黑龙的威势,对她的到来自然毫不意外。

    他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下,随后道:“你之前传讯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是什么消息?”

    “晚辈来,原本是想告知前辈我派去的弟子已经成功打入地方,接下来就可以正式展开搜寻了。”阴蛇魔姬风情万种地一笑,“不过,来的路上,我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前辈要找的血尊者遗迹已经有消息了!”

    “嗯?”血童魔君一愣,随即狂喜,“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是的。”阴蛇魔姬抚了抚一头赤发,酥声解释,“也是巧合。我那弟子打入的家族在那附近有产业,机缘巧合地发现了一处遗迹。虽然我还未曾亲自确认过,但大乾境内的大型遗迹如今都在大乾皇室和凌云圣地的手里,如今还能发现的高等级遗迹,除了血尊者遗迹我想不到别的。”

    “当然,也有可能真的不是。但此事事关重大,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即便真的不是,抢过来咱们也不亏。”

    “不错。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血童魔君点了点头,眼眸中划过一抹精光,“高等级遗迹现世,必定会引来大乾那两位凌虚境的关注。此时事不宜迟,必须要赶在他们发现之前拿下遗迹。”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身旁的元祐大帝:“元祐,你现在就传令下去,立刻开启国战。务必要把那个隆昌,还有姜震苍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

    “我……”

    元祐大帝一阵窒息。

    合着他低声下气说了半天,都白说了?

    “嗯?你有什么异议?”

    血童魔君眯眼看着他,身上衣袂扬起,一股可怕的威压以他为圆心骤然弥漫开来,森然,凌厉,带着渗人的血气,仿佛只要一句话不对,便会立刻暴起杀人。

    元祐大帝脸色一白,额头上顿时渗出了冷汗,连忙讨饶:“是,前辈!晚辈这就去办!”

    该死!他怎么就忘了,这血童魔君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他不敢再多留,说完就立刻起身告辞离开了明华殿,准备去联络西晋的延庆大帝。就算要立刻开启国战,也不能光他一人倒霉,延庆那老家伙也别想逃!

    等他走后,血童魔君也站了起来。

    明华殿明亮的灯光下,他身上弥漫的血光越来越浓,越来越浓,渐渐将他的整个身影彻底吞噬。

    片刻后,血光消散。

    座椅前出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一样的娇小玲珑,一样的玉雪可爱,一样的血气冲天。

    “我本尊留在此监督元祐开启国战,分身与你一同前往大乾,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趁其不备拿下血尊者遗迹。”

    两道身影齐齐开口,随即其中一道人影迈步走到了阴蛇魔姬身旁,另一道却重新坐下,端起酒杯再次欣赏起了歌舞。

    “是,前辈。”

    阴蛇魔姬对此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低头一礼,便和血童魔君的分身一起坐进了来时坐的黑龙飞辇。

    很快,飞辇起飞,朝着大乾的方向疾驰而去。

    呼啸的龙威搅动起高空的层云,瞬间风流云动。

    也仿佛预示着,一场巨大的风浪,仿佛要席卷吞噬大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