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这一局稳了!

傲无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

    ……

    过得一段时间。

    就在介于南荒古泽和天府郡之间的一处隐蔽荒山上,一位赤发雪肤,腰若柳枝的女子正和一位身高只到她腰际的童子站在一处,远远眺望着磅礴龙泽的方向。

    这两人,自然便是血童魔君和阴蛇魔姬了。

    未免被龙泽中的老祖龙发现,两人此刻都收敛了气息,神念感知之下便如草木山石一般,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异样。

    高山上寒风萧瑟,却吹不熄两人心头的火热。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就等南秦和西晋的兵力抵达边境了。”血童魔君负手而立,如孩童般的脸上踌躇满志,“只要大乾边境战事吃紧,隆昌和姜震苍这两个老家伙必然要去边境坐镇。”

    “到战事进入白热化之际,将他们两个以及精锐军队彻底拖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战争上后,咱们就可以乘虚而入,你去拖住龙泽的老祖龙等,而本魔君将血尊者遗迹内的宝物席卷一空!”

    阴蛇魔姬的脸上也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魔君英明,即便等他们察觉不对,我们早已带着血尊者留下的宝物远遁离开。便是他们事后归来,也只能看着空空如也的遗迹废墟干瞪眼了。”

    事实上,只要边境战事持续胶着,隆昌和姜震苍这两位凌虚境,以及大乾最精锐的军队,就会被牵制在战场上,就算意识到了不对,也未必能抽得开身。

    毕竟,他们只有两个人,分身乏术。

    而以他们二人的实力,只要不是被隆昌和姜震苍两人直接堵住,或者被大军直接围住,在大乾境内完全可以来去自如。

    现在万事俱备,就坐等国战爆发,以及赤媚魔使传回确切情报。

    这一局,已经妥妥的稳了。

    就当战争的阴影笼罩向大乾的同时,凌云圣地展开的圣子之争也迎来了尾声。

    这一日。

    各方大佬再度齐聚凌云圣殿,以关注圣子之争最后的结果。

    圣地各大佬们都很忙。

    也就像圣子之争这等逆天大事,才能令他们齐聚一堂。连王守哲、隆昌大帝等,也从长宁王氏再度赶到圣地,对最终结果十分在意。

    姜圣主和隆昌大帝坐在了观众位首席,凸显出了凌虚境的地位。

    而一众神通境大佬和王守哲,都被安排在了第二排,随后,才是各峰各脉的紫府境长老们,以及外来观众等的座次。

    “陛下最近在王氏养老,效果着实不错。”姜震苍的神色微微讶异道,“气色比起百来年前,犹要好上许多。”

    上一次虽然通过王氏新研发的即时通讯有过见面,但终究不如正式见面,可清晰直观的感受到他生命体征的变化。

    “那是自然。”隆昌大帝一脸自得的说的,“王氏可是个适合养老之地,除了王守哲那小子会时不时在你眼前晃,瞅着碍眼之外,一切都十分完美。”

    “呃……”坐在他后方不远处的王守哲,露出了一脸无语之色。你这一个赖着不走养老的外来户,还嫌弃我这个王氏族长来了?

    “哈哈哈~”姜震苍闻言出了爽朗的笑声,“说的也是,守哲那小子什么都挺好。可不知为何,总会让人觉得隐隐不顺眼,有揍他一顿的冲动。”

    “可不是么。”隆昌大帝一下子觉得有了知己,“若非朕的涵养功夫不错,早就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那是那是,不过守哲这小子目前还挺有用,此番国战还需要他在背后谋划。”姜震苍心有戚戚焉的说道,“等天下太平了,你再找他秋后算账。”

    “哼哼,朕也是有这等打算。待这一次国战打赢了之后,朕一定得揍他一顿好好出出气。”

    两位凌虚境大佬畅快的议论着,这让王守哲咳嗽了两声提醒了一下他们,你们这当面提鸟尽弓藏,卸磨杀驴之事,就不能顾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吗?

    “诸位肃静,肃静。”这段时间来一直驻守凌云圣地的金吉上人,仿佛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目前的圣子之争比赛,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地步,你们必然是想象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金吉上人的喊话。

    所有凌虚境,神通境以及紫府境的一众长老们,都将注意力拉扯了回来。

    “金吉,你废什么话?”与之较好的某紫府境长老说道,“少在这里卖关子,难不成还有人在这试炼之地,凛冬将至的关卡里做出逆天之举么?”

    自从正式比赛以后,姜震苍也将历代的比试结果和流程公布了出来,众人也明白了,这圣子之争比的到底是什么。

    主要比拼的就是候选者们的综合能力,能否率领子民们,度过这一次艰难的凛冬。

    除了要面对愈发恶劣的自然环境,越来越多的流民、山匪、以及流浪的军队,更为重要的是,在最后关头还要防止这一带地区的统治阶层——天霜城的压迫。

    若是选择顺从,辛辛苦苦攒下的物资就会被搜刮掉九成,麾下的子民们会有很多渡不过此次凛冬,结果造成低评分而遭淘汰。

    若是选择反抗,就得抵御住天霜城一次比一次凶猛的进攻,只要有一次遭受失败,子民们就会死伤惨重,自然也会形成低评分。

    而上一次胜出的姜圣主,就是在最后关头,以较低的伤亡连续挡住了天霜城九次进攻,而取得了一个优秀的成绩,从而取得了圣子头衔。

    “金吉小子,是不是这一次有人取得了比姜震苍更好的成绩?”凌云宝典扑棱扑棱的从姜震苍的神魂中飞出,灵芸的形象出现,激动不已地说,“难不成,有人非但挡住了天霜城的进攻,还进行有效的反击?究竟是谁,是瑶瑶,还是绿薇,亦或是璇儿和璃慈?”

    以前的圣子候选人,也有脑洞大开另辟蹊径地向天霜城发动进攻,但是结果可想而知,一个个都被天霜城强大的武力给碾碎了。

    最近姜震苍很忙,忙着要和王氏在种种合作上接洽,也要忙着配合帝子安等进行国战布局,因此入住在姜震苍神魂中的凌云宝典,也没办法天天关注着圣子之争的进度。

    只能让金吉上人等几位紫府上人盯着监管。

    不过,也不用怕有人作弊。

    每一个圣子候选者所有的历程都是被详尽记录下来的,自然不惧有人暗中捣鬼。

    在一声声催促声中,负责监管之一的金吉上人启动了晶石屏幕,屏幕中的主角正是天火真人的弟子甄士聪。

    “咦?甄士聪那小子,怎么会在天霜城之中?”

    “义父大人,这一次我率军清缴了北部刁民组成的反抗者联盟,这是具体的缴获清单。”

    “聪儿果然优秀,义父没有看错你。”

    ……

    一众长老和大长老们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这,这是甄士聪那小子投靠了天霜城,还成为了城主的义子?这不是叛徒么?

    “天火真人,瞧你培养的好徒弟!”琅琊真人怒目相向,“平日里浮躁也就罢了,但是在此关键时刻,竟然做出如此丢人之事。”

    “琅琊,我离火一脉的弟子干你何事?”天火真人恼羞成怒道,“我家聪儿向来机敏,投靠天霜城定是他的计策。”

    “师尊。”金吉上人也赶忙尴尬的说道,“这的确是甄士聪将计就计的谋略,凭着屡屡立功,他已取得了天霜城城主的信任,并且将几个继任者都已坑死。”

    什么?

    观众群众一阵哗然,这甄士聪非但另辟蹊径,竟然还取得了不错的成就。这要真被他弄成了,岂非间接攻下天霜城了。

    “哈哈哈。”天火真人大笑道,“我就说嘛,我家聪儿的血脉资质虽不如王璃瑶等人,但是在真正试炼之中,必然能大放光彩。只可惜他的原始积分低了些,否则这圣子之位八成能纳入囊中。”

    琅琊真人也颇为尴尬,甄士聪那小子平常看着不靠谱的模样,没想到还真弄出了些花头。

    “师尊莫急。”金吉上人道,“咱们家策师弟表现也不俗,非但抵御住了天霜城的十几波进攻,还合纵连横了许多难民首领,成为了一股抵御天霜城的巨大力量。”

    话间金吉上人调整了屏幕,展现出了公羊策不俗的战绩。

    琅琊真人脸色一喜,急忙飞速查阅了一下公羊策的过往经历,果然,他一路走来稳扎稳打,思虑十分周全,一点一滴的建立起了庞大的优势。

    如今已成了一股仅次于天霜城的巨大势力,而且坐拥的资源也不错,足以轻松的度过这一次凛冬。

    此等成绩,已经比他师尊姜震苍当年强了许多。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弟子。”琅琊真人满意道,“此番即便是在总分上输了,也不过是因为血脉差了些层次,可惜啊可惜。”

    “哼,有什么好可惜的?”云阳真人讽刺道,“血脉差就是差了,未来一个凌虚境中期,起码能抵得过两三个凌虚境初期的联手,而我家璃慈更是擅长战斗,哪怕是以一敌三都能做到。”

    “哼,空有一身力气,终究是莽夫而已。”琅琊真人回了一句。

    “琅琊老狗,你竟然诋毁我家璃慈。你这是在打压她,你这是见不得别人是天才,这个仇我云阳师徒两个

    记住了。”云阳真人怒不可遏的说道,“等我家璃慈成了凌虚境,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

    琅琊真人的脸都黑了,本真人何时打压璃慈了?

    云阳这小子,依旧是如此蛮不讲理和小心眼,以及胡乱记仇。

    “师尊……”金吉上人小声的说道,“策师弟虽然表现很好,但是这一次诸脉候选人表现都不差。”

    “金吉,我要看我们家包不成的。”

    “我要看我们家独孤飞鸿的。”

    一众神通境的大佬们纷纷呼喊着给金吉上人上压力。

    金吉上人急忙调整着屏幕,将一个个圣子候选人都展现了出来。果不其然,这一次圣子之争中,当真是奇葩不断,各有各的手段。

    像玄丹阁的包不成,他靠着出色的炼丹技术,出了不少优秀的丹药,例如辟谷丹、大力丸,回春丹等功效性很强的丹药。

    凭着大量的丹药,他的军队在战争中颇有优势,哪怕受了伤也很快就能复原,他还搜刮了不少天材地宝,炼制出了几炉强大的丹药,培养出了一群精锐高手。

    总成就虽然不如公羊策,这也比之当年的姜震苍要强了一大截。

    还有天妖一脉的于念云,虽然她没有什么聪明的才智,可架不住人天赋强血脉强,当她化身为一头白虎凶兽出现在战场上时,往往能横扫四方,扭转战局。

    虽然打不下天霜城,但是天霜城拿她也是莫可奈何。

    总体成就,同样是比当年的姜震苍要强出一大截。

    此外还有坤土一脉的石茂田,这个存在感极低的圣子候选人,甚至也走出了自己的道。他创造出了价廉物美的岩土战甲,可以大幅度增加军队的防护力。

    而他本人,也是可以岩石加身,仿佛化作一尊庞大的山岭巨人,战场上横冲直撞屡屡立功。

    同样,他比当年的姜震苍要强出一大截。

    还有那疑似是紫霄真人私生子的独孤飞鸿,他冷漠而强大,凭着恐怖的雷法一路征讨各路山匪和乱民,收编了一支庞大的军队,号称雷王,与天霜城隐隐对抗。

    无需质疑,他也比当年的姜震苍要强出一大截。

    看到此处,姜震苍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不自然,也亏得他是上一次参加了圣子之争,若是放在这一届的话,这排名岂非是倒数?

    这感觉,是个人都比他强。

    “金吉,为啥不放我家璃慈的状况?”云阳真人怒声道,“你这莫非是受到了琅琊老贼的蛊惑,打压我家璃慈?”

    “师叔莫要误会。”金吉上人急忙道,“那是因为璃慈师妹太厉害了,自然应该放到后面。我这就放,这就放。”

    “好好好!”云阳真人大喜过望道,“璃慈好样的,不愧是我云阳的徒弟。”

    很快。

    晶石屏幕上出现了璃慈的场面。

    那是一场浩瀚的战争,宏伟的天霜城前,两只庞大的军队正在展开激烈的交锋。

    而作为主帅的王璃慈,此刻并没有在后方指挥,而是一马当先矗立在军队先锋队伍中。

    只见她身后凝聚着一头百丈高的远古凶兽虚影,那虚影已经凝若实质一般,手中扛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来的巨大金属棒,一棍子打下去,天霜城城墙被打塌了一大片。

    与此同时,那只凶兽一吸一吞,那些来不及逃遁的天霜城士卒们被吞进了一个无尽的漩涡之中,化成了凶兽的力量。

    “天眷者“慈”,天眷者“慈”!”

    己方军队士气爆棚,而天霜城一方的士气不断下落。

    “这是……”姜震苍和隆昌大帝都是脸色大变,“好强的凶兽血脉,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真仙级凶兽饕餮?”

    两位活了数千年的大佬,终究是见多识广,认出了王璃慈的血脉。

    “哈哈哈~~”宝典器灵灵芸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慈儿竟然是仙兽饕餮血脉,看了我灵芸的机缘到了。”

    观众群中。

    吃瓜群众姜星渊的脸黑成了一坨焦炭,娘咧,当初他是瞎了什么狗眼,竟然请璃慈仙子吃饭。

    这是饕餮血脉,是传说中吞噬类血脉中的王!

    没想他随便偶遇,就能遇到古籍中才有记载的强大血脉,还请她吃饭了!

    “饕餮么?”

    自称是乙木绿龙老祖的小绿龙,也是一头龙汗地喃喃自语道,真特么运气不错啊,遇到了一个还未完全成长的饕餮血脉。

    若是当初运气不好一些,璃慈已经成长起来的话,绿龙一族怕是要被完全吃绝了。

    运气,运气啊,绿龙老祖心有余悸地想道。

    “璃慈姐姐威武,打下天霜城,赢取圣女之位。”最忠诚的粉丝蓝宛儿尖叫道。

    “这一局,怕是稳了。”合作方姚成超赞赏不已,“璃慈姐姐可是和我姚氏渊源不浅,运气,我姚成超的运气不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