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浑水

堵上西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一品宰辅最新章节!

    许小闲给边照斟了一杯茶。

    他依旧眉间紧蹙,足足思索了半炷香的功夫才隐约间明白了一些。

    “怀叔稷此举……有玉妃娘娘在宫里,三皇子景文秀才被圈禁,那么景皇对大元帅府会是个怎样的态度呢?”

    “宫里有玉妃娘娘说话,怀柔做的这件事证据呢?”

    “就算景皇对大元帅府不满,要定怀柔一个罪这也需要十足的证据,可而今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终究是道听途说,怀叔稷此举……就是在向景皇表明大元帅府根本就没有做那件事!”

    “所以,夹金山遇袭,不是怀柔所为,更不是大元帅府所为!”

    “怀叔稷这是以退为进,以不变应万变……景皇定然会查,最终查证的结果和大元帅府毫无关系,那么这一场关于大元帅府资敌的谣言也不攻自破。”

    “如此一来,大元帅府让景皇看见了他的忠心,也给他要做点什么赢得了时间。”

    边照一听,想了想,问道:“可据老魏他们得来的消息,景皇确实和大元帅府之间生了嫌隙。下官的意思是如果景皇根本就不去调查这件事背后的真相,就凭着这谣言治了大元帅府的罪……岂不是正好?”

    “若是没有蛮国这一档子事,你说的这点倒是有可能,可现在蛮国正好和景国产生了矛盾,而如果景文睿真向景皇谏言出兵蛮国,景皇就更可能对大元帅府采用怀柔之策!”

    许小闲坐直了身子,“我在想,南宫府要想破解景国发兵,他们会采用什么策略呢?”

    “不外乎两点。”

    “其一,自然是靠蛮国自身。”

    “可现在得来的所有消息都表明蛮国已经有了内乱之像,在没有粮草的情况之下,在内部不安稳的情况之下,他们要靠自身来打赢景国,这实在没太大的可能。”

    “所以在我看来,南宫府依旧会在采取围魏救赵之策,让景国内乱而无暇顾及蛮国,这才是对蛮国最有利的策略……那么现在大元帅府被吹到了风口上,南宫府会不会抓住这样一个机会去点一把火呢?”

    边照听得一呆,愕然片刻问了一句:“何为围魏救赵之策?”

    “……就是为了救你儿子打你妻子。”

    “……我救我妻子,于是儿子得救了?”

    “哈哈哈哈,”许小闲大笑,“就是这意思。”

    “那蛮国要使坏,我们要不要帮大元帅府一把?毕竟、嘿嘿、毕竟五公主可是摄政王您的王妃,这景国的皇上可是您的老丈人,景国若乱可不是一件好事。”

    许小闲瞅了这厮一眼,端起了茶盏来,“不急,这些终究是我们在这里纸上谈兵罢了,其中究竟还有何曲折,且在看看!”

    “下官遵命。”

    许小闲呷了一口茶放下茶盏,又道:“另外,咱们来这里的最终目的是将五皇子带回大辰,在这节骨眼上五皇子可不能出了意外。故而五皇子那边的安全需要加强,呆会你离去,带五十个战士过去,记住,保护五皇子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平阳城里发生了什么,这是景国的事,与我们并无关系!”

    边照微微一怔,转头看了看那铁塔一般的来福,迟疑片刻还是说道:“下官在离开长安之前,几位老大人都千交代万交代,说、说一切以摄政王您的安危为重……”

    许小闲挥手打断了边照的话,“按照我说的去做!”

    “……只是,那位五皇子殿下的性格有些怪异,他若是拒绝,下官该如何是好?”

    “那就将他绑了带到这里来!”

    “额,这恐怕、恐怕不合景国的规矩。”

    “做了再说,我到时候给他们的太子殿下讲讲。”

    “下官遵命!”

    边照告退,带着五十个特种兵战士离开,这院子里又恢复了宁静,当然那烦蝉的声音依旧,只不过许小闲心里在想着别的事情,对此并没有在意。

    他想的是景国可能出现的状况,尤其是这平阳城。

    他虽然取得了景文睿的信任,但景皇究竟是个怎样的态度却难以分辨。

    他想起了叶流云离开时候对他说的那句话,漠国的那位大宗师千里独行客公冶长胜来了,可现在并不知道这位大宗师的行踪。

    如果平阳城乱,那位大宗师在混乱之中给自己来一家伙……

    另外蛮国的使者并没有离开,自己当着蛮国使者的面说了那番话,南宫府自然也是巴不得自己去死的,那么南宫府又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总之,在许小闲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发现平阳城而今已变成了一个看不见的大漩涡。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那当然是越早离开这里越好。

    若是能带着景蓁蓁一起走那就是最好的。

    至于那位蛮国七公主,许小闲的脑子里倒是对那身体极有印象,却已经忘记了那公主的名字。

    景文睿答应了今儿傍晚带蓁蓁前来……许小闲那张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微笑,他想景蓁蓁了,尤其是在这种颇为紧张的局势之下。

    就在许小闲露出那抹微笑的时候,来福忽然跑了过来。

    “少爷,外面有人送来了一张请柬,您看看。”

    “谁送来的?”

    “说是大元帅府。”

    许小闲一怔,脸上的那抹微笑渐渐收敛又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伸手接过了这张请柬,打开一看,上面是一笔颇为潦草的字:

    “昨日错身一别,本帅对摄政王极为想念。

    故而意欲邀约摄政王明日戌时于怀府一聚,本帅静候摄政王的到来。

    怀叔稷字。”

    这老狐狸,在这种时候送一张请柬来,这是嫌少爷我淌的这一滩水不够浑么?

    这葫芦里卖的可不是什么好药啊!

    若是去了,若是怀叔稷真做点什么对景国不利之事,自己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虽然许小闲对怀叔稷也很是好奇,此刻却明白这场宴席是绝对不能去的。

    于是他将这请柬丢给了来福,“退给他,就说少爷我没空。”

    来福一怔,连忙说道:“人走了,那人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

    “他说什么了?”

    “他说……以摄政王之胆识想来是不会拒绝的,所以他就走了。”

    许小闲顿时瞪向了来福,来福连忙又道:“小人也是这么想的,咱家少爷那胆识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那肯定不会怕去一趟大元帅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