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铁树开花被掐……

冷初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这个反派有点拽最新章节!

    况且

    他也不会否认对许宝的感情。

    “那是?”

    “未婚夫。”

    “”一脸惊讶的何木。

    我该说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请不要告诉我你真实身份,我那脆弱的心灵承受不住

    噗!

    我这好不容易开花的千年老树,你竟然给掐了???

    “???”一脸懵逼的许十一

    什么是未婚夫?为什么木木表情如此绝望?

    “两位,请进!”

    后面女士传来文雅温柔的声音。

    许十一看了看女士,大约30岁左右,家庭主妇。

    脸上的皮肤简直就像是20多岁的,看得出来这位女士很会保养。

    易霆没有再理会何木,牵着许十一娇嫩的双手转身走人。

    “”在寒风中萧瑟的何木。

    真是没良心

    何木淡然的走进客厅。

    *

    “美人哥哥,我饿了”

    她是真的很饿很饿,很想吃东西,虽然她身上每一处伤口都在叫嚣着治疗,但是她还是想先吃完东西再去治疗。

    “好,带你去”吃

    易霆转身,话还未说完,就看到许十一身上与红衣混合在一起的鲜血。

    让人很难看的出是鲜血。

    易霆眉头紧紧的一皱,冷言厉声:“怎么回事?”

    虽然他闻到了血腥味,但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伤口的鲜血溢出来了,就没在意,可是一看许宝,他才知道这血腥味不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

    “唔就是刚刚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了机关就”

    许十一另一只小手紧紧的抓住衣裙,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明显是心虚的样子。

    易霆紧抓许十一的手,快步离开了大厅。

    “老大,这是”

    在外的靳斯看到易霆出来,还带着这位小祖宗!

    他不过就是停了下车,发生了啥?

    “回去!”易霆沉着脸说着。

    “回去?可是”

    “没有可是!”

    易霆一个冷眼瞟着靳斯,意思在明显不过。

    靳斯缩了缩脖子,可是今天可是y国国王的生日宴,那y国国王千邀万请才请来老大,这样贸然违约是不是不太好?

    靳斯想了想易霆的冷眼,算了,遵从意思吧。

    “老大,去哪?”

    “霆风园。”

    靳斯愣了一下,随后开车。

    易霆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电话另一端传来朦胧的声音,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半个小时后来霆风园。”

    “什么?有没有搞错”

    没等说完,电话就被易霆挂断。

    “shit?!”男人低咒一声。

    “怎么样?疼吗?”

    易霆语气异常的温柔,边查看许十一的伤口边说着。

    “疼”许十一娇声的说着,“但是我更饿!”

    靳斯太阳穴一跳,这祖宗

    “你住霆风园吧!”

    “霆风园?”

    “美人哥哥会经常去哪吗?”

    许十一试探性问,她并不想和易霆经常见面,如果经常和易霆见面的话,那么,她便会被约束。

    “嗯”

    许十一眼眸低垂,在想东西,就连易霆那灼热的目光都忽视了。

    易霆就这样盯着沉思的许十一。

    许宝你想逃离我?

    呵!不可能的呢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沉思间,霆风园就到了。

    易霆带领许十一风风火火的来到主院。

    “少爷,你这是?”

    林管家看着易霆身后的许十一一脸兴奋的说着。

    “等下尹明会来,记得给他开门。”易没有回答林管家的问题,“记得买几身女衣,红色,每个尺寸都要。”

    “那个l码就可以了,身高165的。”

    靳斯忍不住插嘴,他这个人真的很喜欢观察别人和周围事物,可能是在零岛养成的习惯吧!

    易霆看了一眼靳斯,又看了一眼身穿红衣“脏兮兮”的女孩。

    “按他说的买。”

    “是。”

    林管家回答完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许十一打量着房子,白色为主,金黄为辅。

    嗯不是很喜欢呢。

    还是比较喜欢易世园,有点想念秦管家了

    几分钟后,门口出现一个身影。

    许十一向那里看去。

    一位骚里骚气的男人正在换鞋

    许十一摸了摸自己的双臂,让自己的鸡皮疙瘩消下去。

    这人,真像我八哥

    骚里骚气的,没点男人气息

    男人快步走到易霆面前,看着坐在易霆腿上的女子。

    眉毛一挑,调戏的语气随之而来:“呦呵,这想必就是未谋面的嫂子许十一小姐是吧!”

    “你认识我?”许十一摇晃着悬空的双脚,看着自己的脚丫,尽量让自己不看这位

    “小祖宗的盛世美颜我们兄弟可都是目睹过的。”

    “好了,帮许宝包扎伤口。”易霆沉脸说着。

    尹明也没有在开玩笑,看了看满是一身鲜红的许十一。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你在干嘛!”易霆忍不住爆口。

    “你这儿我怎么处理?”

    尹明指着许十一那分辨不出来是伤口鲜血还是布料的身子。

    “小祖宗,不得不说,你这布料真染真,想真的血一样。”

    “”许十一。

    我还真不好意思说呢

    这就是鲜血染红在加工成的布料。

    柔软飘逸,穿着舒适,并且有一股清香味

    她很喜欢,所以这件衣服她经常穿。

    一来是喜欢,二来嘛

    便是掩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