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苏晴vs蓝姿仪

两只狐狸o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一品恒梦园最新章节!

    雅致,京城有名的一家高档咖啡馆。来往皆是社会名流,非富即贵,普通人家难有消费得起,当然这其中不包括有个z国首富爷爷的苏晴。

    蓝姿仪一到,便被领上三楼vip私人房间,苏晴已经在等她,桌上摆着两杯咖啡和几样甜点。她不禁感叹苏家的强大财力,雅致价位高的可怕,虽然她也来过几次,却从未有机会上三楼。

    雅致的一楼已经让人眼花缭乱,却不想跟三楼比起来实在是云泥之别,难道这就是真正贵族的生活?她今天才算见识到了,昔日围在她身边的富家公子哪里算什么?

    “学姐,请坐。”苏晴一抬手,示意服务生出去,随后朝对面的位置做了个请的手势。

    蓝姿仪这才从雅致的奢侈华丽中走出来,在苏晴对面坐下。她不知道苏晴是有意无意邀请她来这种场所,幸而她出身不算高,却十分出色,见识过不少世面,如果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弱的来,只怕已经被这富丽堂皇、金枝玉叶压倒了。

    “学姐尝尝,y国艾菲庄园独有的砚汕咖啡,一楼可是喝不到的。”苏晴温柔的笑着,朝蓝姿仪举了举手中的咖啡。

    蓝姿仪端起咖啡,果然醇香扑鼻,抿一口,顿时仿佛徜徉在花海,不似大多咖啡的苦涩,砚汕有着独特的甘甜回味,与众多经典咖啡相比,更像是回到了自然,来自花田间的少女,满口留香,久经不散。

    “难得在咖啡里尝到恋爱的味道。”蓝姿仪不由感叹。“听说艾丽莎夫人和菲德尔公爵生前恩爱异常,共同在艾菲庄园培育出砚汕咖啡,还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还真是让人羡慕呢,”苏晴同样抿了一口,点头附和,悠然道“学姐找我来是说关于子琛的事情吗?”

    “自然,”蓝姿仪拢了下耳边的秀发,“昨天的热搜,名不副实,对吗?”

    “学姐很自信?”苏晴将咖啡放回桌上,笑望着她。

    蓝姿仪同样优雅一笑,毫不弱势,坦然道:“我们在学生会做搭档这是第三年了,外姓女人,没人比我更了解他,学妹自带影响力,导致网上出现这种舆论,可并不代表子琛对你有意思不是吗?”

    苏晴嘴角的笑意逐渐转化为皮笑肉不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那又如何?我可以,学姐却不可以,不是吗?”

    “你这是为了一己私欲舆论捆绑!你觉得他会愿意?”蓝姿仪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消失,变得严肃而冷凝。

    “但是这与学姐有什么关系呢?学姐与他又是什么关系?学姐来找我,不也是为了一己私欲?”

    两人看着对方的视线,逐渐变得寒冷。

    “我们两年的搭档情分,自然不是苏小姐可以理解的,他讨厌什么我十分清楚,只是碍于苏小姐的身份,他不好说什么,难道我也忍着不成?”言下之意,苏晴不过是仗着自己苏小姐的身份而已,这也是蓝姿仪最看不过去的。

    明明她蓝姿仪追随慕子琛两年,而现在只因为苏晴的身份地位,就可以随意捆绑?凭什么?

    “学姐凭什么确定他讨厌?就凭你说你了解他吗?”苏晴不屑的冷笑。“我是苏世源的孙女,苏家的小姐,慕伯父认可的未来儿媳妇,我就是有资本让他拒绝不了我,学姐可以吗?我劝学姐还是先摆正身份吧。”

    此话一出,房间突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蓝姿仪皱眉看着苏晴,脸色难看。她向来最讨厌以出身压人,她努力向上爬,成为人群中最优秀的那个,为的就是逃脱被人俯视的命运,可还是时常,感觉到出身所带来的无力感。

    的确,最大的诧异便是身份差异。苏晴有让慕子琛耐心应付的资本,有些强大的靠山和背景,又哪里是她这种人撕得起的?

    即便她再努力,终究还是过不去先天优势这个坎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吗?

    “学姐也应该明白,子琛未来是要继承慕家的,不是平常的富家子弟,他更需要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你不能给他助力。”苏晴直白的戳破现实,别说慕子琛不喜欢蓝姿仪,就是喜欢,慕家也不会让她嫁给慕子琛,这个时候门当户对就显得太重要了。

    蓝姿仪怔住,端着咖啡的手逐渐握紧,紧抿着唇瓣,一种深深地无力感袭来,她无法跟所爱之人在一起,也无法帮到他。

    良久,蓝姿仪紧抿的唇化作一抹笑意,十分讽刺的笑意。

    “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他?却不知道他最讨厌被束缚,如果他无感,你无论如何也驯服不了他,我们拭目以待吧。”蓝姿仪拿起包,起身离开房间,背影孤立而决然。

    她蓝姿仪所追逐的,苏晴也未必能得到。

    房间内,苏晴面色冷凝,没有动作,细细品味着蓝姿仪的话,眼中有寒光闪过。

    拭目以待?来日方长。

    她叉起甜点咬了一口,松软甜腻,只是好心情却被蓝姿仪破坏了。

    ——

    解说会第二天,也就是周三。

    四人依旧早早地到校占好位置,毕竟是冲着看帅哥来的。

    有了昨天上课失败的前车之鉴,四人意识到沈煜有多受欢迎,学聪明了,到校直奔教室,加上名人美女效应有人肯让座位,直接拿到大教室第一排中间的五个位置。

    周围学生讨论的激烈,几乎都是关于沈煜的。至于这堂讲解?事实上对绝大多数人根本没用,c大的iq联盟说白了就是学校组织的高智商交流会,以慕子琛为代表,里面都是一群变态。要进需要先进行智商测验,根本没有几个人能过,很少人是真的冲着讲解来的。

    “哇,有种莫名的激动啊!”慕林夕满眼的星光,琥珀色的眸子莹亮莹亮的。

    坐在她左边的顾漓澈抬手就在她脸上捏了一下,一脸嫌弃的说了句:“出息!”眼底确实满满的宠溺。

    “嘶捏我干嘛?”慕林夕一手捂住脸,另一只手就要捏回来。

    顾漓澈自然是左躲右躲,慕林夕捏不着,就要双手齐下。

    “哎哟我的小祖宗,等下教授该进来了,你快坐好。”顾漓澈连忙把她两只不安分的小爪子按住,又把她的身子摆正,让她老老实实的坐着。

    教室突然安静下来,众人都是收了心严肃坐好,只见门口处,赫然是沈煜走进来了,西装斯文,笔挺优雅。

    下面立刻传来一阵惊呼声。

    “好帅啊!”慕林夕压低声音惊呼。

    身边顾漓澈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却也没说什么。

    “是啊,果然很帅呢。”苏晴点头附和。

    缪弦月的视线同样紧跟在沈煜身上,没什么表情。看着他从容的走到讲台,一本正经的开始自我介绍,心中不由想着,此人还真是两副面孔。

    自我介绍结束,沈煜扫视着台下,忽然就对上缪弦月的视线。

    缪弦月对着他那副正经的模样,一时起了玩心,嘴角的笑意蔓延,在他看过来时用口型说道。

    “亲——爱——的。”

    沈煜移开视线,专心讲解,不再朝缪弦月看。

    缪弦月挑眉,脸上笑意久经不散,上次被他调戏,这次总得调戏回来。

    身旁缪星儿看了她一眼,只见她饶有趣味的浅笑着,心中觉得奇怪。

    一节课下来,一众女学生尚沉浸在沈煜的美色中,直到下课都不愿走。以至于大把女学生明明没有进iq联盟的心与能力,硬是上前问沈煜要初试测验卷。

    “你们先走吧,我留下拿几张大家都做做。”缪弦月坐在原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哎?狮虎想进吗?”

    “初试测验卷,拿来做做看而已。”

    “如果是弦月的话肯定没问题,要不我们等着你一起?”苏晴温柔道。

    “不用,我没报第二节课,刚好留在这里做一做,你们去吧,别耽误了。”缪弦月如此说,众人这才罢休。

    “那弦月你自己注意安全。”

    “是啊狮虎,等下qq联系你。”

    “嗯。”

    “姐姐”

    “嗯?”缪弦月看向缪星儿,难得露出温柔的笑容,理了理缪星儿耳边的碎发,“去吧,等下见。”

    缪星儿点了点头,有些不情愿。

    “得了,你们快走吧,除非一颗***下来,谁死她也不会死,有什么好担心的?”顾漓澈不耐烦道,听着心情十分不爽。

    缪弦月:“”

    人逐渐少起来,缪弦月依旧没动,直到最后一个拿测验卷的人离开,教室里只剩了她和站在讲台上的沈煜两个,她这才走上前。

    “沈教授,我也试试。”她与其他同学没什么两样的要测验卷,眼底划过笑意。

    沈煜盯着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这才从一摞测验卷中拿出一张递给她。

    她依旧像前天那般美艳不可方物,只不过今天穿了一身暗绿色套裙,低调许多,更显雍容华贵。

    缪弦月抬手去接,谁知道抽了一下没抽出来,沈煜依旧捏着那张测验卷。

    她不解的抬头看他。

    “我上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沈煜也正低头看着她,以那磁性的声音,开始算账。

    “嗯?”缪弦月装作不解,随后恍然大悟似的,“哦你是说,亲爱的?”

    “调皮!”沈煜有些无奈的抬手用指背蹭了蹭她的脸颊,那手修长有力,十分好看,而触碰到的脸颊却是凉凉的,凝脂一般滑腻。

    “上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评价我还是四岁。”缪弦月觉得有些好笑,调皮这种词实在跟她沾不上边,对她的评论向来都是过分理智、冷静异常。

    “所以,亲爱的,怎么了吗?”缪弦月捏着测验卷,直视着他,丝毫不掩饰脸上的笑意,有些坏坏的,魔女一般。

    良久,沈煜放开试卷。

    缪弦月毫不客气的又拿了几张,这才告别:“那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