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醋坛子

两只狐狸o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一品恒梦园最新章节!

    “那我先走了。”

    “等等。”

    缪弦月刚走了两步,身后沈煜突然出声叫住她。

    缪弦月只得转回身,却见沈煜已经从高一阶的讲台上下来,走到她身前。

    缪弦月不晓得他要做什么,只看着他。

    沈煜也不言语,抬手将她的秀发拢至耳后,脸颊便更清晰完整的暴露出来。她偏爱正、深红色系的口红,对酒红色更是情有独钟,唇是一如既往的妖艳。

    正当缪弦月疑惑时,沈煜又靠前一步,两人几乎要贴在一起,能闻到彼此身上的气味,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体温。

    暧昧的气息散发开来,沈煜突然前倾,在缪弦月额头上烙下一个吻。

    刹那间,空气仿佛凝结住。

    缪弦月微愣,额头上微凉而柔软的触感,闪电一般直直窜入心房。

    “调皮的惩罚。”一吻结束,沈煜嘴角上扬。

    “这里可以教室,你就不怕被人看见?”缪弦月这才回过神来,笑望着他,丝毫没有被影响。

    “不正是你喜欢的?”沈煜毫不客气的拆穿,有几分嘲讽,“众人眼中规矩的大小姐,私下里竟然喜欢玩这种刺激。”

    “我从不是什么规矩人,”缪弦月无所谓道,她向来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与好人不沾边,“但也不会像教授一样假正经。”

    沈煜挑眉,没有反驳。

    “走了。”

    “嗯。”

    ——

    通往武术协会解说讲堂的路上,慕林夕和顾漓澈并排走着。

    “狮虎为什么没报武协?”

    “顾漓澈,狮虎从小跟你一起训练,应该很厉害吧?”

    “哎?你怎么不理我?”

    几次说话都没有回应,慕林夕停下来,皱眉看着顾漓澈。

    顾漓澈此刻的神情,看得出十分不爽,慕林夕一脸懵逼,她好像也没招惹他啊?

    “沈教授很帅?”莫名其妙的,顾漓澈问了这样一句话。

    “啊?”慕林夕彻底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帅吗?我感觉像他那么好看的男人很难找到哎。”

    她一脸呆萌,眨巴着琥珀色的大眼睛,若有所思道。不想顾漓澈脸色更难看了。

    “帅个鬼,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这样评价别的男人,后果自负。”

    说完顾漓澈一脸不爽的继续往前走,留下原地慕林夕一脸懵逼。

    “啊?为什么?”

    风中凌乱了一会儿,慕林夕撅了噘嘴,无奈的骂了一句:“傲娇鬼!醋坛子!”

    她正要跟上,却见远处顾漓澈应该是有意放慢脚步等她,此时却不知为何站住了,身边还围了几个女学生。

    因为离得远她听不到在说什么,不过那几个女学生都称得上是美女,尤其被簇拥在中间那个,尤其突出,将原本长的还算不错的其他人对比到了地上。

    慕林夕往前走了几步,距离拉进,恰巧看到中间那个女子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眼睛弯弯的月牙儿似的,让慕林夕心中顿时想起那句话:“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笑起来好漂亮的女孩!绕是慕林夕一个女子,都不由得心生感叹。

    天使般纯净的脸庞,满满的调皮灵动,露出小恶魔般腹黑诱人的笑容,坏坏的,却更加让人无法抗拒。

    慕林夕皱眉加快步伐,却没有凑上去,而是在他们旁边擦过,刚好便听到里面的对话。

    “小学弟,你就给我们诺言姐一个微信嘛,又不会怎么样”

    原来是要微信的。

    慕林夕心中不悦,好个顾漓澈,平时不让她跟小哥哥聊天,现在她到要看看他怎么处理。

    不过

    她不由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中间那个叫诺言的女孩子,确是是个美人。

    呵!男人!

    被围着的顾漓澈察觉到慕林夕明晃晃的从自己身边走过,内心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的小祖宗竟然把他扔在这妖精窝就跑了,不会生气了吧?

    “学姐,我家小祖宗是个醋坛子,这事可不行。”顾漓澈看似嬉皮笑脸的回绝,随后便毫不犹豫的加快速度朝教室方向走去,脱离人群。

    “呀!有女朋友了吗?”原地,诺言笑嘻嘻的叹息,眼中灵光逼人,越发像个破壳而出的小恶魔。

    “诺言姐,你看他怎么样,我就说很帅吧。”身边一女学生说道。

    “的确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诺言满意的点点头。

    “顾家的小公子嘛,可惜听说跟慕家二小姐走的挺近的。”那女学生又可惜道。

    “慕林夕?”诺言反问,有几分不屑,“你们怕她,我却不怕她,我诺言若是真的想要,谁也拦不住我。”

    人来人往,等顾漓澈追上去,却已然看不到慕林夕的身影。他一边寻找着,一边打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来慕林夕不耐烦的声音。

    “干嘛?”

    “你跑哪儿去了?”

    “哎呦?跟妹子聊完天了?”她声音带着一丝惊讶与讽刺,并不友好。

    “我都不认识,哪里来的聊天?我一共就说了三句话好吗?”顾漓澈无奈道,实在听不下去慕林夕的阴阳怪气。

    “我看很不错啊,一群美女,有没有心动的?我看那个诺言就不错,正点!”

    “正不正点跟我啥关系?快说到哪儿了,扯些没用的人干什么?”

    慕林夕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马上到教室了。”

    “现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去。”

    “哦。”

    挂断电话,顾漓澈抿唇一笑,小跑着往教室的方向去。

    只是还刚跑了几步,手机便又响了,顾漓澈一看,顿时变了脸色,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屏幕上赫然写着“老妈”,他犹豫了一下,手指微微颤抖地滑了接听。

    “喂,妈?”

    “漓澈,你快到第一医院来,你爷爷他”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哽咽着,最后说不出话。

    顾漓澈一下子愣在原地,平时星辉灿烂的眼睛失了聚焦,反应了好久,只听到电话那边的哭声,嘴唇微张,想要说话,却卡住了似的,怎么都发不了声。

    木讷的说了声好,把电话挂了,他却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作。

    良久,他给慕林夕发了条信息,转身朝校外飞奔而去。

    ——

    缪弦月跟沈煜分开后,就收到了一条令人意外的消息。

    你在哪?方不方便来一趟学生会。——慕子琛。

    缪弦月心里奇怪,却也新奇,向来以冰块著称的慕子琛竟然也会主动发消息约人?

    好。——缪弦月。

    学生会办公室,缪弦月敲了敲门,很快门被打开,是慕子琛。

    缪弦月走进去,她打量了一圈,办公室内只有慕子琛一人。

    “有事嘛?”

    “坐下说,你去听过iq联盟的解说会了?”慕子琛给她拉出一张座位,又拿了纸杯给她倒了温水。

    “这么体贴?”缪弦月有些惊讶的笑到,举止赫然一副大姐姐的模样。“听过了。”

    “我想,邀请你加入,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慕子琛有些僵硬的说道,并拿出一张纸递给缪弦月。

    缪弦月脸上的笑意消失,被严肃取代,接过那张纸端详着,依旧是一份试题,不过比之前那份有趣多了,难度也不在一个等级上。

    看了一会儿,缪弦月微勾唇角。

    “这是世界高智商俱乐部的智商估算试题?”

    “没错。”慕子琛并不惊讶,在他的认知里,缪弦月就像宝藏,永远能带给人惊喜。

    “你确认我能及格?”缪弦月依旧盯着那份试题,云淡风轻。

    “我肯定。”慕子琛自信道。既然她能认出来题的来源,多半是做过,他猜测缪弦月应该跟他一样同属于世界高智商俱乐部的会员。

    见慕子琛这个样子,缪弦月反倒觉得有些好笑。

    “你都端茶倒水来请我了,我哪有不进的道理?”说着她拿起旁边的笔开始往上写答案。

    她认真的看着试题,慕子琛则认真的看着她。都说女人认真的时候最美,缪弦月认真起来的样子,知性优雅,清冷尊贵,仙子不及半分。

    看着看着,慕子琛入了迷。

    “迎新晚会的新生女主持,学校让挑好的,我报了你。”

    “嗯。”缪弦月专注于做题,只轻声嗯了下。

    她从小生于舞台,别人还在玩泥巴的年龄她已经大小奖项无数,这种事情与她来说跟喝水一样没什么感觉。

    办公室再次陷入宁静,慕子琛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单亲托腮,专心看她做题,也不无聊。

    突如其来的来电铃声打破了这美得出奇的画卷。

    “抱歉。”缪弦月朝慕子琛歉意的笑了笑,拿出手机接听。

    看到来电显示时,她心漏了半拍,立刻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是顾叔的电话。

    上学的时候,又不是节假日,顾漓澈父亲给她打电话来,是好事几率不大,何况师傅的身体

    接听完,果不其然,是师傅的身体出了问题,正在医院抢救。第一她作为师傅唯二的亲传徒弟,理应立刻过去,第二顾漓澈父亲有些不放心火急火燎的顾漓澈,便立刻给一向稳妥的缪弦月打了电话。

    “抱歉,我师傅出事了,失陪。”挂了电话缪弦月立刻起身,对顾漓澈说。

    “好,注意安全。”

    “这个分数应该够了,我先走了。”说着缪弦月把试题放在慕子琛身前。

    慕子琛扫了一眼,试题做了一半,另一半还是完全空白,这么短的时间,只有看完题目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写答案,才能达到这种程度。再从第一题扫下来,完全是标准答案,没有丝毫差错。

    难怪她自信分数够了,只做了一半题,却不失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