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浮出水面

妖不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她,见微知凶。最新章节!

    赵承这时候才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她。

    宋淮愿脸上化着淡妆,隐约可以看出皮肤不错,一双大眼非常漂亮,只是眼皮永远都是垂着,鼻梁高挺,嘴唇应该是因为涂了唇膏的关系,一闪一闪的,非常灵动。

    她身上裹了不少衣服,头发还是披着,圈在围巾里面,身高估计不会超过一米六五,赵承的下巴正好可以抵在她的头上。

    可能是穿了太多衣服的关系,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套在玩具熊里的小孩,瘦弱又稍微有些滑稽。

    乍一看,不过就是一个刚刚从大学出来的学生。

    可那双眼睛,却藏着心事。

    电梯门开了有几秒钟了,宋淮愿见他还是没有下楼的意思,试探的喊了一声:“赵承?”

    “嗯?”

    “电梯到了”宋淮愿回道。

    刚才赵承应的那一声异常温柔,差点儿让宋淮愿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和之前那个用眼神都能杀人的赵承,真的是一个人吗!

    这人翻脸怎么这么快?!

    赵承反应过来,赶快往出走,宋淮愿也不敢再多想,加快脚步还是跟在他后面。

    这一层装修的格外干净,只有灰白两个颜色。

    一下电梯左转就是这一层的招牌——s心理咨询。

    看样子应该是整层楼都被这个心理咨询是包下来了,有几个透明的等候室,零星的坐了几个人,看起来都是身价不菲的样子。

    剩下的就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安装了反向玻璃。

    在房间门口有一个穿着休闲的,长相精致的前台在站着,看见宋淮愿像是诧异了片刻,马上回过神来看着赵承:“赵公子,稍等。”

    也没有问赵承要干什么,直接转身进了身后的房间。

    看样子应该是熟门熟路了。

    没一会儿她又折了回来,脸上依旧带着礼貌的笑意:“李医生现在正好有时间,两位可以进去了。”

    “嗯。”赵承随口应了一声。

    房间和外面的装修是同一个风格,清雅的灰白色,一个短发的女人坐在老板椅上,穿着一身职业装,袖子微微卷起来,非常干练英气。

    桌前的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李布雪。

    “赵公子,好久不见,你爸身体如何?呦!罕见啊!你终于开窍了?!”

    李布雪起身,朝赵承迎过来,随后看到赵承身后的宋淮愿的时候,笑的更甚了!

    “行了,别假惺惺了,我爸身体如何你自己去我家看,这是我朋友,宋淮愿,这次找你还是老规矩。”

    原来是朋友,宋淮愿心想,这人还真是涉猎极广。

    一会儿是老刑警,一会儿又和心理师交好,越来越摸不透了。

    赵承自觉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串ip地址,还有王皓的名字,后面跟了他在至臻集团的职务。

    “宋淮愿?”李布雪盯着宋淮愿看了好一阵。

    宋淮愿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认识的人总是喜欢这么看她,好像她有什么问题一样:“我脸上有东西?”

    李布雪笑笑:“不是,就是名字怪好听的”

    宋淮愿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

    “老赵,不是我说,你这手艺可不是给你当私人网管的!”

    李布雪调转话题,抱怨道。

    赵承理直气壮:“不一样,网管有工资,你没有。”

    李布雪瞪了他一眼:“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就冲我帮你这么多忙,你请我去十次江城酒店你都不算亏!”

    “嗯,辛苦了。”

    宋淮愿愣是没听出来,他这到底是答应还是拒绝。

    “行了,东西放这儿,待会儿有结果了发给你,两到三小时吧。”

    “尽量快点儿,先走了。”

    赵承说完,头也没回直接走了。

    宋淮愿一脸懵逼的跟着他走进来,又走出去,而且还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赵承好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主动解答:“李布雪是国际知名的黑客,不止一次袭击过警务系统,后来金盆洗手了,做了心理咨询师。”

    “段丽娟办公室的电脑等到警方破译可能还要一段时间,而且,我更相信自己找的人。”

    宋淮愿想了一下,继续追问:“那为什么要查王皓?他有什么问题?”

    “你刚才给我看得那个数据,至臻集团旗下的宠物店购入加收养和最后实际的宠物数量相差差十几只,段丽娟肯定是知道的,甚至有可能和她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一点,你觉一个能够私自闯入她办公室的法务,能不知道?”

    “私自闯入?”宋淮愿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当时为了采集血迹,他们是把门关上了,后来王皓确实是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自己进来了,只是不巧,正好遇上了他们,要是再仔细想想,他可能还在外面偷听了一段时间。

    “原来如此。”宋淮愿恍然大悟。

    看样子,这个王皓和死者确实是关系不菲。

    “咕——”

    宋淮愿的话音刚落,就又响起了一声肚子的叫声,在两个人的电梯里,显得各位尴尬。

    “没吃早饭?”赵承低头看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淮愿居然从这个人眼里看到了一丝温柔。

    不过马上她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人对谁都没好气,对自己有话好说就已经是极限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温柔?

    宋淮愿回:“吃了。”

    赵承没理会她的回答:“走吧,去我店里吃碗面。”

    一听到面这个字眼,宋淮愿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店里?吃面?”

    “嗯,我开了家面馆。”他回道。

    开了家面馆?!

    这不就是宋淮愿最想做的事吗!

    但是一直拖到现在,不是没条件,是因为她懒,虽然想,但是完全提不起精神,所以就一直成了梦,偶尔想一想。

    到了之后,她才发现,赵承开的这个,真的是一家面馆,而且,这个面馆的名字,也叫“面馆。”

    面馆在一条小巷子里,周围有几个居民小区和是办公大楼,所以生意不咸不淡。

    他们进去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店里正热闹。

    赵承脱下外套扯了件围裙,走进了后厨,隔着窗户,宋淮愿能看见他熟练的和面,下面和调配码子。

    这让宋淮愿对他的映象多少有了些改观,至少,他也不是整天臭脸,做面的时候眉间还是舒展了些的,看起来好多了。

    没一会儿,他端出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条,宋淮愿也顾不得烫嘴,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

    在这个过程中,赵承一直在看手机。

    宋淮愿吃干抹净之后,他才抬头问了一句:“饱了。”

    宋淮愿点点头。

    “嗯,看看这些。”他把手机递给宋淮愿。

    小巷的面馆里,人们进进出出之间,有从门中扑出来的热气,好像在召唤着过路的旅人。

    “从哪儿弄来的消息?”

    宋淮愿看着手机上那些和她听到的事实截然相反的帖子,有点儿难以置信。

    “这些帖子之前发出来不到一天就都被删了,是警方的技术人员花了不少力气挖出来的。”赵承点了根烟,也不管自家面馆里贴着禁止吸烟的标志。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问。

    宋淮愿又端着手机看了会儿,每个帖子都是说段丽娟欺负宠物,用词遣句都非常犀利,奇怪的是,每个帖子下面都有非常多的跟帖者,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似乎人人都成了正义的使者。

    “除了段丽娟的是形象和我们目前为止掌握的不太一样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发现。”

    宋淮愿把手机放到他面前,对于这些键盘侠,她早就见怪不怪了,其中有多少人是知道真相,又有多少人只是跟风“讨伐”,刷纯在感的,不得而知。

    赵承吐了口烟圈,瞬间两个人之间烟雾缭绕,“我刚才说了,这些帖子基本上都是发出来一天左右就被删了,但是下面的跟帖数量有点儿不合常理。”

    “这么说,好像确实,有的都快将近一千了。”

    这几个发帖人都是新号,一般来说这么短时间不会引起这么大的讨论量。

    “你的意思是,有人暗箱操作?”宋淮愿很快反应过来。

    赵承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吹了吹裤子上的烟灰:“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现在帖子删了,想找ip地址也找不出来,我们只能根据现有线索找出发帖人,这个人,有很大的杀人动机。”

    宋淮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你想出来是谁了吗?”

    “”赵承被她这实诚硬是吓了一跳,“我现在是在和你讨论不是让你问我答案。”

    “我?”宋淮愿后知后觉,“我不擅长推理,你想到了告诉我就好。”

    赵承着实被她气到了,嗤笑一声:“首先,发这个帖子的人,应该也对猫狗宠物非常喜爱,这么多帖子都是围绕宠物,呼吁人性的,其次,这个人和被害人除了这个方面,应该还有别的方面的联系,例如竞争对手,上下级,或者是其他什么利益,在最近一段时间受到了死者的挑衅,所以才会痛下杀手。”

    这些帖子的最早发帖时间是在一年半之前,最近的一篇是在一个月之前,如果他要是早就有杀机,也不会等这么长时间。

    肯定是因为他们之间又有了什么导火索,所以才让凶手狠下心来,动手杀人的。

    宋淮愿看了看手机,她把今天大概的重要信息都记在手机便签上了:“嗯,按你这么说的话,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松源宠物的郑源。”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这个人,是他们排查段丽娟的人物关系的时候找到的,还有至臻宠物医院的员工也提到过。

    在至臻宠物医院成立之前,松源宠物医院是本市最大的宠物医院,医术高超,价格优惠,对宠物也非常有耐心,几乎达到了垄断的地步。

    但是,自从三年前,至臻宠物医院建成之后,他们的生意就一年不如一年,最近,段丽娟提出了要收购松源宠物医院的计划。

    但是被院长郑源拒绝了,甚至听说两个人还撕破了脸。

    从上面这些情况上来看,郑源确实是最有嫌疑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