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特殊态度

妖不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她,见微知凶。最新章节!

    穿过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后,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至臻宠物医院。

    医院的人流量依旧是不小,几乎空气当中都是动物的叫声和哀鸣声。

    “是有什么新线索了吗?为什么又到这儿来?”宋淮愿开门下车,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

    赵承为了不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尽量压低了声音:“昨天接到李布雪的消息,电脑入侵她花了点儿时间,但是收获不小。”

    “找到凶手了?”宋淮愿低声问道。

    周超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么容易就好了,不过倒是印证了之前那些帖子上面的内容。”

    帖子?

    “在电脑里面发现了证据?”宋淮愿问。

    赵承眸色深沉:“嗯,铁证。”

    熟门熟路的到了办公楼之后,他们直接找到了上次和他们见过面的法律顾问王皓。

    他的办公室坐了一堆人,应该是在讨论公司的事儿,段丽娟的死亡,估计给至臻集团的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赵承不顾那么多,开门见山:“你好,王皓先生,我们找你,有点儿事儿。”

    王皓点了点头,和公司的人交代了两句,然后和赵承他们一起去了会客室,昨天的那个助理端过来了三杯水。

    王皓笑意温和,态度真诚:“三位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死者段丽娟虐,待宠物的事情?”赵承知道,和这种人,没必要打幌子。

    “虐,待宠物?”王皓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不知道三位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宠物医院,怎么会虐,待宠物?”

    周超良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几张视频截图,以及警方查出来的那些帖子,都专门打印了出来。

    宋淮愿看到那几张截图上,全部都是动物的皮毛,甚至还有的在往下滴血。

    触目惊心,让她胃里不由得一阵翻涌。

    王皓脸色铁青:“这是什么?”

    赵承盯着他,双眸炯炯有神:“这些是视频截图,是我们从段丽娟的电脑当中找到的,也就是之前被你们公司删掉的帖子,你应该都挺眼熟的吧?”

    听到这儿,王皓反而是笑了起来:“这个我不清楚,可能是段董从什么地方下载的吧?我们医院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样啊”赵承应了一声,也没打算和他打太极,“我听说你是孤儿,毕业之后原本开了个律师事务所的,但是为什么后来到至臻集团工作了?”

    王皓苦笑一声:“现在创业不容易,我又没什么名气,所以步步都难,后来正好段董找上我,薪资不菲,我就过来了。”

    “是吗?好,谢谢你的配合,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儿。”

    宋淮愿没想到今天居然结束的这么快,明明什么都没问到,这不太像赵承的风格啊。

    “你觉得这小子有问题?”周超良说话的时候哈着白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的天,格外的冷。

    赵承看着前面,双手插在兜里,依旧是一副骄傲上天的样子:“我查出来,他之前是个的孤儿,读书和生活全都靠着慈善人的接济,而这个人,就是段丽娟的死对头,郑源。”

    周超良愣了一下:“意思是为了报仇?”

    “现在还不知道,只是他的嫌疑比较大,这次过来就是探探他,现在看来,他确实是有问题。”赵承回道。

    两人在前面你一言我一语,上车的时候这才发现,宋淮愿被他们甩下了一大截。

    赵承眉间舒展开来,又折了回去,拽着她的手腕把她塞进了副驾驶。

    “怎么?冻傻了?”周超良从后面钻过来打趣道。

    “会说话就说,不会说就闭嘴。”虽然看不到赵承的脸色,但是周超良大概能想象的出来。

    宋淮愿看着前面,没有理会他们的两个的对话:“我觉得,那个秘书有点儿奇怪。”

    “秘书?”两个人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今天给他们倒水的那个就是昨天给段丽娟收拾办公室的那个秘书。

    赵承看着她:“哪儿奇怪了?”

    “感觉吧她应该是段丽娟的秘书吧?按理说,她的直属上司死了,她就算是装装样子,也应该是比较悲伤的,但是我看到她今天穿了职业包臀裙,头发也是精心打理过的,口红的颜色也很鲜艳,是不是有点儿”

    “不太合适?”宋淮愿问道。

    她自己也不是很懂这些人情世故,所以,不是很确定。

    “那你觉得她是为什么?”赵承质疑。

    “这还用问!”周超良兴奋的插嘴道:“根据我在江湖上神龙摆尾的经验,当然是女为悦己者容了!”

    赵承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周身的戾气让周超良微凛。

    不过,这次,他倒是觉得,虽然周超良这话非常恬不知耻,但是,不得不承认,是有几分道理:“那边那辆车,是王皓的吧?”

    “老赵,你这思维够跳跃啊!”二人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一辆白色宝马车,周超良回忆了一下,“好像是。”

    赵承快步过去,盯着看了看,从车机顶盖上摸下来一层灰,“这车,没洗过啊。”

    周超良则是隔着玻璃往里面看,吊儿郎当的,“没洗过还不好,证明证据还在。”

    “可是他的轮胎是不是干净的有点儿异常?”赵承蹲下来,“谁洗车的时候只洗轮胎?”

    周超良盯着干净的好像是新装一样的轮胎,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另一边的宋淮愿已经一本正经的开始工作,“轮胎上面只有少量的尘土,大致看起来,距离上次清理时间超不过10个小时,应该是昨天晚上的时候洗的,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什么”

    说到这儿的时候,她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两个人的注意力也被她吸引过来,周超良凑过来调侃:“又看见血了?”

    “不是,只是一个简单的竹签而已。”她侧开身子,神色冷淡的看着他们两个。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周超良顿觉一股恶寒,也跟着往后扯了一步。

    谁知还没有站定,屁股就被人踹了一脚,让他猝不及防的往前跌了两个踉跄,而罪魁祸首却站在他身后,一脸的义正言辞,“让你动手的意思,这都不明白?这儿就你一个条,子,难道让我们两个动手?”

    周超良嘴角抽了抽,他总觉得自己被这两个人算计了,但是又不敢说,只能吃了亏之后忍气吞声的乖乖办事儿。

    半截断了的竹签被他从轮胎缝隙里小心翼翼的抠了出来,原本应该是黄色的竹色,现在已经被油污和灰尘染得变得乌黑难辨。

    “这牙签儿,一看就没什么用啊。”周超良虽然嘴上这么嘟囔着,但还是塞进了证物袋里。

    宋凛隽打断了他的动作,从他手里接过证物袋,仔细看了一会儿,“我觉得,应该是有点儿用,我看见上面除了残留的微弱的羊肉成分,还有少量的卡宴辣椒粉末。”

    “卡宴辣椒粉是世界上非常出名的辣椒,但是产地在美国,在中国并不多见,据我所知,这个城市用卡宴辣椒粉当调味料,同时也卖羊肉串的地方不算多,稍微查查就有结果了。”赵承补充道。

    “不用查了,我知道有一家,就在永兴街天和路口上有一家烧烤店,最重要的是,那儿有一家酒吧。”周超良脸色稍微有点儿泛青。

    “不就是家酒吧吗?”赵承白眼看他,“这不是你应该有的反应啊。”

    "是家ga,y吧。"

    天色微微放暗,满街的霓虹灯不停的闪烁,连那坠着几颗孤星的夜幕上,也好像被染上了颜色。

    吉普车在马路上的飞速掠过,两边的灯光变成了五颜六色的线条,转身即逝,赵承忍不住看着身边人,一身利落的休闲男装,头上反戴着一定乳白色鸭舌帽,衬的她白皙又纤瘦,弱不禁风,倒是别有几分俊朗。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她完全可以穿女装过来的,虽然穿男装他们更方便行事,她这样,是可以,不过没必要。

    “那个”他原本都想好说辞了,奈何一开口,声音就变得异常“和蔼可亲”,“你这个穿搭,不错。”

    “我今天下午专门去买的,如果喜欢的话我明天洗干净送给你。”宋淮愿依旧是淡淡的口气。

    “噗!”周超良发誓,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忍了,但是还是没忍住,这就不能怪他了。

    ?????

    这姑娘脑回路怎么回事儿?

    也太有意思了吧?

    赵承在后视镜里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吓得周超良赶紧消停下来。

    “哦,尺码不合适的话,我可以把链接给你,网上也应该有专营店。”宋淮愿态度诚恳,言语认真,拿起手机甚至开始搜了起来。

    赵承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嗯,那麻烦你了。”

    “噗!woc”最终,周超良的一时快活还是超过了他的求生欲,“赵队长,我是万万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一天!”

    宋淮愿茫然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什么意思?”

    “没事!你穿这身挺帅的!”周超良意味深长的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