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意外收获

妖不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她,见微知凶。最新章节!

    酒吧里聒噪的声音和绚丽的灯光交织在一起,四处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

    如果换了其它的酒吧,周超良肯定轻车熟路,但是这儿,他不行,只是讪讪的躲在赵承的身后,脑袋恨不得耷拉进地缝里。

    倒不是他的看不起这些人,他就是一时半会儿忘不了上次的耻辱。

    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多虑了,这次根本没有人搭理他,倒是那一双双盯着宋淮愿的眼神简直是毫无顾忌。

    显然,她本人并不知情,只是一本正经的坐在吧台边上喝着勾兑的果汁,像是个未经世事,人畜无害的小年轻。

    一边的赵承面前摆着一杯威士忌,一口都没动过,他双眉之间拧的紧紧的,周身的那股气势让人觉得,他好像下一秒就会掏出把刀来把这儿砍个稀巴烂。

    所以,在他问酒保有没有见过王皓的时候,酒保支支吾吾,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敢。

    周超良见情况这么发展下去可是不妙,于是招了招手,把酒保叫了过来,在他身边耳语一番,酒保看了看宋淮愿,又看了看赵承,面露惧色,“大哥,这个人我见过一次,好像就是前不久,他一开始是和一个长得挺帅的男人坐着聊天,聊得还挺好的,后来来了一个女人,我看着面熟,说了句什么那个帅哥就走了,就剩他和这个女人,结果两个人好像是什么事儿没谈拢吧,结果就不欢而散了。”

    赵承捏着酒杯,姿势霸气而凶残,“他们为什么吵架的?”

    酒保不由自主的往后撤了一步,“我好像听到这个男人骂这个女人,什么虐,待宠物吧,然后这个女人说了句什么以为他多干净之类的,那个男人就生气了,后来也没听清。”

    打听清楚之后,三人从酒吧出来,周围依旧是一派灯红酒绿,三个人一人攥着一根羊肉串,吃的津津有味。

    ——果然,这上好的调味料,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

    和旁边的两个粗糙大汉比起来,宋淮愿的细嚼慢咽可以说是非常文雅,“之前我们找到的那根竹签,材质还有上面沾到的那些杂质,和我们现在拿的这个基本相同,应该就是出自这家店。”

    赵承接过她手里的那支吃光了的空签子,和自己的一块儿顺手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无视了宋淮愿递过来的纸巾,直接用手抹了一把嘴边,“这个现在已经基本上清楚了,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一个虐.待宠物成性的段丽娟,会说王皓不干净,难道说,他也参与了宠物虐.待?而且,为什么王皓会出现在这种酒吧?”

    周超良点头,“从刚才那个酒保说的来看,明显王皓已经知道了段丽娟她虐.待宠物的事情,可他却没有和我们说,可能就是怕我们把他也查出来,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这还不简单,他自己就是个同呗!”

    不过,赵承似乎对他的这个推论并不是很满意,眉头一直都紧皱着。

    “可是我今天在他的衣领上,看到了有丙酮,乙酸乙酯,邻苯二甲酸酯以及甲醛的成分。”宋淮愿擦着嘴,轻声说道,“也就是无色指甲油。”

    周超良噎了一下,瞳孔放大,谄媚的双手捧上她的手,夸张的惊叹道:“神仙,神仙啊!来我们警队吧,我保证你一年升主任,两年升副局”

    “啪!”宋淮愿正想要怎么办的时候,攥着自己的手被人一巴掌拍开了,赵承挡在她身前,眼神冷漠,“我跟你回去,要不要给我也升一升?”

    周超良连连摆手,讪讪回道:“算了算了,你再回去到时候就不是升迁的事儿了,估计整个警局都得为了你而扩建一下。”

    言外之意,警局暂时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宋淮愿站在后面,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个高大结实的背影,好像和一个什么人的身影契合在了一起,她一时想不起来,就是觉得,赵承这人,好像也没有那么嚣张。

    “小妞,愣着干什么,上车了!”周超良一声叫声把宋淮愿拉回了现实,她后知后觉的钻进了副驾驶。

    见她双目无神,赵承轻声问:“有心事?”

    “没有。”她摇了摇头,“我就是在想,为什么王皓会到这儿来?”

    “就因为你从他的衣领上发现了指甲油?所以就确定他的性取向没问题?万一他是个双的呢?这种地方,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吧?”

    周超良倒是满不在意,反倒是觉得,宋淮愿稍微有点儿钻牛角尖了。

    宋淮愿似乎是被他说服了,“嗯,也有可能,总之他和死者段丽娟之前曾经争吵过,很有可能这就是作案动机。”

    吉普车的灯光映着一路的树影婆娑,路上已经基本上没有行人了,枯干的树叶掉在地上,被碾的稀碎。

    赵承单手攥着方向盘,一路上脸色都不是很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宋淮愿坐在副驾驶上,都能感觉到一股让人精神紧绷的戾气。

    鉴于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种地步,所以她也没有要开口询问的意思,车里这诡异的氛围就一直持续到她下车为止。

    吉普车稳稳当当的停在她家楼下,宋淮愿解开安全带,道了声谢,车门刚扳开,就听到一句,“注意安全,早点儿休息。”

    她回头,车里暗黄色的灯光映在赵承的脸上,他的五官大气,鼻梁高挺,头发干净利落,不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稳重,是现在那些小姑娘们前赴后继的大叔类型。

    “嗯,知道了,谢谢。”

    宋淮愿又道了声谢,下车,逐渐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赵承的车一直停在下面,等着楼上的灯亮了,他这才离开。

    周超良八卦之火顿时四起,“老赵,虽然说我们交际不多,但是我也认识你这么久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贴心的时候?”

    岂止如此,之前一直都以为这货就是糙老爷们儿,自从看到他对这个小姑娘的举动之后,这才发现,这男人发情起来,各个都是暖男啊!

    赵承毫不客气的剜了他一眼,“废话少说,在酒吧的时候你和那个酒保说了什么?”

    “就”周超良神色飘忽,身子不由自主的离他远了点儿,"就说那个男人骗了小宋,然后请了你这个打手过来,要是今天查不出来,你就得把他们场子给砸了。"

    “不知道你这脑子什么时候才能用到正道上。”

    回到家里的时候,又是十二点了,因为下午没事儿的时候他补了一觉,所以不是很困,在卧室的白板上写写画画,全都是关于案件的内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皓的嫌疑很大,但是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还有,他为什么要把车胎洗了?到底车胎上沾了什么东西?

    最重要的一点,为什么段丽娟会说他不干净?

    因为他同性恋?

    他在白板上王皓的照片旁边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盯着白板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拿起车钥匙,从客厅里随手拽了一件衣服就往外走。

    “少爷,又要出门?”阿姨手里端着一碗粥,还冒着热气,刚热好要给他喝的。

    “嗯。”赵承急匆匆的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折回去把那碗粥一饮而尽,“果然还是您的海鲜粥,我先走了,待会儿会回来晚点儿。”

    阿姨端着碗,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赵承首先开车到了王皓住地方,看了一眼时间,凌晨零点四十七,确定了之后,点开了腕表的计时功能,随后朝着医院的方向过去。

    按照导航上面的路线,赵承开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两地之间距离很近。

    停了一会儿之后,他又把时间清零,从医院出发,往郊外走。

    这条路上的车原本就不多,加上这个城市冬日的夜晚异常寒冷,此时,一条蜿蜒修长的马路上,只有他这一辆车,加上没有限速摄像和红绿灯,他的车行驶在路上,就像在撒欢,开的飞快。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道一闪一闪的红光,赵承踩了刹车,慢慢的靠近那辆车,是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好像是有什么故障了,打着双闪停在路边。

    等等!

    这个车牌号!

    赵承蹙眉,这大半夜的,她来这儿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