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爷,我是相思病

李安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清穿后每天被迫撩四爷最新章节!

    “爷,您小心台阶。”

    “爷,这里路好走,奴才帮您提着灯。”

    “爷冷了吧?奴才这里有手炉。”

    “爷若是饿,奴才这里还有点心,热着呢。”

    “等等,等等,奴才帮您开门。”

    温酒一路围着四爷叽叽喳喳,一番操作直接看呆了身边伺候的奴才。

    ……还能这样?

    进了屋子,温酒也没闲着,即刻端了一盏茶捧到四爷手边,一张小脸笑的跟花儿似的。

    “爷,喝茶…”

    四爷挥了挥手,将周围的奴才全部赶了出去。

    而后,轻轻俯身,靠近温酒,凛冽凤眸眯成了一条缝,仔仔细细的看她。

    看着面前的俊脸越来越近,温酒紧张捏紧小手,脸上的笑越发的真诚:“爷...”

    下一秒,茶盏摔的粉碎,她的下巴被四爷扣住。

    四爷粗粝的指腹在温酒红润的唇上磨砂:“这样漂亮的小嘴,为什么总是骗人呢?”

    温酒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是被那双温热的大手整个制住,不能移动分毫。

    “爷...”

    四爷冷冷勾唇:“温酒,爷跟你说过骗爷的后果。”

    温酒缩成一团,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说:“爷,我说没骗你,你信吗?”

    四爷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呵,你是想说太医看的不准?还是要告诉爷,你害怕看大夫,有别的缘由?”

    四爷的手顺着她的下巴慢慢的移动到她的脖子上。

    轻轻扣住:“温酒,你还有什么遗言吗?爷许你说。”

    温酒愣了下,被捏断脖子的那一段糟心回忆又冒了出来。

    咬了咬牙,她直接硬着头皮扑到四爷怀里去。

    “爷,我是相思病,没有爷,我活不下去了。”

    温香软玉猛地入怀,四爷也免不得愣了下。

    低头看去,娇弱的女子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这个视角,可以看到她细嫩白净的脖颈。

    似乎怕的很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四爷有些出神,仔细想想,似乎从来没有女子这般用力的抱着他。

    身在皇家,即便是再亲近的,都带了几分小心翼翼。

    而她,手臂紧的仿佛他就是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四爷尝试的将她的手扯开,却愣是一下子没扯动。

    怀里的人似乎越发不安,手抱的更紧了。

    “爷是不是不信我说的?”

    “我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心去爬床的。”

    “我在爷的身边侍奉了十年,如何不晓得爷的性子,我知我自己必死无疑,却心甘情愿!”

    “是。”

    “我是没有病。”

    “可我也想死的体面一点,说是病死的,总是比被爷赐死强的多...”

    四爷眯着眼睛看温酒,似乎是在判断她的话有几分可信。

    “你喜欢爷什么?”许久之后,四爷轻轻呢喃:

    “爷的亲生父母都不喜爷,你又喜欢什么呢?”

    温酒脑袋里头不由得出现德妃和四爷那别扭的相处模样。

    轻轻靠在他肩膀上说:“爷本就值得被人喜欢,哪有理由呀?”

    她没想到,四爷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以为,他是天之骄子,该是理所应当觉得会有很多人喜欢他的呢。

    莫名的,温酒忽然觉得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有点可怜巴巴的。

    正想安慰一句,脖子就又被扣住了。

    四爷眸子紧紧的盯着温酒:“好,爷知道了,你的遗言说完了,爷送你上路。”

    温酒:“!!!”

    刚刚她一定是疯了!

    竟然觉得书里头将亲人逼杀殆尽的四爷可怜!

    这个未来帝王,心脏强大到能将所有拦他路的人全干掉。如今即便是少年,也轮不到自己可怜啊!

    “没,还没说完呢!”

    察觉窒息,温酒吼了一嗓子。

    四爷略松开了手,眯着眼睛看她。

    温酒大喘了好几口气:“爷,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遗愿。”

    四爷:“温酒,爷让你最后说句话已是仁慈,别得寸进尺。”

    温酒:“爷,我就想吃个烤红薯...”

    四爷:“做梦!”

    温酒:“您看在我伺候您十年的份上,别让我死不瞑目成吗?求求,求求了。”

    ...

    一刻钟后。

    上好的银丝炭上头架了铁网,温酒擦了把汗,拿着夹子时不时的翻滚铁网上头的肉和菜。

    “你到底烤好了没有!”四爷不耐烦的催促。

    “马上马上,”温酒夹了块烤的滋滋流油的炙羊肉,满脸带笑的送到四爷跟前:“爷快尝尝看,味道绝了。”

    看着温酒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样子,四爷嫌弃的躲开了些。

    “放到盘子里,爷自己会吃!”

    温酒“哦”了声,听话的给放到盘子里,继续烤肉去了。

    四爷一整天都没好好吃东西了,今儿个是除夕,为了防止麻烦,晨起自然用的不多。额娘那里一肚子气,别提吃东西了。

    后来跟着康熙爷忙碌,也没个用膳的时候。肚子早就咕噜咕噜叫了。

    这吃食新鲜,四爷端起盘子忍不住细细看去,刚刚他就见温酒用些料给腌制起来,烤的时候,还特意要了蜜刷上去。

    如今焦黄油亮,很有食欲。

    “筷子呢?”

    四爷皱眉问,回过头,便见温酒那白嫩嫩的手指捏着羊肉往嘴里送呢。

    “啧,你脏不脏?”

    因为有点烫,温酒吸了好几口气才咽下去,这才说:“着急想要尝尝味道,这就去给您取筷子哈。”

    说话间,立即跑到桌子那边去取两双筷子回来。

    递给四爷后,她眼睛亮晶晶的又盯着炭火看。

    四爷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温酒递过来的筷子,记得不错的话,那女人刚刚还在吮手指。

    在身上翻找了半天,找了个帕子,将筷子反复擦了几遍,这才将羊肉送进了嘴里。

    一口吃罢,四爷也点了点头。

    味道确实不错,这羊肉火候正好,不腻不膻,外焦里嫩,分外可口。

    下意识的,四爷就往温酒那头看,眉头顿时皱起来了。

    面前铁丝网上,竟然已经空空如也。

    而那女人盘子里头,堆的跟小山似的。

    她正美滋滋的大块朵颐,烫的一直大口大口往嘴里吸风。

    四爷眼睛一咪:“住口!”

    温酒咽下羊肉,傻呆呆的看着四爷:“...怎么了?”

    该不会这货忽然凶性大发,要捏死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