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仙都 > 第一百零四节 杀人者人恒杀之

第一百零四节 杀人者人恒杀之

推荐阅读:大符篆师超级六扇门白袍总管阴间酒吧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黄山修道士无量真途都市仙灵驭鲛记步步为陷:蜜宠萌妻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血气秘术不知从何而来,在妖族下层流传已久,修炼者不在少数,却没听说什么人因此脱颖而出,成就大神通。传说在上古之时,有大妖操纵血气,横行妖域,为祸惨烈之极,后继无人的原因,究竟是秘术不完整,还是修炼不得法,已没有人弄得清楚。

    封寄远年轻之时,曾目睹过一场殊死搏杀。那一日,他在荒山野地找食吃,日头毒辣,喉中干渴难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浑浊的池塘,干脆现出原形,却是一条成精的泥鳅,钻入淤泥中躲避烈日,略事歇息。

    正昏昏欲睡之际,血气骤然降临,两头大妖滚滚厮杀,从半空打到地面,妖气肆虐,压得封寄远连大气都不敢喘。他收敛气息,伏于淤泥深处,等了许久,小心翼翼探出头去张望了一眼,却见胜负已分,一头大妖浑身是血,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按住奄奄一息的猎物,探出利爪喉咙划到脐下,扒开胸腹,喝了几口鲜血,似乎恢复了些许元气。

    封寄远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正待缩回淤泥藏身,眼梢瞥见那大妖剜出一颗活蹦乱跳的心脏,从心窍中拈起什么东西,如获至宝,送到鼻下深深一吸,一缕缕血气氤氲钻入鼻孔,他仰天张开大嘴,无声地咆哮着,脸上流露出陶醉的神情。

    这一幕留在封寄远记忆深处,直到很久以后才记起,所有的细节都鲜活如昨,像在暗示他,他们都练错了,血气藏于心窍,修炼血气秘术的正途,是自相残杀,夺取血气,而非一味埋头苦修。封寄远没有藏心计,吃独食,他说了自己的猜测,杜若海反复思忖,觉得或恐道破了关键。

    所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底层妖修多半道行浅薄,为夺取血气,只能向禽兽精怪下手,最多潜入人间,吃几个练武多年的江湖好手,彼此之间极少残杀,更不用说剥取心窍中成气候的血气了。封寄远提醒了他们,原来还有同族相残这一条路可走,富贵须从险中求,杜若海决意试上一回,验证此举是否可行。

    四人潜入妖域

    ,杜若海精心挑选猎物,一头修炼血气秘术,小有神通的犬妖,趁其不备暴起伏击,着实费了一番手脚才将对方拿下,总算有惊无险,只受了一些皮肉伤。封寄远将那犬妖开膛破肚,剜出心脏来,心情激动,手抖得像羊癫疯,杜若海实在看不下去了,亲自操刀,仔细探寻了一回,从心窍中剥出一点血气,命他吸入体内,当即炼化。

    封寄远盘膝坐定,搬运功法,神游物外,三天三夜不食不饮,不眠不息,将那一点外来血气粗粗炼化,只觉意识清明,施展神通如臂使指,无不如意,血气缠绕神魂,却又深了一层。他又惊又喜,将所得所失告知杜、侯、黄三人,杜若海沉吟良久,告诫众人此法可一不可再,如非必要,切莫向妖族下手,以免露了行迹,激起众怒,何况血气深入神魂,一旦作祟愈发惨烈,恐有不测之祸。

    封寄远等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自相残杀终究有干天和,他们太过弱小,抗不住冥冥中天道反噬,须得谨慎行事,不留后患。忽忽数载过去,四人往返妖域人间,孜孜不倦修炼血气神通,道行渐长,胆子也壮了许多,此番相助赵伯海,封寄远探察到赵荥军中有修炼血气的异士,怦然心动,决意再干一票夺取血气的买卖。

    法器顿飞疾如奔马,却比奔马动静小,也稳当得多,黎明前杜若海等来到秦云山脚下,藏身于树影中,极目眺望片刻,封寄远伸手指向一座帐篷,低声道:“在那里,血气旺盛,杀戮极重,十有八九是一清道人。”

    不知何故,杜若海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朝侯劲草、黄的卢略一颔首,二人双双催动神通,借妖气遁形,刮一阵狂风,一时间昏天黑地,吹得牙旗、将旗、号旗、信幡、狼纛猎猎作响。

    二人乘风突入营中,神不知鬼不觉,近在咫尺,不再隐藏行迹,侯劲草利爪一划撕开营帐,双眸血光闪动,早望见一老道盘膝坐于蒲团上,鬓发斑白,脸似橘皮,腿上搁了一柄长剑,抬头望向自己,神情淡然,似乎早已意料之

    中。

    侯劲草去势为之一滞,心中顿时大警,稍一犹豫,黄的卢从一清道人身后闯入营中,探手点向他后脑,指尖亮起一团血气,相距不足半尺,身躯无声无息化作飞灰,周身血气滚滚转动,凝成一枚小小的血丹,落入一人手中。

    侯劲草这一惊非同小可,厉声喝道:“谁?谁在哪里——”声音戛然而止,七窍淌出黏稠的鲜血,五感丧失,陷入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

    魏十七从阴影中缓步踏出,身材颀长,眉宇间不无沧桑,他将五指一松,血丹缓缓坠落,一清道人接在手中,迫不及待吞入腹中,行功炼化血气,缓解体内的隐患。

    杜若海如遭雷击,耳畔嗡嗡作响,他咬破舌尖,借剧痛唤醒意识,扭头命封寄远先走一步,颈椎骨“嘎吱嘎吱”作响,如同生锈的铁门枢。话未出口,却见他面容扭曲,惊骇之情溢于言表,浑身僵硬,连手指都无法挪动。杜若海一颗心直往下沉,妖族血脉上位压制下位,自从修炼血气秘术后,这种压制已变得微乎其微,他已经淡忘了血脉压制的感觉,没想到时隔多年,再一次受制于人!

    血气,唯有血气才能救他一命!杜若海拼命催动功法,却无济于事,血气纹丝不动,最深的恐惧攫取身心,他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妖族的血脉压制,这是血气压制!

    杜若海挣扎着抬头望去,只见对方振袖轻拂,侯劲草肉身化为齑粉,血气鼓荡而出,落入他掌中凝成一颗血丹。他看在眼中,心生明悟,这厮好生了得,举手投足将侯劲草一身血气尽数夺取,比起剖腹剜心不知高明了多少,这才是真正的血气秘术,他们奉为至宝的不过是些皮毛。

    杀人者,人恒杀之,夺人血气者,人恒夺之!绝望如潮水将他吞没,杜若海喉咙口咯咯作响,鼓起所有残存的勇气,摇摇晃晃朝对方迈出一步。魏十七看了他一眼,眸中血光一闪,杜若海肉身灰飞烟灭,雄心壮志,万丈豪情,都化作一缕轻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