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珠胎

雪未央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最恨相逢已婚时最新章节!

    自学考试的日子渐渐近了,除了工作,我与同事的接触就很少了。每天都在拼命的读书。公司里的升迁变化都不在留意。只有一次同杨天易谈起方琼的工作,他只说等我考完了自考在说,我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十月的考试我报考了四门专业课程:英语(一)、英语国家概况、综合英语(一)、综合英语(二),全部为高难度的考试科目。至于公共课程因为一月份有加考,所以我全部都没有报名,只待在加考中补报,这样如果顺利可以很快毕业。

    我的勤奋感染了天易,有一天他拿过来一大叠的英语自考资料,那些资料全部都是九成新,显然是他从别墅里拿过来的。

    我开心的一本一本的快速浏览一遍,准备把急需的挑出来,其余的就先收起来。看着看着我发现每本书在打开封页后的第一页都有一行字迹娟秀的签名。

    蔓萱购于2001年1月4日

    蔓萱购于2001年2月15日

    蔓萱购于2001年5月9日

    蔓萱购于2001年7月26日

    “蔓萱是谁?”我满脸疑问的叫住在客厅的天易。

    “等你完成了我们的约定之后你就知道她是谁了?”天易的语气告诉我,他不想让我知道蔓萱更多的事情。

    我把满脑子的疑问吞回肚子里,考试要紧,要是都及格了,再来谢谢这个蔓萱也不迟。

    天易的英文很好,只有我们两个在公寓的时候,他几乎全部用英文与我谈话,即是良师又是益友,让我受益非浅。

    考试的那两天是星期六和星期日,因为不是正式上班的日子,他虽有工作要处理,却也是一大早先将我送至考场,再去公司。

    接连两天下来,紧张加上疲劳,考完试我就生病了,却不舍得吃药,自从想要帮天易生个孩子,我就不敢再吃药了,从书上知道药对胎儿的健康非常不利,况且我也无法先知自己是否已经有孕。

    于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每天拼命喝热水再盖上厚厚的被子让自己发汗,据说只要汗出来了,病便易好,我试了两三次,虽躲在被子里发汗很难过,但是感冒却真的是好了**分。

    待病好了,就去上班,安心等待考试的成绩。

    半个多月后成绩出来了,上网查过成绩之后,虽然早已预料会全部及格,然而我还是很开心。吵着让天易请我去吃韩国料理。

    我和天易还从来没有去过外面的餐厅吃过饭,我生在东北吉林,东北的朝鲜族人特别多,所以极喜欢韩国料理的口味。

    那天一下了班,天易破例直接开车带我离开公司,引来方琼等同事的侧目。那天我只要开心就好,什么也不去想了。

    叫了两份紫菜包饭、一份韩式烟肉、一份辣白菜、一份锅塌香菇盒、最后再来一份大酱汤。我的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只是碍于天易在,所以忍住。

    包饭一人一份,先吃辣白菜和香菇,再来吃烟肉的时候我却感觉胃极不舒服,极力忍住不想扰了这么美好的饭局。然而服务员将大酱汤端上来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控制,急忙跑去洗手间,吓得大堂的小妹赶紧跟上来,以为菜有什么问题呢。

    我躲在洗手间里翻江倒海的吐了起来,吐到全身都没了力气。脸色苍白的回到座位上,却再也吃不下了,心下奇怪,这些菜都是我从前最爱吃的菜色啊。忽然想起这个月的月事已推迟了十多天了,脸一红,只是猜测而已,也许检查一下比较好。

    叫服务员再上了一碗冷面,慢慢吃了,胃口才渐渐好了。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一个人悄悄去了药店,买了一包试孕纸,但是第六感告诉我真的要做妈妈了。

    这几天特别爱睡觉,天易没来,晚上九点多就睡了,天气没那么热了,真的是最舒服的季节。

    隔天早晨一大早起来,认真读了一遍试孕纸的说明,耐心的等待结果,试纸的显示证明真的有孕了,但是还没有百分百确认,我的心不敢雀跃。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减少使用电脑的频率。饮食也开始多吃有营养的食物了。

    “水清,晚上一起去外面吃饭吧。”打卡的时候方琼对我说。

    “去哪里?就我们两个?”

    “去吃自助餐吧,还有国贸部的小李。”

    “哦,为什么小李也要去?”我奇怪地问。

    “是他提议的啊,还说一定要请你。”

    原来如此,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几分。

    “改天吧,我今天晚上有事情。”我委婉的拒绝。

    “那明天吧。”方琼不死心的再约我。

    “好。”我想了一想就答应了她。也许答应她对自己未尝不是件好事。让杨天易知道会不会也是好事呢?

    下午打了电话交待杜姨这几天都不用来公寓里煮饭给我。我也吃不下,只能吃清淡的。

    第二天下了班,我如约来到大厦门口,方琼和小李似乎已等我很久了,三个人一路笑着去路边叫的士。正走着,我一眼憋见天易的车从后面开过来,缓慢的从我身边经过,我朝他摆了摆手,毕竟我曾经对方琼说过我和天易是亲戚,亲戚哪有不打招呼的道理。

    他连车窗都没有摇下,看着我招手后,急踩油门,一溜烟就没了踪影。我吐吐舌头,跟着方琼和小李走了。

    那天晚上小李殷勤地帮我点了好多菜,随便吃了些便再也吃不下,连平时最爱吃的冰淇淋也不敢吃了,吃过了饭,方琼一直吵着要去逛街。

    “很久没有晚上出来了,有些不习惯,下次再去玩吧,我想回家了。”

    “我送你。”小李说。

    “不用,还早着呢,我自己回去就好。”虽然有些怕,但我实在不想让他们两个知道我的住处。

    小李帮我叫了一辆的士,嘱咐司机开慢些,我便回家了。一回头,小李还在望着车子发呆。这样的好男孩,我原也配不上他,真不该利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