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人皇主宰 > 第27章 药浴

第27章 药浴

推荐阅读:最强雇佣兵之暗黑纪元全能刺客茅山术之不死人暴躁的大隋洪荒神禁神武封魔恶魔人护花神医在现代夜车鬼事人皇主宰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的药浴,顾名思义,就是在满是药材的液体之中沐浴。

    药材者,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含有灵性,更蕴含有庞大的天地灵气。

    它功能众多,可疗伤,可解毒,可致命,更能炼制成助人突破的丹药,可以说,是一样对修者非常重要的东西。

    而在众多的药材之中,就有一些,可以温养骨骼,强化骨头,是淬体第五重锤炼骨头时的必备神器。

    以它们为原材料,配置成的药液,温和而充满药力,只要骨头不受到毁灭性的打击,都可以恢复过来,而且,是不留任何一丝后遗症。

    原来,以林焱的身价,是不敢奢求在锤炼骨头时有药浴帮助的,但是,现在不同了。

    他从林旭手里抢来了一枚破金丹,拍卖之后,可是换来了不少钱财。

    二十五方中品灵晶,这对于淬体境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如果不好好利用,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留下一部分补贴家用之后,剩下的钱,已经足以让林焱可以说是奢侈的使用药浴了。

    因此,林焱没有傻乎乎的拿钱藏起来,而是很果断的选择了使用。

    正所谓:千金散尽还复来,修炼才是重头戏!

    当然了,为了彻底发挥药浴的效果,在药浴之前,林焱是要经过一番地狱式的折磨和摧残了。

    这不,在他专属的修炼场所——后山之上,正在演绎这一幕‘惨绝人寰’的‘大戏’。

    ……

    清晨,大雾笼罩着这片僻静的山林,白茫茫一片,让人的视线,都是变得模糊了起来。

    太阳还未出现,还有点黑暗,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连鸟雀的声音都没有。

    “砰砰砰!”

    在山顶之上,突然间有着一种极为刚烈的撞击声传来,视线拉近,只见得在那林间的一片空地上,一个略显修长的身影,裸着上身,扎着马步,正站在那里。

    在他身旁,一名身材略显青涩但已经有了凹凸曲线的头扎冲天辫的少女,手持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棍,虽一脸的不忍,但在少年的坚持下,每隔一段时间,就轻咬红唇,将木棍狠狠的击在少年裸露的身体上,一声声急促的拍打声,在这幽静的山林中,显得极为清脆而刺耳。

    木棍很粗,每一次的拍打,就包拢了少年的半个上身,冲击很大的区域,每一次的出击,它都会在少年身上留下深深的红印,看的旁边的少女一眼泪朦朦。

    尤其是,木棍打在骨头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痛彻心扉。

    “砰!”

    又是一棍,力道不弱,硬抗之后,林焱猛地身体一晃,差点栽倒,只见得,一道足有六寸宽宽,一尺长的红色印子,在他的后背浮现而出,与先前拍打还没消散的红印叠在了一起,显得愈发红艳了。

    或许是看到了他的惨状,林妙菱有点不忍,下一次的攻击,就故意用轻了一点力道。

    “妹妹,用点力。”

    击打在身上的力道,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身为当事人的林焱自然最清楚,很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次的力道,没有上一次强,原本疼的呲牙咧嘴的他,眉头一皱,不满意道。

    “林焱哥,你别练了,先休息一会吧。再打下去,你会受不了的。”看着林焱因为疼痛,一脸的狰狞,林妙菱有些看不下去了,哀求道。

    “用力。”林焱闻言,没有理会,倔强道:“炼骨,哪能不吃苦!”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继续!”

    “嗯。”

    林焱的话不容置疑,林妙菱只能照做,拿着木棍,用尽全力拍了过去,可因为不忍,螓首偏了过去,隐约可见,她的眼睛红通通的,里面泪水在打着转,愈发凸显的其楚楚动人。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在山林中响起,伴随着骨头破裂的细密声。

    骨头,潜藏在身体内部,想要锤炼它,自然要下狠招,常规的砸树、砸石头、举杠铃,都没有用,不是效果不佳,就是太单一,唯有用棍棒敲打这种最激烈的方式,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要不是用石头砸会死人,林焱还真的会选择这种方式。

    “啪!”

    木棍又是砸了过来,已经红通通的身体上,挨了这么一击,红的似烙铁一般,看的林妙菱又是一阵心疼。

    “继续!”

    然而,林焱对此,只有这两个字。

    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不接受摧残,难能快速成长!

    林焱不怕苦,就怕吃了苦,没有进步!

    “砰!”

    林妙菱忍着眼眶里的泪,偏过头,不敢看林焱,木棍砸了过去。

    “嘶~嘶~”

    沉重的倒口凉气的声音,如同抽风一样,尖锐而清脆,林焱的脸,狰狞的如凶神恶煞一般,煞是可怕,身体在急速的颤动着,如海的疼痛感轰击而来,让他置身于在大海中飘摇的小船一样。

    “坚持就是胜利,坚持!”

    又是挨了一棍,他的肉身到了极限,再也抵挡不住了,双腿无力,全身酸痛,就要一屁股瘫下去。

    “林焱哥……”

    林妙菱眼疾手快,扔掉木棍,冲过去,一把扶住他。

    此时的林焱,因为疼痛,已经没了力气,软瘫瘫的,将全身的重量压在林妙菱身上,幸好林妙菱修为也不弱,不然会被直接压趴下。

    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气,林焱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抬起头,艰难的问道:“妹妹,这一次怎么样?”

    “还不错,这一次承受了九十次木棍的拍打,比前几天的五十七次,又进步了……”林妙菱虽欣喜的说着,可脸上却没有高兴的样子,眼眶里的泪水一直打着转。

    “女人啊,真是水做的。”林焱感叹了一句,可就因为稍微的一动弹,疼的呲牙咧嘴,脑子里只剩下疼。

    扶着似一滩烂泥般的林焱,走了两步,林妙菱轻轻的,将前者放入了一个大木桶里面。

    木桶中,早就放满了水,不,准确来说,是放满了药材,深红色、翠绿色、蔚蓝色……甚至土黄色等各种不同的液体,将原本亮澈无比的清水,染成了一桶看起来令人头皮发麻的颜色。

    这是药液,将各种药材经过的比例,进行融合,形成药浴。

    冰凉的药水沾染着满是淤痕和红印的肌肤,舒爽的感觉让林焱深呼了好几口凉气,那股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他极为享受的闭上双眸,就欲昏睡过去,可正是因为舒爽,通红的后背贴在了木桶壁上,微微一挤压,让他疼得顿时回过神来。

    “妹的,想睡还睡不了。”感受到此,林焱顿时一阵无语。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全身上下都挨了不知多少木棍,皮都被打破了,就连骨头也有几根断了,疼得要死,那睡得着,林焱只能忍着牙,忍住昏昏欲睡的念头,强行支持着。

    “林焱哥,你放心睡吧,我会扶着你的。”似乎看出了林焱的纠结,因为看到林焱****的上身而微微有些脸红的林妙菱,走了过来,这样说道。

    殊不知,她到底在脸红什么,刚才攻击林焱的时候,可没脸红啊。

    “妹妹,不用了,你也很累的,先休息吧。”闻言,林焱摇了摇头,妹妹拿木棍拍打他,也是耗了不少体力,他怎么好意思让她一直辛苦了?

    “林焱哥,我没事。”可回答他的,却是林妙菱倔强的声音。

    林妙菱走过来,两只柔夷,轻轻动弹,十指灵动,该轻的时候轻,该重的时候重,手法极为熟练,恰好好处,在舒缓着林焱的疲惫。

    肩膀上传来阵阵舒畅的感觉,煞是舒坦,林焱一时间把持不住,就沉迷进去,头轻轻一垂,急促的呼吸,逐渐的平稳,到得最后,低低的鼾声,从其鼻间模糊的传了出来。

    经历了一场地狱式的折磨之后,林焱终是承受不住精神和肉体的两种磨难,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就在林焱沉睡的时候,那木桶中的药水缓缓晃动,一丝丝淡淡的温和能量,顺着林焱身上那裂开的伤口,悄悄进入他的体内,清洗着那因挨打而留下了的淤痕,同时,这些药水也在悄悄地强化着林焱那已经裸露在外面的骨头。

    这就是药浴,在药中沐浴,温养身体,强化骨骼。

    至于林妙菱,望着林焱沉睡过去,也是淡淡一笑,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因为而停下,或轻或重的手法,帮助着林焱驱散他肉身和精神的疼痛,当看到林焱额头的‘川’字慢慢消失时,她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

    时间在继续,木桶中那令人心惊的药水,以着平稳的速度,再褪着颜色,用不了多久,那由深红、翠绿、蔚蓝等各种颜色构成的混色,就会彻底消失,只剩下一潭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