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舞动古代娱乐圈 > 第1章 哎呀,羞死个人了!

第1章 哎呀,羞死个人了!

作者:天际驱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寻唐猛卒最后的三国2:兴魏天唐锦绣数风流人物唐残穿越成反派要如何活命明天下梦回大明春最后的超级战士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者:天际驱驰

    昏昏沉沉,头痛欲裂之际,安然听见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哭叫道:“老爷老爷,你且饶了然姐儿这一遭儿吧,他还小呢,老爷慢慢教导他,他总会懂事起来的……”

    女人话还没说完,安然便听见一个冷峭的声音夹杂着怒气,愤愤道:“让开!这不肖孽障就是被你宠溺纵容坏了,才敢这么无法无天,什么人都招惹!你问问这孽障都干了些什么勾当,可饶不可饶?睿王府的小世子殿下,那也是他碰得的?!到了这般田地,你还来劝解护持,等到将来,他干出弑君杀父的行径来,看你还能继续惯着他,护着他?”

    安然听声音,感觉怎么好像是自己父母的声音?心头吓得呯呯乱跳。

    安然分明还记得,大导演李子实想要潜他,他完全没有放下身段抱大腿的想法,倒觉得那是对他男性尊严的严重挑衅,便奋起反抗挣扎,把李子实打成了猪头三,他正打得畅快之时,便被李子实拿什么硬物砸到了头部,剧痛之下就晕了过去……他的父母怎么来得这么快?哎呀!他喝醉了酒,又被李子实下了药,还被扒光了衣服,这要是被父母看到了,可怎么得了?真是羞死个人了!

    安然本能地缩了缩身体,想躲进阴暗角落里,想等父母离开了,他再出来。只是安然一想挪动身体,顿时感觉后腰屁股大腿之间,大面积的火辣辣地钻心地疼痛起来,只是在火辣辣的剧痛中又透出一丝丝空气流动带来的凉意,他果然还光着身子啊!

    安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便忽然觉得身子剧震,继而便觉得屁股上重重挨了两下,又是一阵火辣辣钻心的剧痛,安然差点一口气换不过来就痛厥过去了,他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只觉得通体酸软,跟瘫了一般,手脚软得动弹不了半分。

    安然刚缓得一缓,便感觉身上又挨了两下,剧痛中,他感觉出来了,他是被人用什么棍棒之类的东西打了屁股,身上穿着衣服,只光着屁股。

    安然只觉得全身痛极瘫极,脑袋里嗡嗡作响,一阵又一阵的眩晕袭来,难受得只想晕过去,他本能地想张嘴喘个气,这一张嘴才发觉他嘴里被堵上了什么东西,根本喘不了气!难道李子实如此胆大包天,敢当着自己父母的面打死自己?

    继而,安然感觉到身上又一阵剧痛,不过这回却不是棍棒落在赤肉上的那种钝痛,似乎是有人扑到了自己身上,碰到他伤口的触痛。然后,安然听见那女人用酷似他母亲的声音哭叫道:“老爷,饶了然姐儿罢,他纵有错,你只好好教导他就是,何必动用家法,下这么狠的手……”

    女人还在絮絮叨叨地哭求,便听得声音酷似父亲的那老爷冷峻严厉地道:“你让开,叫这孽障惹出这泼天的祸事来,你还惯着他?我今就发个狠,与其以后让旁人打杀了,不如我今儿个就结果了他,早点绝了后患,省得给我安氏丢人现眼!”

    唔,不是李子实,是他父亲打他?他母亲护着他?家法?他们家什么时候有那东西了?哦不,整个时代都没有“家法”这种东西,好不?老子打儿子,还打得这么狠,那是家暴!是家暴呀!

    醒过来一会儿,安然的脑袋渐渐清明,渐渐能够考虑了,他只觉得眼前的情形不可思议!

    安然的父亲安凌墨一向忙于公务,几乎对儿子放任不管。一直保护管束着安然的是他母亲。可是安然的母亲早在一年前出车祸去世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跑来管他?所以,这个声音酷似他母亲的女人肯定不是他母亲!可这女人为什么要护着他?

    他到底惹出什么泼天祸事,惹得父亲打他?就算他把李子实打成猪头三,可是安然觉得他打那种潜规则小明星的不良导演,打得理直气壮,怎么能算惹祸了?怪他惹祸,难道要他躺平了让李子实搞?!

    安然听那女人越发大哭起来,道:“老爷管教然姐儿,我原不敢拦阻,只是老爷也当看在夫妻的情份,我如今已是奔四十的人了,虽生养了几胎,带大的就只得这一个孽障,我又伤了身子,再养不出来了,将来也就指着他养老送终。老爷今儿定要拿他作法,我也不敢深劝,只老爷若要杖毙他,不如先杖毙了我,咱娘儿俩个同到阴曹地府,也好相互有个依靠,省得独留我一个在世间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呜呜。”

    安然猜测,大约那女人扑到自己身上,用身体护着自己,那老爷就不好下手再打了,只听得“咕咚”一声,棍棒落地的声音,又听得椅子轻响了一声,想是老爷丢开了家法,坐回到椅子上去了,听那老爷长长喘了口气,发狠道:“罢了,你就护着那孽障!且看你能护到几时?”

    正在哭闹吵嚷之际,听得门外小厮丫头们一叠声的通传道:“桂太君来了!”“老爷,桂太君来了。”

    桂太君是谁?他这是在哪里呢?眼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在安然疑惑的当口,老爷一听桂太君来了,大为不满地道:“我在家里教训儿子,哪个奴才这么快就把消息通报到方府去了?”听意思,似乎“老爷”对“桂太君”有些忌惮。

    安然听见女人俯在他背上,抽抽噎噎地道:“老爷执意要杖毙这个孽障,岂非有意绝我?我今知会母亲,以作诀别。”

    一个少年清清浚浚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姑父不要责怪小姑姑,是我派人去给桂太君报的信。姑父,是睿王家的小世子欺负然然,然然才打了他。姑父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用家法。我是请太君来评评这个理。”声音稚嫩,但说的话条理清晰,虽然对长辈的行径颇有指责质问之意,但语气恭谨,显得不卑不亢,并且他不顾女人给他打掩护,直承其事,显见得是个有担当的少年。

    倒是那女人,张嘴就来,扯谎扯得这么顺溜!

    安然一听,却心下一凛,只觉得少年的声音有几分像纪蕴。只是纪蕴已经二十三岁了,这少年还没有变声,应该还不到十五岁吧?所以可以确定,这个少年绝对不可能是纪蕴。只是这少年为什么要护着自己?看见自己挨打就赶紧去搬救兵?

    老爷轻蔑道:“那孽障惹祸时,你又没在一边看着,怎么知道。”

    “然然一回来就跟我说了。”

    老爷显得有些恼怒:“那孽障惹了祸事,自然不敢承认。他的话,你也信!”

    少年肃声道:“我信!然然不会骗我。”

    这时又有人来通报,说桂太君已经进二门了。

    那老爷冷冷地说道:“蕴哥儿,小孩子家家,不要乱说话,管好自己的事。安家不是方家,想常来常住,就少渗合我们家的事!”

    老爷这话包含着明显的威胁意味,声音里带着股浓重的压抑着的怒气,显然他教训儿子,先被女人拼命拦阻,后又惊动了那个桂太君,末了还被个少年指责质问,他心头非常不爽。

    少年却夷然不惧,回道:“姑父,凡事总得讲个是非曲直……”

    “你个小孩子,懂得什么?!”少年的话还没说完,老爷便轻蔑地叱断了,然后径自吩咐道:“叫人替蕴哥儿收拾好东西,先准备着,回头桂太君回府,把蕴哥儿一块送回去。”

    这是一言不合要赶人呀!老爷吩咐完,安然便听见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想是老爷带着人走了。

    安然有点羞窘,原来屋子里不光只有那女人老爷和少年,还有不少其人,只这些人都默不出声。哎,自己的光屁屁叫这么多人看去了,真是羞死个人了。

    老爷一走,安然便感觉到女人从自己身上直起身来,这一下又牵扯到伤口,安然又感觉到一阵剧痛。随后,安然感觉到女人的手颤巍巍地摸着自己的屁股,背脊,大腿,又哭了起来:“我的然姐儿呀……可疼死你了!”一边哭,一边一迭声叫人去请大夫。

    为什么是请大夫?不是把他送医院急救?为什么不打120?老爷家暴,那个少年只是搬了个什么桂太君来当救兵,为什么不知道打110报警?安然很怀疑这些人的脑子是不是出了毛病。

    还有,女人抱着自己哭什么“然姐儿”,难道“然姐儿”指的是自己?他可是男的呀!是男的呀!是男的呀!

    女人跪坐在安然身边,边看边摸,边摸边哭:“然姐儿呀……我苦命的儿呀……”

    安然被女人摸得直在心里呐喊:“住手!快住手!你是女的呀!哎,还……”安然感觉到女人还掰开他屁股蛋子来瞧,然后大约妇人吩咐了什么,便有人拿剪刀来剪了他裤子,扳开他双腿来看。虽然知道女人是查看他屁股上和大腿上的伤,可被个不是医护人员的女人这么细细查看伤势,周围还围着一圈人跟着一起细看,别人不羞,倒把安然羞得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男穿女!没有男穿女!!没有男穿女!!!

    没有变性!没有变性!!没有变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