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歪打正着

李安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清穿后每天被迫撩四爷最新章节!

    九爷立即道:“是真的四哥,我们就是正好看这女人长的不错,还是个哑巴,你又刚好有那个癖好...”

    “嗯?”四爷眯眼。

    九爷咽了口口水:“不是癖好,就,碰巧...”

    十爷:“四哥,我们真的错了,赈灾我们不去了还不成吗?”

    四爷挑眉:“赈灾是你们说去就去,说不去就不去的?”

    十爷快哭了,抿着嘴看四爷:“四哥,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四爷想了想:“爷给你们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今日戌时过半,你们两个偷偷的来爷府上,跟爷出去办事。”

    九爷十爷齐齐一愣:“办什么事?”

    四爷瘫着一张脸:“不是想要一起去赈灾么?让爷看看你们的本事。”

    九爷和十爷面面相觑,四哥这是怎么了?

    刚还一副恨不得杀了他们两个的样子,现在却又要带他们出去赈灾了?

    其实这一次出门赈灾,事关重大,皇阿玛选人选了许久,最后定到了四哥头上。

    其他的哥哥也都盯着呢,像是大哥和八哥,三哥五哥,都在等着。

    本来他们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四哥这儿的,没想到四哥真的愿意带他们两个。

    九爷小心的去看四爷的脸色,生怕四爷下一秒会说出什么他达不成的要求似的。

    四爷眯着眼睛看他们:“怎么你们两个不想去了吗?”

    “想去想去!”

    九爷和十爷两个点头如捣蒜。

    四爷:“既然有这个心,那我可以带你们先试试,晚间过来,记得,不许旁人知晓。

    九爷和十爷听了这话,欣喜点头。

    而后四爷挥了挥手:“现在回吧。”

    昨儿个压根没休息好,四爷累得很,还想要睡上一会儿。

    想起了什么,四爷糟心的指了指地上跪着的哑女:“把这人也带走。”

    九爷小心的看了四爷一眼:“四哥,要不你笑纳了?”

    仔细想想,四哥没有什么缘由可以帮他们。

    会不会,还是因为这个哑女送对了?

    四爷一瞪眼睛,伸出胳膊欲打,九爷吓得立即跳开好几步远。

    “这人是谁买的?”四爷沉声问道。

    “他花的银子!”

    “他让我买的!”

    九爷和十爷两个你指我,我指你,楞是谁也不愿意站出来。

    见四爷脸色不好看了,十爷这才哭丧着脸往前走了一步:“四哥,是我花的银子…”

    四爷点头:“有人认就行,你就把人收了吧。”

    而后摆了摆手,颇为不耐烦:“抓紧走。”

    出了门之后,九爷和十爷两个人一人抹了一把汗。

    今天可太惊心动魄了。

    九爷又瞧了一眼他身后那哑女一眼,撞了一下十爷:“四哥什么意思?是让你放在后院儿做妾室?”

    十爷挠了挠大脑门儿:“应是这个意思吧?”

    九爷也懵了,也不知道四哥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算了,不想了,总归四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按他说的办就是了,只要能一起去赈灾。”

    跟着他们身后的哑女,这会儿却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

    今日她的心思真的是转了个山路十八弯。

    本以为两个俊俏的小公子买了她,以后便有好日子过了。

    谁晓得,这两人竟要将他送给人去搓磨。

    她本以为是个年纪大的老头子,没想到那人生得高大英俊。

    甚至还惩治了这两个小公子。

    想着以后给这样的男子做妾室,她自然是心中愿意的。

    未曾想,那人不要她。

    不过,终归是有了归属,这位小公子长得也不错,若是没有对比,自然也是欢喜的,如今倒是有了几分失落。

    四爷这头,送走了九爷十爷,便躺在床上补了一觉。

    再起身时,苏培盛早已经安排好了膳食。

    伺候四爷用过了膳,苏培盛终于小心翼翼的到了四爷跟前,颤颤巍巍的拿出了怀里的那一张供词:“主子,之前审问那个中饱私囊的管事,意外拿到了一份口供。”

    “管事?”四爷眯眼看苏陪盛。

    苏陪盛吓得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主子,奴才有罪,私下审问未曾告知您,但是,这个口供有些蹊跷。

    奴才越想越不对劲儿。

    上一次您同七爷出去打猎,七爷不小心伤了腿,这件事情怕是并非意外,而是人为。”

    四爷神色一凛:“拿来给我看看!”

    随着供词看完,四爷的脸逐渐阴沉。

    良久后,四爷沉声道:“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一些。”

    苏培盛眉头也皱了起来:“主子怀疑大直郡王有些牵扯?可是直郡王为何要害七爷呢?”

    “他会奔着老七去?”四爷冷笑:“这十有八九是奔着爷来的。”

    “这件事情你办得好,有赏。”

    四爷忽然有些纳闷儿的看苏培盛:“你怎么想起来去审问那个管事的?”

    苏培盛小心的回话:“是主子您说的,把这人吊起来浇水,灌药…

    没想到效果格外的好,不多时他就吐口了,说是,在七爷的马上动了手脚。”

    四爷愣了一下,脑海中出现了张小脸,忽而摇头失笑:“倒还歪打正着了。”

    苏培盛在旁边听着,这一颗心总算是落到了肚子里。

    会错了意,不但没有受罚,反而被主子夸赞奖赏了。

    这还是跟着主子十多年里的头一遭啊。

    四爷这头,拿着供词仔细看,忽然又觉察出不对劲,猛的站起身来。

    “走,去老七府上。”

    他总觉得心有些不安。

    若真的是奔着自己来的,那又怎会这样轻轻揭过?

    “吁~”

    七爷府门口,四爷拉住缰绳,翻身下马。

    “四哥,今日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七爷被小厮扶着,一瘸一拐的出来迎接四爷。

    他今日穿了一席月白色长袍,瞧着斯斯文文的,不像是皇子,反倒像是个书生。

    见到四爷,他眉目都染了笑意。

    四爷快走两步将他扶起,看了一眼他的脚:“伤势这么严重?”

    七爷不在意得看了一眼:“没什么大碍的,过两日就好了。”

    接着又欣喜的说:“四哥来的正好,弟弟最近又新做了一个花样,刚好四哥帮弟弟看看,出出主意。”

    四爷轻轻点了点头,跟着他一同进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