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有关馄饨

李安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org,最快更新清穿后每天被迫撩四爷最新章节!

    七爷的书房,满满放置的全是各式各样的木雕,皆是都是他亲手雕刻的。

    他喜欢做木雕,各样的摆件器具应有尽有,尤其钟爱各式精巧的木簪木镯。

    七爷拿出他最近的得意之作:“四哥快看,这个木簪如何?”

    四爷是唯一一个并不嫌弃他爱好的人,七爷欣喜的分享最近的得意之作。

    四爷将簪子接了过来,愣了一瞬:“这样精致,也是木头雕的?”

    七爷笑了:“厉害吧?我刻意选用檀木,这簪子不止看着精致,也会散发出淡淡的木质香气,女子佩戴在身上,会与自身的香气融合,散发出独属于个人的香。

    随着时间的加长,簪子也会染上女儿香,算是做到人簪合一。”

    接着,他便又笑着说:“这个就送给四哥吧,四哥可以送给心仪的女子,许她一个长长久久。”

    四爷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因为,好像也没什么人可送的。

    不过看着笑着开怀的七爷,他到底将簪子收了起来:“好。”

    紧接着对着身边伺候的人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

    将下面的人全都遣了出去,四爷皱着眉头问七爷:“你这脚伤可有好转?距离上一次我们骑马,怎么也有十日有余。

    记得那日上街走路还稳当的很,今日怎的需要人搀扶着?”

    七爷愣了一下:“四哥别担心,大夫不是说了吗?不过是伤了些筋骨,养上些时日就好了。”

    四爷眉头皱的厉害:“自上一次后,你可曾又找人瞧过?”

    七爷颇有些不好意思:“最近光忙着做簪子了,都快忘了脚上还有伤在。

    还未曾叫人看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自己从小跟哥哥弟弟们不一样,一直被皇阿玛养在庄子上。

    这几年成年了,才回了京里。

    他很不习惯跟人相处,皇阿玛让他在家多休养一段时间,他就在家休养,几乎不出门。

    四爷对这个七弟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跟自己关系最好,皇阿玛也叮嘱自己多看顾他几分,两人出门游玩,他不小心摔了腿。

    若是被皇阿玛知道了,少不得要责骂自己。

    所以他干脆就将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了。

    “来人,让柳府医进来。”

    七爷再笨,这个时候也觉察出不对劲来了:“四哥,可是有什么地方不妥?”

    四爷点头:“确有异常,我意外查出府上一个管事有问题。那日你的马,被他动了手脚。”

    七爷神色一敛:“有人要害我?这是为何?”

    四爷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是奔着我来的…”

    七爷:“四哥,这…谁会用这样的法子,我伤了,又怎么才能影响到你呢?”

    四爷:“你的小伤自然没事,如果,伤的厉害,或者,你留下了残疾呢?”

    七爷满脸震惊:“这...四哥,我才刚回来...”

    他虽然尚且没经历过朝堂纷争,可是,也不是傻子。

    若是他真的残疾了,四哥怕是脱不了嫌疑。

    届时,皇阿玛会如何想四哥?

    为了不挨骂,瞒着弟弟的伤势,以至弟弟残废的人...

    而自己,残疾的他将一生与朝堂无缘。

    皇家出了个残疾皇子,怕是他将成为整个皇族得耻辱,无人愿意再见到他。

    一举铲除两个成年皇子,实在厉害。

    “贝勒爷,七爷,府医带到了。”门外想起苏陪盛的声音。

    “带进来。”

    柳府医放下药箱,即刻开始检查七爷的腿伤。

    问了好些个问题,最后他神色凝重的说:“奇怪,七爷这腿骨接的不对,明明错位了,可是却在外头看不出来。”

    四爷神色渐冷:“若是没发现,会怎么样?”

    柳府医皱眉:“怕是以后走路都有影响的。”

    又检查了一番,他才松了口气说:“主子放心,七爷这骨头虽有些长歪了,但也不是没法子,且让奴才推骨重接,将养些上三月,该是无妨。

    好在主子发现的及时,若是再过些时候,怕是回天乏术了。”

    七爷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但到底还是恭敬的对着柳府医抱拳:“有劳。”

    柳府医连道不敢,又道:“主子,可要现在帮七爷处理?这伤,最好不要拖。”

    四爷点头,回头看七爷:“老七,你忍忍。”

    断骨重接,可想而知,必定非常人能忍受的。

    七爷点头:“四哥放心吧,弟弟忍得。”

    ...

    温酒这头。

    正围着她的简易小灶台忙活。

    新鲜鱼肉剔骨,用刀背将肉拍散成肉末,加油盐,黄酒,酱油,香油,葱碎调味。

    鱼骨入锅熬高汤。

    和面,擀皮,一气呵成。

    等山楂水烧开的时候,温酒已经顺当的将馄饨都给包好了。

    山楂惊呆了:“姐姐,你什么时候还会这一手啊?”

    温酒笑呵呵的看她:“你姐姐会的还多着呢,以后,一样一样做给你吃。”

    说话间,温酒下了一般的馄饨进锅里。

    山楂惊奇:“奇了怪了,也不是没有看过别人做饭,怎么觉得姐姐做饭格外的好看呢?”

    “是吗?”温酒笑了:“喜欢你就多看看。”

    大概是她拍美食视频次数多了,自带了韵律。

    说话间,馄饨煮好了。

    温酒盛了两碗出来:“来吧,尝尝味道。”

    山楂傻了:“姐姐,这不是给贝勒爷的啊?”

    温酒点头:“是啊,快先尝尝味道。”

    一碗馄饨下肚,山楂眼睛都亮了。

    “姐姐,也说不出味道怎么特别,怎么就吃了还想吃呢?

    就觉得特别鲜,特别香,这汤也好好喝啊。”

    山楂眼巴眼望的往锅里头看,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愣是不敢去盛。

    温酒好笑的给她填了满满一大碗:“快吃吧。”

    然后把锅收拾出来,她又开始准备蛋煎混沌,以及水煎混沌。

    又煮了一锅接腻的的酸梅汤,便是提着食盒往四爷的前院去了。

    之前色诱失败了,这回准备先抓住他的胃!

    温酒觉得,她估计是清穿历史上唯一一个色诱不成要出卖才艺的!

    得了,说多了都是泪。

    一个时辰后。

    四爷带着人回了四贝勒府。

    彼时,七爷府上已经筛查了一遍奴才。

    让人惊讶的是,七爷院子里头简直各路牛鬼蛇神都有。

    四爷脸色冷的可怕,若不是现在天色还早,他简直想要立刻去给他那个大哥揍的鼻青脸肿。

    带着怒气进屋子里头,四爷寻了桌子坐下,捡了桌子上的点心扔进嘴里,恶狠狠的嚼着。

    “咔嚓。”

    水煎馄饨酥脆金黄,一口一个,上瘾似的。

    一盘子见了底,四爷这气才顺了些。

    倒也觉察出不对劲来了。

    “这点心之前怎么没见过?”